主管司機的一天

文/ 林逸晨 原文出處:104職涯社群

當兵前我待過竹科、內壢工業區、竹北等科技廠,當時退伍後仍然有受到97金融風暴後的影響,讓我對回科技業有點障礙。現在這一份工作,是我退伍至今唯一的工作。我從司機、特別助理、現場監工,走到現在掌管公司一半的經理。我還不敢講成功,因為路還很漫長。成功沒有捷徑。剛退伍,真的有點慌張。104人力銀行看了半天,找不到覺得喜歡或適合的工作。丟了十五家履歷,有六家通知面試,每一家公司都走了一遍,但都因為還想繼續進修的問題,大多公司給我的反應都是不太支持。這一份工作,叫做『主管司機』,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是手殘點到應徵的,但是一位主管通知面試時,還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去。至於怎麼錄取的,這容後面有機會再說。

我很不喜歡司機這個職稱,但是當初選擇這個職務,是因為我認為:「跟在成功者的後面至少不會走錯路。」。我不甘心只當一個司機,但是我不認為區區司機一個職務,我會做不好。曾經一個禮拜載著老闆跑了兩千公里的路程(我環島過一次,繞台灣一圈了不起一千公里)。當時想著,做什麼事情可以幫上公司其他人的忙?當時看到設計師沒日沒夜的加班,我午夜跟老闆回到公司,設計師還在衝刺。

有一次看到公司燈還亮著,買著消夜回公司陪他們到凌晨三點。所以我決定去學AutoCAD,雖然老闆說可以找設計師學,但是看他們忙成這樣,怎麼好意思耽誤他們時間?所以運用週六日,分期付款,一個月繳三千多塊,去聯成電腦看看怎麼三個月變設計師。當然除了CAD,還把其他繪圖軟體、辦公室軟體、只要是免費課程的都學了,結果當設計師哪有這麼簡單?回到公司頂多幫忙畫一些不重要的東西,沒人把我當設計師看。這時我了解,其實公司不欠設計師。公司欠的是管理者。而我是學管理出來的。我天天載著老闆到處見客戶、開會、面對一堆奇奇怪怪的角色,在老闆身邊學他怎麼說話、學他怎麼面對那些人、學他怎麼當一個老闆。我學到連老闆想什麼,都能猜到七八成。

有一次一位女同仁打破老闆買的花瓶,一看到我就很緊張地問說怎麼辦,我笑笑說:「老闆看到一定說這個花瓶幾十萬,你完蛋了!」,女同仁賊笑著說:「嘿嘿!我留下了花瓶底下的碎片,底下標籤寫四千五百元。」,結果老闆到公司真的故意說那個花瓶幾十萬,女同仁一臉無辜淚眼汪汪的拿著碎片給老闆,讓老闆哭笑不得。後來老闆漸漸地交代我許多工作,成本分析、廠商詢價、比價、議價,開啟我在業界一個"砍到見血"的殺價臭名。偶爾也會有一些奇怪的工作,如找停船的船位、找外勞看護、賣骨董車、賣摩托車、賣獨木舟、賣音響、賣撞爛的賓士等。也多虧我當兵四年的人脈網,讓我永遠可以完成老闆的交辦任務,這人脈網誇張到老闆都覺得不可思議,有律師群、攝影師、房屋仲介、壹傳媒、演員、保險員群、打手反正什麼人鬼蛇神都有。

成本分析那些工作,讓我對公司營運了解很深,營運一家公司,要考慮利潤、一堆莫名其妙的開銷、人的管理、廠商管理(或者叫培養感情)、危機處理等,我深刻地體會到當老闆真的要很有勇氣,一不小心就是跌入深淵。做那些特殊的任務,讓我有非常寬廣(舉一反三)的思考能力。讓我永遠相信:「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我在工地學習當監工時,司機的工作也沒落下。我退伍至今四年多,我跟客戶及朋友都開玩笑說我的工作資歷是8年,因為我上班時間是別人兩倍(笑)。

至今,我升任到管理部經理,我協助公司從無到有的將管理制度建立起來,各部門整合、業務整合、各項工作規範制度化、標準化。即使還是像個管山管海管理部,但是這是份讓我很有成就感的工作。做的事情,最大的差別是產值。如果開車載老闆,八個小時可能給老闆一般的產值:2500元;現在花同樣的時間,單單跟廠商『議價』這項工作,大概可以幫公司節省幾百萬。  我犧牲了許多東西,曾經忙到出門上班孩子還在睡,下班回家孩子已經睡了。但如今我成為了一個主管,也有許多同仁及下屬幫忙,也致力於打造一個背負起社會責任的企業,希望能讓員工及眷屬是認為是幸福的。

成功沒有捷徑,就是不斷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