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工作者的故事 鄭巧鈺

我不是醫生, 我是無國界醫生
鄭巧鈺,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會計系畢業,在忙碌會計師事務所兩年後,她揮別了「合情合理」的人生,投入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êres,MSF),父母擔心她能不能好好生活,她還是堅持在自己喜愛的工作裡衝鋒陷陣。麵包與理想,她毫無懸念地選擇了「理想」,人道救援,讓她職涯路走得更遠。

這是2017年鄭巧鈺參與104【Be A Giver】與政大傳院合拍young giver人物影片的精采分享。

<更多精彩故事>

鄭巧鈺,無國界醫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êres,MSF)台北辦事處經理,負責台灣的宣傳與推廣,在前線從事人資行政與財務管理。她不是醫師、也不是護士,怎麼踏入這一領域?

「讓我自己,對社會更有一些價值。」

她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會計系畢業後回台,在社會主流價值裡,她合情合理地進入會計師事務所工作。某一年,跨年加班夜,鄭巧鈺搭計程車被塞在台北市基隆路的車陣裡,她默默對自己說聲新年快樂。「那時候工作很忙碌,對自己的人生規劃卻很茫然,很想跳脫這種惡性循環。」小時候住在非洲一段時間,剛好看到非洲蘇丹衝突的新聞,她很想起身做些改變,決定去非洲當志工。

(延伸閱讀:拋下台大光環,重現技能新價值)

她先跟著路竹會前往非洲索馬利蘭擔任三個星期的志工,負責行前藥箱、事務箱的準備,在現場幫忙義診的場地架設。也加入北醫駐史瓦帝尼的醫療團,駐點兩年後,進到北醫從事醫療團的計畫管理,後來時機成熟,就加入了無國界醫師MSF組織。在前線的工作團隊裡,幾乎有一半是非醫療的專業人士,鄭巧鈺就是其中一員。

 

她離開辦公桌,學習用一桶水在廁所洗澡,沒有屋頂的黑夜,她視為看滿天星斗的享受。

(延伸閱讀:催生南迴醫院的超人醫師 徐超斌

對講機、五公斤背包不離身

若遇到緊急狀況怎麼辦?她去南蘇丹時,隨身攜帶對講機,連洗澡睡覺也不離身,有撤離的情況發生時,她準備一個五公斤的背包,「要帶走的重要文件、設備都備好。」必要時可以隨時準備好,然後帶走。

 

一次前往孟加拉的行動,對羅興亞的難民進行社區的宣導以及衛教也讓她印象深刻。儘管有來自媒體報導以及組織內部的訊息,鄭巧鈺出任務前以為已經充分了解當地情況,到當地眼見為實,才知道狀況很糟糕。廢棄物、排水系統沒完善處理,連廁所都長了蛆。不僅難民活動受到限制,MSF的工作人員得有通行證才能進出,進出營地的時間也受到限制。如此困頓的環境,鄭巧鈺也沒退縮。

你要麵包 我要理想

脫離了主流價值的職涯路,父親曾問鄭巧鈺要不要回台和他一起工作,她卻熱衷醫療的人道救援。「我父親頓了一下說,那我的興趣是賺麵包。那一刻對我的打擊是滿大的。」自己熱愛的工作沒獲得家人的支持,讓鄭巧鈺感到挫折,直說,工作佔人生絕大部分,喜歡的就要堅持下去。

深刻感受到鄭巧鈺對無國界醫生工作的喜愛後,雙親逐漸支持。「很多人會說,你好偉大、你好勇敢。對我來說,最偉大、最勇敢的是我父母。」無論孩子多大年紀,父母終究會擔心孩子的生活,他們願意支持,對鄭巧鈺來說,就是最大的Gvier。

 

鄭巧鈺,擇自己所愛,也看到幫助他人的價值。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