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人的故事 黃亮勛

用新媒體 挑戰布袋戲世代交替
黃亮勛,霹靂布袋戲第五代接班人,生在布袋戲的大家族,活在偶動漫的新年代,2019年9月接任霹靂布袋戲總經理,Y世代的七年級生扛起百年家業,搞砸過《奇人密碼》慘虧三億,卻用《東離劍遊紀》讓日本人埋單,用Netflix播映《刀說異數》,超過190國看到布袋戲。接班前後,火花四射!

<更多精彩故事>

「《奇人密碼》慘賠三億,鄉民酸我是敗家子、富二代,委屈啊!覺得很受害!我只是編劇,可是人家就是把你當老闆的兒子看,也只能擔了。不過,這也讓我變得『粗暴』,反正最後都是我被罵,要死,也要死在自己手裡!」

回家!一把火,燒出接班情

黃亮勛從小在雲林虎尾長大,喜歡兒時天真單純的歲月!「我功課一直都很好,隨便考都第一名,沒怎麼念書,反而花很多時間打電動。」他的父親黃強華,從沒特別要求他的功課、也沒討論過接班,黃亮勛讀台大生化系、政大科管所,組樂團、玩音樂、詞曲創作,「我就一直探索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啊!」

到2010年9月30日凌晨五點多,還在當兵的黃亮勛接到電話「片廠失火了。」匆忙趕回家,只見現場一片焦黑,上百尊戲偶付之一炬,爸爸、叔叔、片廠老同事個個不捨與悲痛。「布袋戲對很多戲迷來說,可能是愛人,但對我來說,是像家人般存在。平時覺得什麼都理所當然,但發生重大的事,才發現連結很深,那是不可切斷的一部分。」學霸高材生不再探索,決定回家!

觀眾不到十位、電影慘賠,被酸敗家子!黃亮勛仍要布袋戲向下紮根

跌跤!當rocker操盤偶動漫,迎來慘痛四不像

黃亮勛先當編劇,不直接空降到管理層。即便從擅長的創作切入,2015年初試啼聲《奇人密碼》仍慘遭滑鐵盧!

「布袋戲門檻其實很高,除了劇情本身連貫性、台語配音逐漸式微,加上台詞很多都是詩詞、文言文,真的不是那麼好理解。」黃亮勛為了消除世代隔閡,《奇人密碼》想做給小學生看、國語發音、以張騫通西域為故事背景、從環保議題出發,集奇幻、冒險、3D偶動漫、布袋戲電影之大全,也大張旗鼓成立動畫公司,耗時超過三年、投入超過三億,票房僅約兩千萬。

黃亮勛坦承「這是一部很失敗的作品!」製作初衷、立意良善,但執行能力不足,所有環節都走偏了,「最後成品變成一個四不像。」

委曲,擔了!映後一聲「謝謝」,值了!

一齣戲的成敗,豈只是一位編劇的責任,但黃亮勛得一個人扛!「我當時才剛加入公司一、兩年吧!一開始,我也會躲啊,後來我當編劇,和大家共同創作,再負責後製;可是電影要宣傳,沒人,大家就推我上節目,票房不好,大家全把矛頭指向我,我就覺得怎麼那麼衰!」

網路上,各種人身攻擊跟仇富標籤,讓黃亮勛成為眾矢之的。「我覺得我不是這樣的人啊!」黃亮勛寫了一萬多字超想反駁,最後選擇讓委屈永遠留在平板,「我是PTT資深鄉民欸!我太了解網路生態了,別人根本不在乎事實,只當你在嘴硬!」

被罵慘了,還是想聽現場觀眾的聲音。那時,他剛當新手爸爸,一邊陪老婆做月子,一邊跑觀眾不到十人的映後會。「觀眾說,怎麼沒有素還真?但我印象很深刻,有個家長跑來跟我說謝謝,他說,『終於有一部布袋戲我小孩看得懂,可以跟我一起看了!』這讓我撐過那段時間,也讓我更加堅持,我就是要做讓下一代看的布袋戲!」黃亮勛哽咽回憶五年前寒風刺骨裡的唯一鼓勵。

再起!善用新媒體通路,一樣霹靂

想摘玫瑰,得不怕刺!黃亮勛反省問題癥結在於缺少一位統籌的靈魂人物。「我自以為要分工明確、各司其職,也沒把這件事當作自己的事情做,如果有,可能今天整個結果會不一樣。」

咀嚼失敗的苦味,也突破不想管事的低調。曾經,黃亮勛刻意當個小員工,盡量不發表太多意見。「我一開始會覺得,位子不是靠自己實力爭取來的,我會想逃、會沒自信,後來發現,這些都無法改變我是老闆兒子的事實,就算努力想淡化這樣的角色,大家還是會把焦點擺在我身上。」

砍掉重練的黃亮勛不再閃躲,他重新整合資源,佈局海外、數位轉型,重新定義布袋戲為偶動漫,開展會員生態圈,也運用新媒體通路把霹靂布袋戲推向海外,大敗隔年,2016年《東離劍遊紀》讓日本人買單,2019再用Netflix播映《刀說異數》,超過190國看到布袋戲,2020年,跟中國知名影音平台bilibili合作《天生我才怎麼用》,首次讓布袋戲以校園愛情喜劇內容呈現。

「我從小接觸的就是日本動漫、好萊塢電影、動畫,這也是我這代人的生活情境,所以我現在的作品,一定會夾雜更多這些影子跟元素!現代人對大我、悲情的東西比較沒有共鳴,反而覺得很矯情!」

讓布袋戲活在現代裡!

百年家業是光榮,也是枷鎖!從史豔文到素還真,從傳統布袋戲到上櫃公司,祖父執輩的輝煌成就,已是黃亮勛不可超越的天花板。「相較其他劇種,霹靂到現在還有很多人看,這是因為黃家每一代都走出不同的路、與時俱進。我不會在我父親擅長的玄幻武俠領域繼續著墨,而是另闢戰場,做我真的覺得有價值的事!」

他讓市場機制決定一切,沒有素還真的霹靂會如何?「戲本來就是要給人看,不論是從企業經營,還是文化傳播的角度,如果只做霹靂以往擅長的武俠題材,很容易與時代脫鉤。我們現在就是不斷拋出布袋戲可能的樣子,不論是人偶審美還是後製結合方式,如果年輕人喜歡,布袋戲才能真正傳承下去,如果推出作品大家不愛,那就砍掉重練!」

104掌聲採訪黃亮勛,他正式接班約半年,除了管理,更談創作。他想讓不同國家、世界的人,都能真的喜歡布袋戲,而不是單純將布袋戲當作某個地方的特殊文化。「偶戲沒有表情跟生命,但它是讓人可以參與其中的表現形式,所有表情都是觀眾的想像,這是人類的天賦,而且是跨文化的,我想好好把玩這些事情。」

黃亮勛,從巨人的肩上開始,努力展現新世代新視野。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