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實況主的一天 

遊戲實況主

文/ Joeman 原文出處:104職涯社群

【遊戲實況的崛起】

網路時代興起,時下年輕人除了傳統的電視、電影外,他們還有更多娛樂選擇,而「遊戲實況」就是其中一項嶄新且迅速發展的娛樂產業,而一位遊戲實況主的工作內容與收入,這兩年來也是許多媒體爭相報導的主題之一。

在TPA奪冠後,台灣已經越來越多人可以接受電競選手是一種職業,畢竟電子競技擁有其專業性與競技性,其曝光度與廠商支持也有相當的商業利潤,但還有很多人不能理解,一樣是玩遊戲,遊戲實況主的技術與專業往往不如電競選手,為何遊戲實況主也能成為一種職業?

《遠見雜誌》披露了台灣知名實況主統神的年收入上看300萬,此篇文章一出,舉世譁然,很多人難以想像成天足不出戶,只是待在電腦前直播幾款遊戲的宅男竟能獲得如此高的收入,這樣的年收遠比大部分的電競選手來得高,也海放大部分上班族,而這樣的情況到底合不合理?這中間到底有甚麼秘密是一般人不知道的?

df8438db0a3a4a528be13646b3b55eb001.jpg

【當個實況主真的很爽嗎?】

作為一名實況主,靠著打電動給別人看就能夠有收益,聽起來真的是再夢幻不過的一件事,難道還有比這種工作更輕鬆更寫意的嗎?如果你有上述的想法,就代表你進入了思考誤區,只看到了表象,而沒有看到這些知名實況主實際付出的時間與努力,還有那些躲在陰暗角落,不被記憶的大量不知名實況主。

每年企業尾牙時,媒體總喜歡報導,某某藝人跑了幾場尾牙晚會,只花了幾天海削了幾百萬,我們通常不會去質疑這些藝人很輕鬆,畢竟藝人從養成到包裝還有競爭跟淘汰,背後可能是數年的努力與辛酸。而對於那些少數成功的遊戲實況主,他們要面對的困難跟挑戰完全不下於這些傳統藝人。

要做遊戲實況主的門檻非常的低,只要有一台還不錯的電腦跟順暢的網路,經過簡單設定,10分鐘內你就可以成為一位遊戲實況主!但這也代表著,假如我們要把「遊戲實況主」作為職業的話,我們將面對非常自由的市場、排山倒海的競爭者,因為每個人都可以當實況主,或許今天你擁有了500個觀眾看你實況,小有成績,但你永遠不會知道明天會不會突然冒出另一個實況主跟你玩一樣的遊戲,但他比你更好笑、玩得更好、長得比你更好看、聲音比你更性感,瞬間就搶走了你的觀眾與風采。

成為一個遊戲實況主非常簡單,但要成為可以商業化的遊戲實況主極度困難,難度甚至遠高於考上台大醫科,台大醫科每年招收上百名的學生,而能夠靠著實況收益過活的遊戲實況主全台灣估計不會超過100人,而且是固定全台灣就只有這個份額,多一個人進入到這個收入線,就意味著另一個人被擠出去。

【實況主的一天】

如果上述內容還沒有嚇跑你的話,那就讓我們來聊聊實況主的一天,到底我們每天的作息跟工作內容是甚麼?以職業分類來說,實況主的作息偏向Soho族,也就是在家工作,自由接案的生活,所以我們確實擁有令許多上班族豔羨不已的「天天睡到自然醒」特權,畢竟早上開實況看的觀眾也不多,所以大部分的實況主都是睡到中午才起來,甚至少數開夜班通宵打遊戲的實況主睡到下午三四點也都時有所聞。

b2589bfd11274510abed7ada782b4da701.jpg

以我為例,我大約會睡到上午10點左右,起床後第一間事情是要看一下自己所屬的網路社群有沒有新的留言、新的事件,第一時間就要做出回覆,舉例來說,我不只經營遊戲實況Twitch這個平台,我同時也會擁有Facebook、Youtube與Band群等社群媒介來維繫與經營我的社群網絡,所以一早起來我必須先看看Facebook粉絲頁有沒有人留言或私訊我,檢查Youtube昨日的點閱量與訂閱人數,而Band群則是專門提供給有訂閱我Twitch頻道的死忠觀眾加入的聊天群組,看看昨天「乾爹乾媽」們又聊了甚麼。

從這邊我們就可以看得出來,遊戲實況主不只是要打遊戲,我們還必須花大量的時間來經營自己的社群,因為當社群有了凝聚力,我們才能夠擁有比較穩定的觀眾數量,而Facebook的粉絲人數通常也是廠商願不願意花錢請我們工商的重要參考指標。

照顧完社群網路後,每天的白天時間我也會花大量的時間來剪輯影片,因為目前台灣的遊戲實況競爭很激烈,所以單靠每天晚上在Twitch實況遊戲沒辦法有效的累積觀眾,必須自己剪輯實況中比較精彩、好笑的精華片段放到Youtube、Facebook上來吸引觀眾,我因為擁有剪輯能力所以還能自己來,許多實況主因為不會剪片,每個月可能還要花費不少錢請人幫忙剪片。

除了剪接影片外,每天我還會花一些時間瀏覽國內外知名的遊戲實況主在玩甚麼新遊戲、遊戲媒體有沒有報導甚麼特殊的新遊戲,我們必須第一時間掌握全球的新遊戲動態,才能讓自己直播的遊戲不要太落伍,除了跟著潮流,很多時候實況主直播甚麼遊戲都要考驗他們自身的眼光,很多時候一款我覺得很好玩的遊戲,實況起來效果卻平平、觀眾數量不多,但又有時候又會發生我沒有新遊戲可玩,實況一些墊檔用的備用遊戲時,觀眾反應卻意外的熱烈,這也是現今網路媒體操作上有趣的地方,這上面的學問永無止盡,考驗著實況主操盤的智慧。

隨著白天的準備工作到了一個段落後,接下來就是晚上的重頭戲時間,每次實況我大約會直播3個小時左右的遊戲,時間坐落在晚上9點到12點,會抓這個時間主要是因為這是大部分觀眾下班、下課後吃完飯的休息娛樂時間,而直播時段中是需要全神貫注的,因為除了要玩遊戲外,還要不斷的想梗跟觀眾聊天,有的時候還要做做效果,想辦法製造一些直播事件,聚精會神三個小時其實是非常累的,我跟許多實況主聊過,共識都是,每次關直播的一瞬間、看著視訊頭的燈滅了,人是瞬間鬆一口氣的,仿佛壓在肩膀上的石頭被拿掉。

00f285d4291345bb8b5cc3dcd0c7627a01

很多人以為實況主平常玩遊戲就是在實況中看到的那樣,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很多實況主平常是木訥寡言的,只有在實況中才會嘻嘻哈哈,並不是說實況主很虛偽,而是說實況是一個舞台,當我們上了舞台就要提供給觀眾娛樂,所以總是需要做一些效果,把自己的情緒放大,想辦法去講一些通俗的語言,當然也有一些實況主是完全不做效果只做自己並且深受愛戴,這種人就是天生的實況主、天生的藝人,但這種人可謂麟角鳳毛,我認為台灣實況圈這樣的人不會超過5個。

【遊戲實況主的收入到底好不好】

讓我們來聊聊最多人關心的話題,那就是遊戲實況主到底賺不賺錢,當個螢幕上的職業宅男到底有沒有搞頭?先講結論,非常難賺!如果你還不死心,就繼續往下看吧。目前遊戲實況主的收入分為幾個類別:Twitch訂閱、直播捐款(俗稱斗內)、工商收入或實體活動、輪播廣告收益、經紀公司底薪。先來聊聊Twitch訂閱,因為許多實況主的推廣,這個收益是大家最熟知的,通常也是比較穩定的,Twitch訂閱的價碼是一個月$4.99美金,而極大部分的實況主簽的合約是拆帳一半,也就是說這5美金中實況主一開始就只能拿到2.5美金,而這2.5美金還必須繳納約30%的美國所得稅,所以最後實況主每個月每個訂閱者拿到的分成只有1點多美金,而且還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獲得訂閱,你必須先達到一定的觀眾數量才能與Twitch簽約,如果你的直播觀眾同上沒有破百,是很難拿到訂閱資格的。

直播捐款(斗內)也是很多觀眾以為實況主很好賺的一個指標,但以男實況主來說,除非有特定的直播事件(穿女裝或是剃光頭、變裝等等),不然斗內的金額其實偏低,大家可以定點定時的去觀察一個男實況主的頻道捐款有多少,絕對比你想像中的少,甚至比在麥當勞打工的時薪少,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捐款也會被Paypal抽成,不同的捐款額度有不同比例的抽成,捐越少比例越高,以最常見的捐款$2美金來說,會被抽高達20%的手續費,當然女實況主的捐款就很可能突破天際了,這點按下不表,男實況主跟女實況主的操作方式是完全不同的,真要探討可能又是另一篇數千字的文章。e00003f3cbd74c97bfd803628e6fb48101.jpg 工商收入與實體活動,這應該是目前實況主的最大收益,也是我自己本身的最大收益來源,廠商會定時請我們在頻道上玩他們的新遊戲來藉此曝光,大部分是手機遊戲,然而很殘酷的是,能夠接到這些工商案子的實況主,全台灣不會超過100人,畢竟廠商每次的預算有限,他們當然只找最紅的那幾個,僧多粥少、競爭激烈。

除此之外我也會接一些遊戲相關比賽、節目的主播跟主持,但這點是比較例外的收入,因為我之前有當過職業電競主播、賽評的經歷,大部分遊戲實況主是比較少這樣的工作邀約,而這也成為了我還能維持一定收入的原因,如果沒有了主播跟主持收入,單靠純實況收入,我會過得極度慘烈。此外,Twitch跟Youtube的輪播廣告收益也會有部分會分給遊戲實況主,但金額是隨著你的瀏覽量跟觀眾量成正比,如果你的Twitch觀眾沒有穩定破千、Youtube每部影片的點閱率沒有破萬,那輪播的廣告收益可能少得連每個月的電費都不夠付。

最後,今年台灣陸續出現幾家經紀公司開始簽下許多知名的實況主,也意味著台灣的遊戲實況圈會相對的更專業與精緻,而某些簽約的合約會提供一定的底薪,這對遊戲實況主來說也是比較穩定的收入,但現實的是,如果你不夠紅、不夠有潛力,也是不會有人要簽你的。

【遊戲實況主的挑戰與困境】

寫在最後,在這兩年的炒作與報導後,我認為遊戲實況主這個詞應該回歸為一種興趣而不是職業,因為以收益來說,贏者全拿,1%的實況主拿走99%的收益,所以如果你想要成為一個成功且賺錢的實況主,你必須先審視一下自己的特質,講話要夠幽默風趣、玩遊戲的風格要很明顯、是否專精影片剪接、對於遊戲的潮流觀察是否敏銳等等,但最難的是持之以恆,如果不熱愛遊戲,每天開實況的壓力其實是很大的。

如果你是為了賺錢而來,我想遊戲實況不會是一條坦途,但如果你天生就是愛打電動、滿嘴垃圾話無從傾訴,那還是可以來試試看,畢竟這行沒有門檻,打開電腦、接上網路,你就能走上這個擂台,我在那邊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