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銷人的故事 陳柏壽

不懂放棄的人
陳柏壽Cody,暴雪娛樂電競暨業務發展總監,負責台灣、香港和東南亞地區的拓展與運營。他是台灣最早期玩電子遊戲的一批人,連Cody這個名字也是來自《Final Fight》經典遊戲角色,超過二十年的工作生涯創造多項世界紀錄,也是電玩遊戲產業的發展史。他的人生如同遊戲般峰迴路轉,有低谷,有巔峰。

<更多精彩故事>

克服倒數十秒的懦弱,四年後摘下世界冠軍

「在微軟,三天三夜寫的計畫,天馬行空的創意,主管看不到一分鐘就退回;每天加班到深夜,壓力大到下班先到書店唸《金剛經》才能平復心情,但這段魔鬼訓練,讓我快速重建自信。在此之前,我被前任老闆fire、創業也遭背叛,處於三十不立的人生低潮。」

電動,讓天之驕子掉漆

陳柏壽讀建中,理應半隻腳已踏進台大,但是愛打電動,差點被留級;爸媽幫他請家教,考上逢甲大學工業工程與系統管理系,已被家教老師視為奇蹟,進了大學一樣愛打電動也搞社團,他延畢一年。

大學畢業進了長榮海運當四年業務,但穩定的工作和待遇,擋不了他對電玩的痴迷!「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陳柏壽滿腔熱血進入皇統科技,這是一家教育多媒體及遊戲軟體的上櫃公司,公司有意栽培他,也派他跑遍全世界談代理,最終公司經營不善成為地雷股,他用每股160元買進多張公司股票,3個月後變成只剩5元的雞蛋水餃股。

 

之後他進入億泰利多媒體,縱然對電玩有超越凡人的天賦,但桀驁不馴、年輕氣盛,和老闆想法不同,爭吵不休的結果,他被fire了!

天之驕子,沒考上台大,父母覺得惋惜;進入電玩產業,父母覺得他不務正業。不過這些都沒切斷陳柏壽和電玩的臍帶關係。他和高中同學創業,投入遊戲研發,從四人團隊發展到三十人的小公司,但高中同學捲款潛逃,他在創業之初不明就裡簽下高額借據,讓他存款一夕歸零,等同破產;即便他決心扛下公司,卻誤信金主誠意,最終竟被他自己招募來的新人給取代。就連打官司,當律師的家人也看衰他沒有贏的機率。

展現獵豹的決心和企圖

衰事接二連三,幾乎摧毀三十歲的壯年豪情。陳柏壽在快閃記憶體公司短暫待了三個月,一生不滅的電動魂再起,當時微軟招募遊戲行銷經理,他把慘痛的經驗,化為珍貴的資歷,KO掉眾多的競爭者,拿下外商龍頭位在信義計畫區的夢幻工作,還主導微軟發行遊戲的市場走向。

但在微軟,並不輕鬆。那是微軟XBOX 360大戰SONY PS3的年代,雙方陣營勢鈞力敵。陳柏壽一人一年包辦發行一百多款遊戲,平均每月發行十款,和目前業界平均兩、三個月發行一款遊戲相比,他當年的處境是量產且高壓。他的主管天天投變化球,他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處理大量的危機和想法,但他珍惜,這是他恢復自信,建立知識的關鍵期,至今,他仍感謝當時主管的磨練。

電競實力大爆發 重回人生勝利組

陳柏壽有「電競土地公」的稱號,是圈內少數能對各國豪傑侃侃而談的專業經理人,也是站得上檯面、向上百家超大型企業爭取贊助的行銷高手。這些,不僅因為他在電競圈的輩份,也來自他把電玩沙漠變綠洲的實戰力。

在Facebook與網路社群剛誕生的年代,他率先用社群行銷遊戲,也辦大型論壇,聚眾玩家。2007年上市《最後一戰3》,率先和天團「五月天」合作,並在台北車站前舉辦玩家見面會,讓遊戲新聞首度登上《中國時報》頭版,《最後一戰3》也是當年最暢銷的家用主機遊戲。另一個代表作《戰爭機器3》也創下當時單一產品在台灣市場銷售超過十萬套的絕佳成績。

陳柏壽隨後到了暴雪娛樂、Riot Games,再回鍋暴雪娛樂,這些公司都是台灣電競與世界接軌的起點。陳柏壽無役不與,締造電競史上多項紀錄。

 

在2011年,成立了全世界第一個《星海爭霸二》電競職業聯盟,也登上緯來電視頻道轉播。2015年開始在台灣與東南亞區建立七個國家的電競聯盟與職業電競體系。2017年舉辦《英雄聯盟》區域對抗賽,創全球電競史上第二高收視,當時超越2,000萬人同時觀看比賽。2018年《英雄聯盟》職業賽事在台灣的轉播授權金近億,收視率與授權金已超過台灣所有職業運動項目,他為電競產業創造了商業價值。

挑戰極限運動,體會瞬間快感

電競已是陳柏壽的第二生命。第三生命呢?衝浪。陳柏壽平常用電玩和衝浪抒壓(最近迷上了滑雪)。國中時期開始,電玩是他唯一有自我的狹小空間,他在虛擬世界中找到冒險的機會,而且可以自己選擇要進入哪一個虛擬世界。工作之後,他經常主宰聯盟、戰隊、以及戰隊選手的命運和發展,關鍵角色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衝浪讓他把自己逼到絕境,然後在滾滾大浪中,再重新爬起來,歷經一種死裡逃生的快感,回到工作崗位,眼前的困難已經不是困難。

 

陳柏壽玩遍各種電玩遊戲,研究故事背景,也大量閱讀各種書籍(包含四書五經)。他清楚知道,「做電競,是要為觀眾創造一個可以回憶的moment。」

 

他做他自己相信的事。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