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2.08.05

觀看數 | 3916次觀看

「為救受虐兒」,她 39歲捨棄安穩高薪,由醫師轉當法醫 | 尹莘玲 | 104掌聲

她是台灣首位女法醫尹莘玲,行醫逾35年,有三分之一從事法醫工作。本來是病理科醫師的她,曾受地檢署委託做死因鑑定,卻覺所學不足、赴美深造,回台辭去了高薪醫師工作,投身環境不佳、薪水剩三分之一的法醫工作。而解剖台上的受虐兒,讓她決心走到前端,在孩子活著時伸出援手,秉持著「多教會一人,就多一人阻止暴力」信念,下一步,是拯救驗傷難度更高的受虐老人。

文/江慧珺  由天下授權轉載

走進高醫附醫病理部會議室,各種矽膠假皮擬真傷口,在桌上一字排開,巴掌大的、蝴蝶狀的,紅棕紫黑一片,看起來怵目驚心。

「兒虐驗傷,必須了解各式傷口,」法醫病理科主任尹莘玲逐一介紹,「圓形通常是掐臉,棍棒打就是軌道傷,」還有咬痕、菸蒂燙、綑綁傷、巴掌痕等,光典型兒虐傷就有16種。

法醫常見的致命他殺傷口,也可能出現在受虐兒身上。「比如說掐脖子、繩勒脖子,就像這樣,」尹莘玲隨手拿起一片矽膠假皮,放在脖子處比擬。

日前尹莘玲替一名6歲女童驗傷,看到脖子上的掐痕,立即通報地檢署,「掐脖子就是要致死,」她堅定地說,「我們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多教會一人,就多一人阻止暴力

身為國內首位女法醫,尹莘玲解剖過2000多具遺體,多年法醫鑑識所學,融會貫通在擬真傷口,教導第一線人員辨識。「每個月至少遇到一、兩次兒虐案,模擬傷口就派上用場,」高醫附醫住院醫師馬佑鈞說。

為研發傷口假皮,尹莘玲與國內著名的形上特效化妝團隊合作。著名台劇《誰是被害者》的現場特效化妝,便由形上負責。

形上特效化妝師賀芊瑜表示,尹莘玲與傳統法醫的冷酷形象不同,個頭不高,有著鄰家媽媽的溫柔外表,對防治兒虐卻有堅定信念。「與她交流談話,心裡會暖烘烘的,」賀芊瑜說。

這些擬真傷口,跟著尹莘玲走遍教學現場。採訪當天,尹莘玲開頭就先介紹傷口,「我已經傳承給你,你也要會看傷,」尹莘玲堅定看著記者說。

對她來說,多教會一人,就多一人能夠及早發現兒虐跡象,阻止憾事發生。

39歲捨棄安穩高薪,由醫師轉當法醫

尹莘玲行醫超過35年,有三分之一從事法醫工作。她本來是病理科醫師,一開始受地檢署委託做死因鑑定。醫師擅長因病死亡的解剖病理,但他殺、意外等非病死亡,屬法醫病理,讓她深覺所學不足。

1994年,尹莘玲申請法務部獎學金,前往知名的美國洛杉磯法醫中心。當時婆婆一度反對,但在另一半、長庚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陳偉熹全力支持下,前往進修法醫病理專科1年。

當年洛杉磯發生辛普森殺妻案,法醫訓練更是嚴格,尹莘玲選擇難度最高的「他殺」項目,所見所學猶如《CSI犯罪現場》場景,從血液噴濺研判行兇方式,拼湊碎裂頭骨判斷是否遭槍擊,即便遺體化為白骨,也能藉由法醫人類學鑑定死因。

洛杉磯的進修歷程,翻轉了她安穩的醫師職涯。返國後她一心想貢獻所學,39歲那年,她考取公職法醫師,毅然辭去高薪醫師工作,投身環境不佳的法醫師。

醫師投入法醫工作者寥寥可數,與尹莘玲同期通過特考的法醫師許倬憲提到,大醫院醫師月薪可能高達20多萬元,尹莘玲卻選擇投身薪水只有三分之一的基層法醫,「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感佩地說。

「高醫有很多奇才,」高雄醫學大學名譽教授黃純德表示,尹莘玲是其中之一。過去兩人未曾交集,多年後尹重返高醫推行兒虐驗傷,親自拜訪盼他協助咬痕鑑定,過程中他真正感受到尹的正義感與堅定意志。

在法醫任職期間,尹莘玲五度出國進修,赴美國、新加坡、澳洲等地精進專業。

解剖台上的受虐兒,讓她決心走到前端

自認天生膽子大,尹莘玲即便第一次站上解剖台,或遇到支離破碎的遺體,她都不害怕,唯獨看到孩子受虐致死,這名3個孩子的媽,觸碰到心中最軟的一塊。

尹莘玲的助理陳美杏猶記,面試時尹只問了她是不是媽媽、有沒有小孩,她回答有2個小孩時,尹旋即邀請她一起工作。當時不了解其意義,直到實際協助驗傷時,才知媽媽對孩子受虐更能感同身受。

令尹莘玲印象深刻的兒虐案,是一名骨瘦如柴的2歲男童,全身是傷,手腳還有綑綁痕跡。繼母稱孩子調皮才綁在椅子上,但解剖後發現孩子死於顱內出血,不像繼母說的如此單純。

眼前的孩子已成冰冷遺體,無論驗傷再仔細,一切都已太遲,「如果生前有人幫他,該有多好,」尹莘玲不禁感嘆,她下定決心走到前端,在孩子還活著時伸出援手。

縱使有滿腔熱血,但法醫訓練出嚴謹與冷靜,讓尹莘玲做事格外謹慎。

與高雄市政府合作的兒童少年驗傷醫療整合中心,歷經2年籌備,位於急診室一隅,獨立空間隔絕急診的忙碌肅殺氣氛,牆上粉藍色壁紙,架上放著絨毛玩具與童書,更添溫馨。

受虐兒送醫後,曾有施暴家長在外叫囂,孩子聽了渾身發抖,尹莘玲輕聲安撫,一旦遇到緊急狀況,問診桌下設有警鈴,按下按鈕就能連線警衛協助。

陳美杏觀察,多數受虐兒不敢講傷從何而來,但尹莘玲會慢慢引導,「你這個傷,好像是用愛的小手打的喔?」孩子知道有人感同身受,才會娓娓道出。

自行研發「測謊尺」,對比瘀傷天數

病床旁的多波域光源儀,則宛如「照妖鏡」,常用於鑑識採證,尹莘玲將其用於驗傷,因時間淡化的皮下瘀傷,照射後會激發螢光,難逃法眼。

2014年,一名「虎爸」因兩名女兒成績與跆拳道比賽欠佳,竟持皮帶抽打、腳踹凌虐,甚至以電蚊拍電擊處罰。少女的母親報警,社工介入協助,但蒐證上卻遇到難題。

少女出庭證稱,父親要她們輪流把手放在電蚊拍上電擊,因疼痛難耐,只好握拳用手指背部接觸電蚊拍,面積較小。但父親全盤否認,稱女兒傷勢是練習跆拳道造成,甚至祖母還稱孫女是下樓梯跌倒。

尹莘玲替少女仔細驗傷,發現大腿外側的軌道狀瘀傷,研判是棒狀或長條狀鈍器造成,與少女陳述遭皮帶抽打相符,並非跆拳道所致。

多波域光源照射下,尹莘玲也發現,少女手背指頭處有1.5×1公分的L形瘀傷,肉眼幾乎難辨,但與電蚊拍所造成的傷勢相似,成為戳破虎爸謊言的有力證據,最後虎爸遭判處1年8個月徒刑。

隨著高醫兒少驗傷有成,愈來愈多醫院與醫師跟進,長庚、馬偕、台大醫院皆陸續採用多波域光源驗傷。

尹莘玲驗傷後推敲可能造成傷勢的原因與兇器,過程像極了名偵探柯南推理,陳美杏遂替她取了「尹柯南」的稱號。

兩人還共同設計印有色譜的L型驗傷尺,可比對瘀傷形成天數,「這就是我的測謊尺,」尹莘玲說。紅色的傷是2天內,藍紫色則是2到5天,若孩子出現藍紫色的傷,照顧者卻說昨天跌倒,就知道有異。

驗傷有如柯南推理,對傷勢判斷精準

「尹柯南」日前再度發揮追根究柢精神。一名男童頭頂有7處點狀黑色結痂傷痕,大小約0.3公分,但與常見的菸燙痕0.8公分大小不符,她懷疑是線香造成。

懷疑要有憑有據,尹莘玲請陳美杏到市場幫忙買塊雞皮,陳一頭霧水還是照辦,回到辦公室後,只見尹莘玲點燃一柱香,拿著線香燙雞皮,發現燙痕大小與男童傷痕吻合,驗傷鑑定報告也附上雞皮實驗照片,交由檢方調查。

詳盡的驗傷鑑定報告,是檢方偵辦的助力。高雄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劉慕珊提到,重大兒虐多為小嬰兒或重傷到無法言語,尹莘玲團隊的報告相當仔細,推估是否為意外、受傷時間、可能兇器等,有助鎖定嫌疑人。

尹莘玲對傷勢判斷精準,高雄市家暴防治中心督導陳美璇深感佩服。2016年某醫院通報疑似兒虐案,一名6歲女童全身是傷,又瘦到皮包骨,陷入昏迷被送入加護病房。

尹莘玲到該院協助驗傷,特別提醒女童腰背部有一處破皮瘀傷,從形狀推斷,可能是高跟鞋踢踹造成,女童瘦弱可能會因此內出血,提醒醫療團隊要格外注意。

2天後,女童血紅素急速下降,醫療團隊想起尹莘玲的叮嚀,趕緊替女童安排檢查,果真發現肝臟破裂,位置與疑遭踢踹處吻合。

「我有感覺,學法醫這麼多年,解剖死人只是過程,主要就是為了做兒虐,」尹莘玲的醫師袍別著紫絲帶胸針,象徵家暴防治,時時提醒自己,還有哪裡做不夠。

下一步:拯救受虐老人

尹莘玲的下一步,要用兒虐驗傷累積的經驗,拯救受虐老人。老人驗傷難度比兒虐更高,「老人不會承認別人打他,」尹莘玲說。

先前她替一名疑似受虐的老婦人驗傷,新舊傷遍佈全身,顯然不是意外造成,社工懷疑是被無業、有酒癮的兒子施暴,但老婦否認遭虐,最後不幸因顱內出血過世。

這個案子,就像當初解剖台的受虐兒,在尹莘玲心中留下了遺憾。讓她下定決心幫助老人。

再困難的道路,都要有人開始走。不管是兒虐或老虐,尹莘玲一心投入,讓更多人關注並終止暴力,「我就當磚頭啦,以後引玉,大家一起做。」

尹莘玲
出生:1960年生於香港
現職: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病理部法醫病理科主任
學歷:台大法醫研究所碩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經歷:美國洛杉磯郡政府法醫部法醫病理研究員、加州聖荷西州立大學司法研究部研究員、洛杉磯郡警政署科學服務局研究員、澳洲維多利亞法醫研究所臨床法醫學研究員、屏東與高雄地檢署法醫師
專長:法醫病理、臨床法醫、外科病理、細胞病理
獲獎:衛福部紫絲帶獎、醫療奉獻獎、高雄市醫師公會高杏獎

(原文標題:「為了解剖台上的孩子」 台灣首位女法醫,拚命拯救上百名受虐兒)

【延伸閱讀】

從白目憤青變熱血醫師 阿金醫師:救不回病人,也要救活家屬

別人稱台灣史懷哲,他自稱「台灣使壞者」:我為何堅持蓋一所穩賠錢醫院

「好好的醫師不當,妳天生喜歡看屍體?」台灣首位女法醫尹莘玲 抨擊就像屍臭難以淡忘,但她沒有逃

【看更多104掌聲】

「不務正業」的律師,用同理傾聽你心

羅一鈞臉書發文對她說:「請收下我的膝蓋」

哪怕被不屑,也要當酪農的蝙蝠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