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職人的故事 蘇學羿

教授之子學木工 鋸出第一的形狀
蘇學羿,國高中成績吊車尾,他用自己的一技之長,不但保送技職最高學府台灣科技大學,還代表台灣出征國際木工競賽拿下世界第一。他認為有志向和興趣,還要想盡辦法做到最好,做到別人無法取代;學技術,能自己動手做出一片天。

這是2017年蘇學羿參與104【Be A Giver】與政大傳院合拍young giver人物影片的精采分享。

<更多精彩故事>

磨刀基本功 乏味卻必要

現年25歲的蘇學羿,父親蘇文清是嘉義大學教授,母親是小學校長,書香子弟的孩子,就是對課本沒興趣,國小老師認為他是「天兵」,國中熬夜打電動、上課睡覺,國中同學叫他「睏神」,蘇學羿成績吊車尾,他甚至迷惘自己的未來。

幸而教授木工的蘇父,本身也是技職出身,沒硬逼著孩子讀書,反而協助蘇學羿找興趣。蘇學羿接觸到木作技藝後,找到讀書外的另一片天,進入嘉義高工,就讀裝潢技術科,跟隨爸爸的腳步,學習木工。

 

他升高職後全心全意投入木工裝潢,過著沒有寒暑假、沒有娛樂的生活,每天就是鋸木、測量、算角度,一天最多練14個小時,「基本功訓練很乏味,整天都在磨刀,剛開始還不太會磨,一支刀可能要磨一整天。」

(推薦閱讀:他練刀工三個月,練出米其林主廚好技法)

手指上的傷 割裂他的決心

蘇學羿在木作技藝找到自己的舞台,獲得全國金牌、成為國手,還免試保送台灣科技大學不分系菁英班,2015年8月到巴西參加國際技能競賽,歷經4天共22小時的賽程,為台灣拿下暌違18年的門窗木工職類金牌。蘇學羿在國際舞台上揮著代表台灣的會旗,在台灣的媽媽感動流淚,他說:「那時候先喊了四個第二名,我很緊張,最後知道獨得第一,我媽在台灣哭得很慘。」

成功的背後,其實是經過一番掙扎和無止盡練習。在初賽前一周,蘇學羿割傷了左手食指神經,經過了顯微手術才恢復,老師、家人都建議他先休息、下一屆再參戰。「真的想過,不想練得這麼累。」他經過沉澱後,決定帶傷練習,全國賽後接著世界賽,原本練木工只是想保送好大學,沒想到帶領他提升到更高的層次,在世界舞台找到自己的位置。

練木工需要體力,他和夥伴訓練結束後夜跑,也沈澱今天的對與錯,明天再求改進,腦中全部在思考比賽的事情,一刻不停歇。

 

風雨過後,眼界不同。蘇學羿確定志向和興趣,哪怕非多數主流認同,他也勇敢追求。「你要想辦法做到最好,做到別人無法取代。」

學技術,蘇學羿自己動手做出一片天!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