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趣當飯吃,饒舌學霸熊仔也會職業倦怠,他如何走出失去自信的藍色漩渦? | 熊仔(熊信寬)|104掌聲

Cheers快樂工作人
2022.09.06
25583次觀看

2022年獲得第33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的熊仔,本名熊信寬,是建中、台大電機系學霸,曾經也在「工程師」和「饒舌歌手」中迷惘,熱愛饒舌的高材生,轉身達成夢想,成為有約在身的全職音樂人,把興趣當飯吃,但也陷入了職業倦怠的噩夢之中,恐慌發作後,他懂得向外求援,更體會到「不執著於被認可,學會被誤解的勇氣」。無法消滅倦怠,他試著找回初心,「一定有卡關的時刻,但每次靜下來想,如果當初沒有走這條路,那才叫做後悔。」

文/張紹敏 圖/卓杜信 由Cheers授權轉載

2017年,熊仔是台大電機系的研究生,面帶青澀的他,梳著整齊油頭、身著藍色襯衫,談著自己在「工程師」和「饒舌歌手」兩條路中抉擇的迷惘。5年後再相會,熊仔換上一身有型的緋色西裝,現身錄音室。他已成功把夢想轉為職業,從一位斜槓學霸成為全職音樂人。在2019年與索尼音樂簽約、2021年擔任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導師,且多次獲得金音獎、金曲獎肯定,在嘻哈圈佔有一席之地。

一路看似築夢順利,熊仔卻在近期推出的新專輯《PRO》中寫下:「沒人跟我說,玩音樂的小宅男會職業倦怠。」更揭露自己在過去2年中,歷經了嚴重的失眠、恐慌症、憂鬱傾向,甚至一度失去創作的自信。

問起熊仔,是什麼讓他陷入低潮?他先說了一個故事:

「若要摧毀一個5歲小孩的夢想,其實只需要2個步驟。」

假如這個孩子很喜歡畫畫,步驟一,你先花錢買下他的畫,引導他將快樂建立在外在的回饋上;步驟二,當他下次拿出更好的作品時,你只要降低向他買畫的價格,如此一來,他便會自我懷疑,甚至開始厭惡原本發自內心喜歡的事。

「這完全就是我的歷程,」熊仔娓娓道來。

把夢想變職業,卻破壞了快樂機制

鏡頭轉回2015年,熊仔發行了第一張專輯。那時還是學生的他,沒想過把音樂當正職,卻一舉拿下金音獎最佳新人、最佳嘻哈專輯獎,後續也因《走到飛》、《買榜》等作品而聲名大噪,進而在2019年正式加盟索尼音樂。

加入索尼的同年,熊仔決定從台大休學,全心投入創作,並發行了第二張專輯,「我覺得我花了比第一張5倍以上的精力,做出有實驗性、更狂的作品,應該可以大殺四方。結果那次金曲獎,連入圍都沒有。」

除了期待落空的重挫,身分從獨立藝人轉為簽約藝人,也為他帶來全新的壓力。

一方面,加入了全球前3大唱片公司,他更急著靠獎項證明自己;另一方面,所有作品發佈前都必須經過公司全盤規劃,不再像過往可以隨意上傳、快速收到反饋,有時作品擺上一年都未能見世,「歌放著一直冷卻、熱情也在冷卻⋯⋯,後來越來越寫不出東西,也不知道寫出來有沒有意義。」

伴隨著對工作的倦怠感,身心狀況也一一浮現。他才意識到,當夢想職業化之後,過往自己從音樂中得到的快樂回饋機制,已經受到破壞。

熊仔回想,之所以會深陷低潮,也和他順遂的求學背景有關:「以前付出努力、就會得到很高的分數,但現實世界就不是這樣。很多事是我無法控制的,把快樂建立在這些東西上,那是危險的事情。」

在幾次恐慌發作後,熊仔決定向外求援。除了就醫、服藥、閱讀自救書籍,他也找來教練一起訓練慢跑,試圖透過運動一步步找回快樂。

不執著於被認可,學會被誤解的勇氣

後來,讓他重拾創作動力的一大轉折,是在2021年錄製嘻哈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我覺得我跟圈子又重新接軌了,有種回到同學會的感動,」說到這裡,熊仔總算露出笑容。

事實上,當時受邀作為評審老師的他,身心狀態依然欠佳,腦中經常自我質疑「我真的夠格嗎」,有時甚至需要靠鎮定劑,才能撐過錄影。

但因著節目與許多音樂人相聚,也讓熊仔重新體會到互相激盪靈感的美好,再次激起創作的慾望,「其實常常想寫一首歌,純粹是看到另一個人太厲害了、給了我一些創意⋯⋯,這些都是很純粹的快樂啊!」

只是,在選秀節目中擔任評審,一舉一動、一字一句勢必都會受到放大檢視,也為熊仔引來不少攻擊。

剛開始,他總想要理性溝通,甚至在節目播出後,還會在Instagram上開放QA問答,回應大眾質疑。但他漸漸體悟到,

「說服他人」時常是不切實際的,要有「被誤解的勇氣」,甚至學會自我解嘲。

舉例來說,最近他聽説某知名Podcast主持人表示,熊仔太著迷於炫技、不再想聽他的作品,「以前的我可能會很想去解釋,但現在我反而會心一笑,想說如果今天我是他,我聽了《88BARS》,大概也不想聽這張新專輯,」他笑言。

(編按:熊仔在《88BARS》中大玩節奏與韻腳,也拿出招牌快嘴,在10秒內唸完120字,該單曲也獲得金音獎最佳嘻哈歌曲獎)

但能接受批評,不代表要忍氣吞聲。熊仔不諱言,自己曾經報案檢舉惡意留言的網友,「不能覺得自己是公眾人物,就應該要挨罵、要忍受這一切。」學會保護自己,同樣重要。

不可能消滅倦怠,但可以找回初心

走過喪失自信的低點,他重新拾起紙筆,把這段歷程以日記般的口吻,寫成了一整張專輯。

但問到熊仔是否已經走出工作倦怠?他苦笑著說:「我沒辦法告訴你,我走出來了。」

「把夢想當成職業,就像是把你最愛的歌設成鬧鈴,」一旦成為鬧鈴,以前再著迷的旋律,一聽到也會忍不住馬上關掉。「但你討厭這首歌,不是因為你不再喜歡它的旋律,而是它綁到了起床時痛苦的體感,變成一種條件反射。」

「像我今天才發現,『妝髮』這件事變成我一個新的倦怠Trigger(觸發點),」熊仔分享,他向來很享受練團,但今天因為其他工作而先進了一趟髮廊,出來之後,發現自己連練團時也不太自在。

不過,他也開始相信,即便倦怠感是一種無法控制的反射,只要能意識到這件事,就可以重新轉念、提醒自己——這其實是一件好玩的事。

當記者問熊仔,是否後悔過把夢想走成職業?他思考了片刻,如此回應:

「一定有卡關的時刻,但每次靜下來想,如果當初沒有走這條路,那才叫做後悔。」

從10年前迷上饒舌的電機系高材生,到10年後有約在身的全職音樂人,熊仔的初衷依然是不斷打破公式、走出前人沒有實驗過的路。

縱使緊握初衷是一條漫長的天堂路,但如同熊仔在專輯中最後一首歌曲《愛歌與鬧鈴》的末段歌詞所言:

「夢想與Showbiz/浪漫與Bullshit/才華與Focus/鬧鈴與愛歌/代價與妥協/好的與壞的現在一併接受」

熊仔小檔案
本名:熊信寬
年次:1990
學歷:建中、台大電機系畢;台大電信工程學研究所(肄業)
獲獎紀錄:2022年第33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2021年第12屆金音創作獎最佳嘻哈歌曲獎、2020年第23屆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十大專輯…


(原文標題:饒舌歌手也會職業倦怠,熊仔:但沒有走這條路,才叫做後悔

【延伸閱讀】

路易莎再出新招!鎖定近三萬名金卡客群,大舉前進你的辦公室

「好好分手」更重要!奧美廣告留才四部曲,逆向思考對抗高流動

科技業搶要「醫療翻譯官」!醫護、醫管成最夯混種人才

【看更多104掌聲】

唱歌栽了,才知怎麼做|艾怡良

苦熬12年,總算踏進金曲殿堂|許書豪

從默默無聞到 上億人觀看的翻唱女王|文慧如

台灣最大工作人交流平台,協助新世代透過學習、成長,實踐熱情工作與快樂生活。是對年輕人最具正向影響力的媒體,創造企業與人才間的對話,克服學用落差,推動世代互助與典範傳承。在人生每個重要時刻,給予工作者實用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