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司機的一天

文/ 林蘭芬 原文出處:104職涯社群

週六遇到兩位很有趣的計程車司機,印象深刻的想要跟大家分享;上午的司機大哥,住汐止,年約半百,我上車後表明要去的地方,大哥就開口跟我說,可以告訴他怎麼走嗎?因為他是剛剛復業半個月的回流生,基於好奇就開始聊天,大概20年前開了3年的車,後來轉換到一般公司行號上班,今年因為年邁的母親需要人照顧,於是決心換一個相對彈性也機動性的工作,想來想去,就決定開計程車,不用繳稅,油錢還有八折著補貼,母親如果有需要,他馬上就可以回家,這是開計程車最大的優勢。

每天早上等母親起床梳洗完畢,一起用過早餐後出門上工,中午盡量繞回去汐止,晚上六、七點收工回家陪母親,晚上母親就寢後,才是挑戰的開始,睡前必要的血壓量測,服藥確認,即便妥善,但仍需要很敏銳的觀察著,大哥說,有幾回半夜因為母親發作而送急診的經驗,只要早上看見母親起床梳洗,那就表示平安過了一天,可以繼續上工賺錢,賺取生活所需。

問他現在跟以前的差別,大哥的回答是,太多新的路與橋,得要重新來過,很多巷子也都被單行道,全靠客人指點,車上雖然有導航,但是繞遠路的多,晚上回家拿地圖惡補,他給自己的期許是希望半個月後,就可以不用對導航依靠太深,幫客人選最節省的路徑到達目的地,開車雖然辛苦,不過可以兼顧照顧母親,也可以賺錢的工作,已經很幸福。

晚上遇到一位今年八月即將因法令要求退休的司機伯伯,從民國58年開車到現在,已近50年,因為將年滿法規年齡,無法繼續執業,而強制退休;我說,這麼晚了還開車,好辛苦,伯伯回答,他是下午才出門上工的,因為早上開車送小孫子上學,中午得開車接小孫子回家,中午用膳後,睡個午覺才出門做生意,大概也是八小時左右下班,大約是晚上十一點收工回家,為了生活嘛,不辛苦,他說他沒有甚麼專長,只是討口飯吃。

我問了開這麼久的車,應該有經歷到計程車最輝煌的年代,他說,是啊,58年開始,考職業駕照,當時是人治的時代,考了三次才考上,就因為他不願意包一千元的紅包,那時候的黃金一錢250,監考官行情就是一千元,第一二次都覺得應該會過,但第三回只好認命;考試是真的上路考,因為沒有現在的考場,直接上路去,考上後每年的車輛檢驗,還得在座墊下塞100,檢驗官上車後就會扭動身子,如果摸到了,很順利就會過關,如果有時候擺的位置沒擺好,就得花很多時間檢查,他說,黑啊,真的黑啊,但是為了生活,就認了。

因為走過輝煌的計程車時代,伯伯說,大概20年前開始走下坡,捷運開通了,公車轉乘方便了,加上經濟不景氣,一時間有太多人進入計程車的領域,於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健朗也開明的他說,這倒也不是壞事情,表示這時代進步,以前開車得靠行,車檢要車行的人陪著,牌照稅、燃料稅也要車行統一幫忙處理,現在不用繳稅,車檢也有相對客觀的儀器與標準,只是車太多,坐車的人少了就是。

家住樹林的他,做生意還是來台北,這位伯伯就像一部活歷史,聽他的描述,很是有趣,要不是法令的要求,伯伯還不想退休,他說做習慣也喜歡,在這個岡位上堅持了近50年,真的習慣,也做得很開心,八月就得依法退休,反倒是有點感傷,說完,伯伯又呵呵地笑了,就當成是轉換工作,開始另外一種生活吧,我說,下車時,我很誠心的祝福他平安與健康,一切都順利。

選擇一個自己想要又可以兼顧家庭生活的工作,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做一個工作,堅持46年更不容易,或許有一絲絲討生活的無奈感,但兩個司機都是很正面的看待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