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長的故事 林智豪

「謝謝那些 差點逼死我的傢伙」
林智豪,雪芃廣告創意長。2016年初,和客戶苦戰無數個夜晚,半年內修提超過十次的Be A Giver社會運動,總算在2016到2018年,依序拿下風雲代理商、4A創意獎全場最大獎、以及傑出創意人獎。連續三年大鴻運,背後三十年竟是「想逃走」的磨難。「當你的存在只是不存在,自信心喪失到極點,『偷學』大概就是行屍走肉之後,還殘存下來的苦澀甘甜!」

2021年7月的世紀之疫,「104掌聲」改用視訊拍攝林智豪。沒有專業攝影棚、沒有人像燈光、沒有妝髮梳化,只有他在廣告業裡刀光血泊的真實生活,配上網路不穩畫面lag或沙沙聲的真心製作。

<更多精彩故事>

廣告生涯,從被拒於門外開始

林智豪,台北工專(現已改制為台北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金門當兵休假期間,他會去小書店買《動腦雜誌》解悶。退伍之後,曾在日商公司擔任工業設計師,八0年代的台灣等於代工,還沒有品牌思維,加上他自認沒有行業內專長,無法判斷事情,兩年後,辭了工業設計師,心之所向找工作,想親近大自然、也想進廣告公司。

「我沒專長啊!不會寫履歷,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無緣進廣告公司,林智豪到三峽山上的養殖場養了一年的鱒魚。「和社會脫節久了,剛好謝捨(雪芃廣告創辦人謝中川)問我要不要來。」進了廣告公司,一待三十年,都在雪芃。

夢想開端,卻是一輩子的壓力鬼魂

「這什麼爛提案!走開!」、「客戶無限revise才叫正常」、「去你TM的比稿!」長久以來,這幾乎是廣告圈的工作生態,尤其創意。林智豪,長期浸泡在高壓的環境裡,尤其面對才氣縱橫、要求極為嚴格、卻又不留情面的創意高手,甚至知道自己已經處於「被交易」(指被資遣)的狀態。回首來時,「不是和你開玩笑的,我無能為力,只差沒有去死。」

 

細節真空停頓,情緒鬼魂未消。「當你被忽略、被邊緣化、被不看在眼裡、被禁止參加重要會議、被指派做一些無關緊要的事、被還以嫌惡表情『如果你只懂三分就不要和我說話』。這種『沒有存在感的存在』只會讓你想逃!」。林智豪持續三、四年,自信心喪失到了極點。「面對這麼巨大的缺口,你很可能一輩子都爬不起來。」

閱讀和眼界。「偷學」是殘存的生存動力

為什麼不辭?乾脆離開?林智豪說,為了向高手偷學,也感念雪芃知遇之恩的兄弟情。

「我不會去吵!不想增加別人(指雪芃創辦人謝中川)的麻煩。我就藉由小專案參與大專案,多少還是可以和這些很厲害的創意高手、或者創意高手的御用文案一起開會。我在旁邊偷看偷學,就想知道為什麼他們可以很厲害?為什麼他們可以成為厲害高手的御用文案?為什麼我不能?」

林智豪在磨難的殘存角落裡,找到一生受用的答案:閱讀和眼界。

當他還在悶著頭看廣告翻譯書時,高手們看的是業外的《StudioVoice》(按編1970年代兼具報紙與雜誌,以藝術設計、流行文化觀察為主線,是日本次文化的代表刊物,他們比較的是《裝苑》(SO-EN)日本雜誌始祖。他發現,高手們精準犀利的社會觀察,來自於極為廣泛而超限的閱讀,不只閱讀業內的事,也「脫圈」閱讀社會、生活、文化、人。

 

隨著台灣廣告業在九0年代開始西進、人才跟著大洗牌,是時代洪流解了林智豪。他依著雪芃的事業軌跡,從台灣、從台灣往返上海兩地、再回到台灣,總算找到自主呼吸的節奏和空間。

28年前的舊提案!泛黃卻珍貴的重生大禮

「當你去掉恐懼之後,剩下的,都是學習的養分。」眼前是一份印著民國82年7月30日的紙本提案,這是當年高手們對Nissan汽車的完整提案,連同86年、87年的其他舊提案,都完整保留在林智豪辦公室的書架上。

 

翻開第一頁,「雪芃設計」朱紅方形印章,更顯泛黃的時代感。穿孔裝訂的空白頁有他用鉛筆寫的筆記。他自己讀了再讀,把高手們的策略提案和創意提案,濃縮成品牌廣告的提案脈絡與完整架構,是目錄,是教案,是精髓,更是經典。三不五時,溫書;提案失敗,策進。

 

前輩高手給他的磨難,是他給自己的禮物。如今,每每想送給年輕一代的創意,又怕新世代不懂其中的情深意重。

溫柔的冒險!細水長流

林智豪三十年廣告生涯,總算在最近五年倒吃甘蔗!

 

他是創意,也像業務,因為他對客戶提案,經常接觸業務,他學到三分。他是文案,也是詩人,文字敏感度極高,臉書處處有詩。他是廣告人,也是中醫師,通透中醫學理和易經卦象的交互關係,當年總希望能對天上的父親做些什麼。他是女兒的父親,也是大學生的giver講師,在乎廣告業新世代必須對社會產生必要的溝通和對話,特別是在快速量化的年代裡,還留住慢下來的內斂與質地。有的客戶喜歡聽他的策略提案,在緩緩流動的論述中,他用字遣詞說著文化底蘊和社會觀察,進對應退之間,謙遜溫和,誠懇交心,漸知品牌核心。

很難相信,林智豪說自己口條「晚熟」。五年前,他才慢慢知道怎麼回應客戶,怎麼談判,怎麼對客戶有幫助,怎麼當好品牌管家。環顧廣告圈,或職場、商場,快速變動、張牙五爪、廝殺搏鬥的,已成常態。林智豪選擇內化溫柔,細水長流。「在漸變的過程中,每個人可以選擇你喜歡的方式存在,這是自信的來源,愈練愈厲害!」雖然現在,他一緊張,臉就漲紅。

無底深淵,下去,也是前程萬里

林智豪的辦公室有一面牆,釘滿他用書法寫下的一些情緒memo,慎重的支持著自己往前進。其中一紙寫著「所謂無底深淵,下去,也是前程萬里。」他說,只要那件事情真的值得做,而且也真的想做,四周是不是非常明亮,還是都沒有燈光,其實也不需要害怕。就像思念,也是無底深淵,悠悠靜靜。連續拿下重要獎項,幾乎是他生涯高峰,他說,能誠懇說出社會問題,至少對得起這些在問題中糾結的人,獎不獎不是那麼重要。

書架上,復古的不只超過28年的古老提案,還有資深藝人張清芳、陳淑樺、萬芳的tape卡帶。「你不要拍啦!顯得我老派,但老派有什麼不好?對不對!」

 

另一角,還有兩隻原子小金鋼,一座中醫穴位的小金人。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