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口譯人員的一天

文/ Lara Chan 原文出處:104職涯社群

因緣際會下與某課程中心合作了近一年的課程口譯人員,其間鬧過不少笑話,分享給大家搏君一笑~為什麼我會廣東話?我爸媽都是台灣人,我的廣東話是高中時期在yahoo聊天室每天用視訊和耳機+mic跟香港朋友學的,很像現在的語言交換。

當時被聘請作為課程口譯人員時我也很緊張,因為我不是道地的香港人,不過經由雇主(香港老師)簡單測試聽說能力過後,她告訴我:「課程翻譯不一定要最懂廣東話,但是要能夠抓到老師授課的Being!」我怎麼覺得「抓到老師的being」比翻譯廣東話更難….XD什麼是「Being」?經過我一陣摸索,我發現就是老師的精神、意志、態度、情感。

因為老師是香港人,授課用廣東話,學生是台灣人,所以我的工作就是把老師講的每一句廣東話翻成台灣人聽得懂的普通話。課程開始前2個小時報到,老師會開始跟工作人員順今天上課流程和注意事項,基本上只要他一開口講廣東話,我就必須聚精會神的一句句翻譯。課程開始,可能是4-5小時的課程,有時候是12小時的課程。只要老師開口,他講一句我就要講一句,因為我是老師的背後靈(誤),是代言人!

我必須形影不離,還得掌握老師突如其來的感性、憤怒、理性…等情緒,如果這個moment老師是義正嚴詞的授課,我也要加大音量且拿出嚴謹嚴肅的態度說話,下一秒老師如果變得感性溫柔,我也要注入情感,變得溫柔,老師如果眼泛淚光,就算我哭不出來,也要去體會老師的激動和感動。你說我到底是不是一個複製娃娃(揪竟~)

不過,因為翻譯過無數堂課,課程流程內容都一樣,老師說的話也大同小異,我深深能體會老師的不簡單與責任重大,每一班學生都是初體驗,對老師來說卻是講到爛的工作內容,可是我們卻必須次次以嶄新的態度來面對學生,力求給他們最棒的體驗,讓他們收穫豐盛。以下是幾個翻譯過程中的辛酸點:

1.不能分神同學啊!

你上課有每分每秒專注過嗎?少騙人了,大家或多或少一定會走神、恍神、恍惚、打瞌睡、發呆,但是身為老師的爬說嘴,噢,是代言人!我是「絕對不能」恍神,因為翻譯的節奏就是他說一句我說一句,如果我不小心分心了,就會發生老師講完翻譯還楞在那裡的窘況,大家都會抓包。老師發呆不會被發現,因為全場老師掌控著節奏,但是翻譯一走神,大家都知道….

2.氣要夠長

剛開始合作時,香港老師會很貼心的講慢一點,一句話分三次講完,讓我清楚聆聽並翻譯。可是合作久了,默契和信任夠了,老師可能忘記我的存在,他7句話一次講完都不用換氣,可是忘記我還要翻譯耶….= = 我聽他講完第7句,還要回去翻第1句,其實除了考聽力,順便考記憶力和換氣能力,還好我小時候學游泳有練過。

3.翻太快鬧笑話

有一次老師在一個隆重莊重的畢業場合,上台致詞感謝歷屆畢業學生回來見證學弟妹的成長。我翻譯太快,從我嘴巴說出變成:「感謝今天這麼多位師兄師姊回來參與~」台下哄堂大笑,莊重的畢業典禮變成感恩的慈濟大會?XD可是,廣東話的學長姊真的叫做「師兄師姊」咩,老師也真的念師兄師姊啊~(覺得委屈)

4.肚子餓了嗎?

某次老師想激勵小組長們,說了某段激勵人心的話想鼓舞士氣,但是我翻譯成:「你們不要忘記熱情與真誠是你們最棒的毛蟹,拿出你們的毛蟹接受挑戰吧~」頓時,小組長和老師都驚訝的看著我,我自己也很驚訝老師為什麼要他們拿出毛蟹,毛蟹在香港很厲害嗎?後來老師跟我解釋,他剛剛說的是「武器」,不是「毛蟹」,小組長直接問我:「翻譯,你是不是餓了?」頓時,真希望有個洞可以讓我鑽進去….天哪!懂廣東話的快幫我澄清,武器和毛蟹的發音真的很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