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創業、做自媒體、跑外送,近6成「00世代」拒當企業社畜?

Cheers快樂工作人
2023.06.15
3017次觀看

「00世代」指2000年後出生正準備進職場的年輕人。缺工荒下,除了缺難補,許多企業主更史無前例感受到「年輕人更難找」。調查發現,他們選擇開店創業、接案、從事自媒體、打工外送,高達6成的人不會優先考慮進入企業工作。00世代被認為科技數位能力更好的一代,然而他們卻非常科技焦慮、害怕被AI取代......,本文帶你一窺00世代真心話。

文/黃奕霖 由Cheers授權轉載

00世代(2000年後出生)大舉進軍職場,你了解身邊這群新夥伴嗎?《Cheers》與Dcard合作進行「00世代職場大調查」,並加入X、Y世代跨世代比較,帶你一窺00世代真心話。

繼1995年後出生的Z世代,2000年後出生的00世代也於去年正式離開校園,「五代同堂」(5~9年級生)成為職場新常態,跨世代管理也成為企業近年的新課題。

根據美國履歷製作網站ResumeBuilder針對1,300多名經理人所做的最新調查,有74%受訪者認為「Z世代比其他幾代人更難共事」,甚至有12%表示「不得不在工作第一周將其解雇」。

很顯然的,這群年輕生力軍不僅為企業注入活血,也為組織管理帶來不少衝擊。尤其是千禧年後(2000年)出生的00世代更成為矚目焦點。

在企業眼中,他們彷彿「Z世代的新變種」,尤其大學有3年在疫情中度過,在畢業前夕經歷大環境的動盪與巨變,長出其獨有的樣貌與價值觀。

未來5年內,還會有116萬名00世代陸續邁入職場,占據台灣就業人口10%。該如何與這群新世代共處?《Cheers》繼2021年與Dcard合作「Z世代全方位意向調查」後,今年再度合作進行「00世代職場大調查」,挖掘出00世代既衝突又矛盾的「4大面向」,值得企業管理參考。

最多元 vs. 最保守:6成不想在組織任職

缺工荒下,除了缺難補,許多企業主更史無前例感受到「年輕人更難找」。

除了少子化原因,雲朗觀光集團總經理盛治仁於天下學習2023台灣人才永續行動論壇演講時提到,新工作價值觀的轉變,導致年輕世代不願被綁在辦公室,透過外送、接案反而有更大的時間自主性。

此次調查也顯示,00世代選擇「開店創業」的比例(22%)已經與「企業全職上班」相當,若加上接案、從事自媒體等多元選項,高達6成的人不會優先選擇進入企業工作。

但即便職涯選擇多元,00世代看重「工作保障」(23%)以及想在公家機關任職(18.2%)的比例,皆為各世代最高,呈現出既多元又保守的一面。

WTW韋萊韜悅組織、人才與獎酬諮詢總經理姜欣嵐分析,隨著經濟、教育環境以及人力結構的改變,00世代有更強的安全網去嘗試不同選擇,「再加上很多新型態工作出現,他可以當YouTuber、經營自媒體,不見得要待在組織才能實現自我。」

姜欣嵐進一步指出,如果工作的目的只是為了維持基本收入,下班後才是實現成就感的場域,「那有不錯的薪水又不用加班,工作又穩定的公務員生活,顯然是00世代會考慮的職場環境。」

在因賽思所做的調查中也發現,台灣新鮮人認為「工作只是維持生活所需」的比例高達62%,比美國高出12%。

姜欣嵐對企業提出警示:倘若企業無法提供00世代意義感,他們不介意用公務員心態待在組織,並將精力留給下班後的生活。

(延伸閱讀:你也「安靜離職」了嗎?三個建議找回工作動力

最數位 vs. 最恐懼:00世代是最科技恐慌的一代?

身為在網路與科技趨力下成長的數位原生代,00世代普遍被認為科技數位能力更佳。然而調查結果顯示,僅有1成受訪者對自身數位科技能力表示「有信心」。

且當人類工作是否會被人工智慧取代的議題持續延燒時,00世代更有高達65%擔心未來工作被AI取代,高居各世代之冠。

科技能力最強、科技恐慌卻也最劇烈,專門做市場調查的港商因賽思台灣分公司(Human8 APAC Limited Taiwan Branch)董事總經理劉靜鈴認為,00世代對科技發展之所以有如此劇烈的衝突性,原因正是他們「太懂科技」。

「大家只看到冰山上層,00世代卻很瞭解水面下還有多深。」

從虛擬貨幣到NFT、自動化到ChatGPT,科技進展速度愈來愈短,「他們知道這一切有多深奧、變化多快,」劉靜玲說。

第二個原因則在於,職場對於00世代所抱持的「科技期待」。

「如果看過應屆畢業生的履歷,就會知道他們放了多少科技相關證照。」劉靜玲表示,當管理者認為科技能力是00世代「標配」而非「選配」,且類似「標配」愈來愈多,00世代的科技焦慮自然會隨之提高。

根據惠普科技公司(HP)最新調查,18~29歲的員工遇到科技問題時感到羞恥與愧疚的可能性,比40歲以上的工作者高出10倍。

當00世代被「公認」為擅長科技,無法達到外界預期的焦慮感也隨之上升,管理者應理解各世代都有技能重塑的需求,適時給予協助。

最理想 vs. 最務實:賺大錢比意義感更重要?

除了薪資與頭銜之外,工作意義感更是驅使人們面對壓力、在每一次挫敗後跳得更高的原動力,00世代也不例外。

根據美國人力分析公司Visier所發布的《Z世代員工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報告指出,有75%的Z世代希望在工作獲得意義感,甚至比高薪更加重要。

年輕世代通常被視為最有衝勁、且最富理想性的工作者,但當意義感與賺大錢「二選一」時,00世代卻在所有年齡層中表現出最強的務實性——有65%的人優先選擇賺大錢的工作。

為何對財富的追求更勝過理想?劉靜鈴認為,00世代對於賺大錢有更大的期待,「因為一夜暴富的故事實在太多了。」

比特幣一年漲破80%、募資成功的新創獨角獸、少年股神靠當沖炒股身價破億……。

比起從前,00世代似乎多出更多成功的可能性,卻也帶來更多誘惑、迷茫及壓力。

劉靜鈴提到,社群媒體使所有人的生活都暴露在陽光下,也造成年輕世代對於展現出「成功的姿態」充滿需求與焦慮,然而努力工作賺錢並不令人稱羨,唯有同時滿足有錢、有閒以及良好的人際關係,才能算是足夠精彩的成功人生。

美媒《CNBC》的報導曾指出,2022年美國Z世代間正流行使用復古的功能性手機,原因是「不想被社群媒體綁架」。在因賽斯的跨世代調查中也發現,Z世代希望在社群媒體上呈現最美好的形象,卻也因此感受到的壓力,都比其他世代高出不少。

當成功的門檻被拉高,賺大錢的需求與期望自然也隨之提高,至於具體實現的方式究竟是什麼?「或許還沒出現,但至少他們仍對此充滿期待,」劉靜鈴說。

愛自由 vs. 求溫暖:00世代其實不愛全遠端工作?

在疫情影響下,遠端工作忽然成為職場的新常態,甚至成為企業「吸引」人才必要政策。根據Pwc發布的《2022希望與恐懼調查報告》,台灣員工偏好遠端混合工作的比例高達68%,高於全球平均的63%。

然而,00世代對於全遠端工作卻顯得興致缺缺。

調查顯示,相較於Z世代最希望部分天數在家上班(41%),00世代反而偏好在辦公室彈性上下班(49.7%),且只有1成嚮往完全遠端工作,比例低於Y世代的15%。

姜欣嵐解釋,這與00世代在職場上最需要的學習支援和人際關係有關。

「例如WTW有很多系統工具是用Excel延伸的,00世代可能在學校學過,但他們不一定知道怎麼在職場上應用。」姜欣嵐認為,與其一個人在家試了3、4個小時,卻依然盯著電腦發愁,00世代更希望在資深前輩的帶領下,更有效率的學習發展,而全遠端顯然阻礙了這件事。

姜欣嵐也提到,即便WTW在全球已經有95%彈性混合辦公,但在美國的實習生依然每天進辦公室,「因為進到辦公室能跟high level的同仁接觸,才有更多機會展示能力讓主管看見。」她說。

劉靜鈴也持相同看法,她分析,其他世代的同仁共事許久、彼此之間早已熟絡,部分遠端不至於影響關係,「但00世代剛加入群體,同事間的感情連結是他們最弱的一環,缺乏實體交流很容易產生孤立感。」

劉靜鈴進一步解釋,社群媒體的壓力也迫使00世代害怕「舒適圈」,他們需要不斷裂變愈來愈多朋友圈,才能讓自己的生活看起來精彩且多變,「而這些交流都來自於線下。」

讓意義感與公司目標連結,比提升技能更加重要

當新形態及跨領域工作日漸成為主流,00世代的工作選擇確實比從前更加多元,但當選擇清單不斷拉長、且經濟環境相對有餘裕的情況下,「追求夢想」便成為年輕世代的主要壓力來源,他們會不斷嘗試,直到找出能為之付出熱情的事物。

對企業的壞消息是,00世代不一定要在企業或一份工作中探險,即便還待在組織,他們可能也會將精力放在下班後的生活。

因此除了技能上的培訓,更快地協助00世代發覺自身長處、找到真正有熱情的事物,替他們規劃出一條與公司目標有所連結的職涯道路,才更有機會留人又留心。

劉靜鈴也強調,搶人大戰在面試環節就已經拉開序幕,企業需要轉換思維,讓00世代在面試中知道「為什麼我們覺得你適合這個職位」,而不是問他們「為什麼你適合這個工作」,能更有效激勵新鮮人,讓企業在眾多選項中的排序上升。

「面試是相親,不是選人,因為你真正看上的人才,別人也會真正的看上他,」這是劉靜鈴給企業的提醒。

(原文標題:最矛盾的世代:為何6成00世代不想待在組織工作?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台灣最大工作人交流平台,協助新世代透過學習、成長,實踐熱情工作與快樂生活。是對年輕人最具正向影響力的媒體,創造企業與人才間的對話,克服學用落差,推動世代互助與典範傳承。在人生每個重要時刻,給予工作者實用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