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2.03.04

觀看數 | 2355次觀看

自掏腰包虧千萬,最強里長用愛撐起社區|方荷生|104掌聲

2021年5月15日,雙北升至三級疫情警戒,當大多數人都還在觀望或不知所措時,方荷生已經動起來。這一次,他不只是台北市中正區忠勤里的里長,更以「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理事長」的身分,發動物資募捐,站上防疫第一線。媒體都說他是「地表最強里長」,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做到哪裡才是極限,唯一確定的是,只要有人有需求,他就在。

「里長」兩個字,筆畫加起來不過15劃,但方荷生卻硬是把它織成了一張綿密的大網。

這張網,堅韌、細緻、而且溫暖。

它接住了孤獨無依的老人。

方荷生打造的「南機場樂活園地」和「樂活園地愛心廚房」,供應現煮新鮮餐食,讓長輩來此共餐、自行取餐或由志工送餐至家中。統計到7月初,服務已累計達到 46,542 人次。

它接住了叛逆迷惘的少年。

方荷生設立國中小課輔班,創建「南機場圖書工作站」。這個小小的社區圖書館,月均借還書量超過5,000冊,不亞於一所市圖分館。附近的書屋花甲咖啡廳,是個結合關懷、惜食、教育和分享的續食餐廳。當中的咖啡廚藝教室,則用來讓孩子們鍛鍊技藝、考取證照。在這裡,淡淡烘豆香趕走了人生的迷霧,16歲青春閃耀的眼裡,看到了未來的方向。

它更接住了那些乏人關注、三餐溫飽都成問題的弱勢家庭。

方荷生創辦領先全台的「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蒐集物資並系統性地登記、管理,讓不限地區的貧困族群,都能有效率地各依需求,領取所需。既善用資源,也貼心地照顧受助者的尊嚴。

這些據點,大部分是原先閒置無人聞問的國有地。方荷生取得使用權後,投入積蓄加上負債千萬改建,在荒煙漫草中清出比人還高的大批廢棄物,慢慢營造出了一個又一個基地。

忠勤里的殘障、中低收入戶加老人,超過800戶,堪稱是台北市最窮困的里之一。但透過這張網,卻建構出其他地區難以企及的社福體系。於是,媒體給了方荷生各種稱號﹔說他是「地表最強里長」、「丐幫幫主」和「平民英雄」。

絕不重蹈覆轍,發起募捐贏得回響

但實際上,方荷生沒有一絲英雄該有的睥睨四方。他胖胖的身軀,後背總是因為奔走而汗水濕透﹔口罩摘下來,露出一臉憨直又爽朗的笑容。

5月15日,雙北升至三級疫情警戒,當大多數人都還在觀望或不知所措時,方荷生已經動起來。

這一回,方荷生不只是忠勤里的里長了。他用另一個身分──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理事長,站上了防疫第一線。

募集物資包 戰疫情

18年前SARS一戰中,附近的和平醫院封院、華昌國宅封鎖、忠義國小封校……,方荷生的轄區內受災慘重。血淚換來的教訓讓他預見,疫情、隔離、恐慌的再下一步,就是飢餓。

於是,他在Facebook發起募捐1,000個物資包,短短幾天,小額捐款從四面八方湧來,匯聚出500多萬善款,大幅超越目標。「開收據開得好累,」方荷生半開玩笑,卻滿足地笑著說。

大至企業、小至個人,都以他為中介站。採訪這一天,正好碰上台電來捐贈物資。在方荷生的「臻佶祥食物銀行共享園區」裡,從家樂福量販店購買的日用品,一箱箱整齊地堆放在四周,志工們正趕著打開紙箱,把物資按清單分裝到大塑膠袋裡。

每份物資包中裝著罐頭、泡麵、餅乾、保久乳、麥片沖泡包、洗衣精……。他在北部向家樂福下單購買,然後從家樂福北中南各分店出貨,全國各地的非營利組織或食物銀行都能領到。到6月底已送出超過9,000包,下一批募捐正在醞釀中。

39歲當上里長,對方荷生來說,本來是個平凡的開始。然而,年輕時影響他最深的,是有「現代武訓」之稱,儘管拾荒度日,也要購書捐書,興學開辦圖書館的王貫英。在王貫英身上,方荷生看到了即便只是一個人,只要有心,也能發揮驚人的力量。

如今,方荷生正在寫屬於他的版本的傳奇。整個下午,只見電話、訊息不斷傳進來,他低頭忙著一通一通接,一條一條回,大家都在找里長。他自己也不知道,這「里長伯」可以當到什麼程度?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只要有人有需求,這自許為「雞婆、搞怪、管真多」的方里長,就一定會在。

為什麼想當里長?

年輕時出車禍,騎摩托車被計程車撞到,腳斷了。我家5個兄弟,一起到對方家去,看到他媽媽蹲在一根電線桿旁邊賣菜,鄰居說他媽媽去標了一個會,給她兒子買了一台計程車。沒多久,就撞到我了。

一群人站在那邊,沒有人去開口,實在不知道怎麼讓他媽媽來賠錢。站了快一個小時,最後有人說:「回家吧!」就回家了。

回到社區後養病,我開始幫王貫英老爺子的忙。後來碰上黃大洲、趙少康跟阿扁選市長,國民黨推了一項「中低老人生活津貼」,我爸爸是老鄰長,很多老人不會寫單子申請,我在家裡養病,里幹事就說:「去找方先生家的老二,他可以幫忙」,當時我幫很多人填單子,就發現很多老人需要照顧。

阿扁當選市長後,我們這個里的里長當時也是民進黨籍,直到再下一次阿扁選市長,因為我夠熱心,國民黨就提名我當里長。我想當個里長月領也有4萬5,就決定做了。

給老人的便當決定做個「不一樣的里長」

我民國87年當選里長,那時候還什麼都不會做,只是看到很多獨居老人死在家裡、爛在家裡,一天到晚跑二殯之外,也連帶跟和平醫院感情非常好(笑)。

有一天,我問他們,除了送老人去醫院、接回家之外,我還能做什麼,才能幫助他們?醫院說,應該從餐食的照顧開始做起,讓他們每一餐都能好好吃。所以民國90年開始,我做了第一個給老人的便當。

一開始,沒有人相信我,我去買自助餐、或找學校的營養午餐、團膳公司合作,做1個、2個、3個、4個……,從那天起到現在,我每個便當收20塊,沒有漲過價。

我還記得送第一個便當時,我走進去拿給一位老爺子,說送便當給你吃,我收20塊。他說,要收錢他就不要。獨居3、40年的老人,根本不相信人,更不相信里長會來照顧自己。擼好久之後,我一邊走出去一邊念:「等一下你自己下去買,要花80塊,走下去一個小時,上來又一個小時,看誰管你那麼多。」走到門口,他就說:「里長,我要了!」

第一個便當就這樣送出去了。

最難忘的、最感動的、最挫折的、最難受的

應該是難受而難忘吧!

到民國95年,我送到整個中正區29個里的便當,結果被檢舉,說我貪汙,被調查局調查。

5年的帳算下來,我收的20塊,名目上寫的是餐費,但你說騎摩托車要不要油錢?要不要電話費或其他開銷?這些都不行算入餐費,因為「會計科目不符」。所以判我賠了60萬,不然要抓去關5年。再加上緩起訴金20萬,總共80萬。

Q:這對你不是很大的打擊?

對啊,所以後來我就不送整個中正區的便當了,只回來經營自己的里就好。

現在我的組織裡都有會計,每一項收支、流程都清清楚楚。我也才知道我虧了多少錢,到現在算下來,總共虧了1,000多萬。

最有成就感的時刻

送王貫英老爺爺最後一程的時候,我說有機會,我一定會做圖書館,我做到了。

我要做圖書館提案時,跑到金寶山去看老爺子,跟他講:「你要支持我,一定要讓郝龍斌答應我。」最後真的做起來。

其他里長、區長跑來問我:「到底市立圖書館每個月補助你多少錢?」我說沒有。水電費誰出的?我自己。志工誰找的?我自己。「這樣你也要做?」可是,可以讓孩子們拿到書、看到書、摸到書,不用煩惱沒有錢買書,這不是才最重要?

有一個從我國中課後輔導班畢業的孩子曾經告訴我:「里長,我考上基隆女中了!但我跟我爸說,要讀康寧護校。」她爸爸很生氣,因為康寧護校是私校,而她跟爸爸講的理由是:「我以後要照顧里長!」

哈哈哈哈!

要克服這麼多困難動力從何而來?

因為我看到社區的需求。我知道他們需要什麼。

Q:在募款或與企業互動的過程中,最大困難是什麼?

信任。以前沒有人相信我,但是現在就相信了。

不管是食物銀行或樂活園地,我都歡迎大家來看,我不怕你任何時候來檢查。我希望我的服務能夠「被複製」出去,甚至319個鄉鎮都有。這樣我才能真正幫到更多人。

心裡想過,「里長」究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嗎?

沒有。看到需求我就一直做下去。

我會透過線上募資,在台大溫州街擴點經營書屋花甲續食餐廳 2.0 版──「書屋花甲╳而立書店」的原因,就是因為看見愈來愈多孩子考上專業證照了,當下好高興喔,但下一步總得賺到錢吧。「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不但會提供續食便當的外帶服務,也會讓在「南機場樂活園地」學習的孩子來實習,建立一技之長。

我們還會提供首次出書的文學創作者免費場地,讓他們舉辦講座,是第一家強調華文創作的書店。

你問我有沒有想過不當里長?南機場夜市被我管得很嚴,有里民被我罵了,就撂話說:「我下一次一定跟你選!」我說我幹6屆了,都沒人跟我選,每次我都是中正區最後一個去登記的里長。我做這麼多,你想來接手,我多高興哪!

我不做「里長」這兩個字,不代表我不能做其他事。

Q:做了這麼多,你會希望你的里民怎麼形容你?

雞婆、搞怪、管真多。(大笑)

✽方荷生小檔案

1959年次,台北市立松山高商畢業。現任台北市中正區忠勤里里長、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理事長。

多看幾篇吧!

郭婞淳舉重爆破裡的溫柔感恩

越過泰山障礙 重回人生球場

跑龍套跑出名堂​,投手丘上的抗韓英雄吳昇峰

落子無悔 黑嘉嘉黑白圍棋中學會堅韌

走過死亡幽谷,她征服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

(本文出自Cheers快樂工作人,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原文連結:https://bit.ly/3hALJIj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