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的故事 何凱成

愈刺耳愈難聽 愈激勵衝鋒陷陣
何凱成,從美國回台灣,2013年創辦「球學」,倡導透過運動學習,培養品格,激勵領導,是一家專辦校園體育賽事、即時轉播與分析的運動傳媒公司。 創業之前,經歷父親早逝、母親進精神病院的家庭變故,他和姐姐被姑姑收養移民美國,原本一句英文都不會、受飽種族歧視,後來憑藉美式足球的優異表現,錄取哈佛大學經濟系、輔修心理系,回台推動讓運動成為教育的一環。

<更多精彩故事>

父親的承諾 一輩子的指南針

何凱成小學六年級,父親因肝癌住院,他下課後第一件事就是從天母國小衝到仁愛醫院陪伴父親。他清楚記得父親陷入昏迷的每個片段,當時他衝出病房大喊:「醫生、護士!快來救我爸!」醫生要他把握最後幾分鐘,趕快和父親說話,他崩潰大哭,「爸爸不要擔心,我和姊姊一定會好好的」。

 

父親臨終前的承諾,變成何凱成一生的指南針,往後他做任何判斷和思考,他都會問自己:「如果父親知道,他會為我感到榮耀嗎?」就算朋友、家人不知道,他也要守住對父親的承諾,做好每一個判斷。

把瞧不起、歧視當成養分

「爸媽不在我身邊,我反而覺得最大的祝福。」何凱成初到美國,他學會獨自面對所有,也誠實看待自己的不足。他不喜歡別人安慰他、誇獎他,反而越刺耳、越難聽的話才能激勵他往前。

跟著姑姑來到喬治亞州的何凱成,是當時全校唯一的華人。加入美式足球隊,每當去到客隊,總有球迷衝向他大吼:「Go back to China!」、「orange sour chicken!」面對種族歧視,「運動」拯救了何凱成,他知道只要一個人有實力就能獲得尊重,每當他在球場上得分,他就會回頭看著對他嘲諷觀眾,「看到了吧?That’s for you!」何凱成堅信,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不論種族膚色,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最強壯的自己;在運動場上是,其他領域也是。

棄高薪 也要把運動帶回台灣

何凱成因為傑出的體育表現,錄取美國哈佛名校,畢業後,在「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負責亞洲地區的推廣,也曾派駐北京,但他終究放棄美國外派的高薪,返台創業。

 

「因為運動救了我一命。」何凱成從漂洋過海的台灣孤兒,到錄取美國哈佛名校,學到書本上學不到的團隊合作、品格、甚至勇氣。是運動,讓他在跌倒、挫折、吐血的過程中,學會站起來,但他發現,「運動」在台灣並不盛行。

 

何凱成說,美國高中生下課直接去社團或參加校隊,但台灣高中生轉身就進補習班,台灣高中生只有3%~4%參與運動校隊。何凱成回台創立「球學」,希望把運動變成教育的一環,進而「殲滅」所有補習班。

被NO將近40次,瘋狂跑鋒的創業計畫

何凱成創辦「球學」,「球學」聯盟強調主客場制、延長賽季,但身邊朋友都覺得他瘋了!因為台灣目前關注度最高的學生賽事「高中籃球聯賽HBL」,已由教育部主辦超過三十年,近幾年,每年超過兩百支隊伍參賽,朋友唱衰他「不可能有學校加入,家長也不可能讓學生放棄課業、放棄補習班,下課跑來打比賽」。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何凱成也沒在怕!

「創業就跟跑鋒一樣,腦中只有衝撞、達陣!」第一年,何凱成致電學校,開車跑到學校說服教練,被拒絕將近40次,延攬27所學校參賽,第二年增加到72所學校。何凱成相信,一定有學校支持,如果學校知道但不參加聯盟,他ok,但若學校是因為「不知道」聯盟存在而不加入,那就是他的問題。

眼睛長在頭上的創業危機

「你必須跌倒,甚至一定要公司快倒,你才會成長!」何凱成坦言剛回台灣時,他眼睛長在頭頂上,自認比團隊強、比團隊懂,直到經歷公司重大變故。

 

當時「球學」發展數位平台面臨瓶頸,何凱成認為使用度不達預期,轉而辦聯盟、自辦比賽,一半的員工因理念不同而離開。「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身為領導者,卻沒有清楚溝通公司的使命。」

創業家每天滅火,何凱成也曾面臨資金危機。但他認為處理「人」,比處理「錢」還重要,只要員工不放棄公司,公司就不會倒,不能怕員工犯錯,因為犯錯才能讓員工成長,公司才能越來越強大;就算領導者不在,員工也能用不同思維做出最好的決定。

The best version of Cheng

何凱成在父親住院那段時間,聽父親分享生命中的故事,當然還有後悔跟遺憾。這讓當時只有十二歲的他開始思考,「我死掉的時候,也要像父親一樣有這麼多後悔嗎?」從此之後,何凱成嘗試把每天盡力活到最好,「I’m just trying to be my best version of myself!」何凱成甚至烏鴉嘴的說,「就算今天訪談結束被車撞,他也覺得不後悔!」

運動能當飯吃嗎?台灣唯有讀書高?何凱成的創業使命「把運動變成教育的一環」,有難度有挑戰。每當他重複問自己值不值得?他從沒懷疑過自己的回答,因為,「絕對值得。」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