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的故事 吳昕霈

夢想, 不是出張嘴
你WeMo了嗎?這是吳昕霈和三位高中同學的大夢。2015年,四人共創WeMo Scooter威摩科技,由吳昕霈當執行長,在全世界機車密度最高的台灣,想消滅台灣人最習慣的機車!截至2020年9月,超過7000輛共享電動機車,累積騎乘超過一千萬次,可繞台灣五萬圈。

<更多精彩故事>

104掌聲團隊還邀請吳昕霈進行「老中青世代對談」。「高年級」代表是104人力銀行董事長楊基寬,以「第一代網路創業家」的身份,請吳昕霈勇敢刻畫他心中的夢想藍圖,分享創業十年的精神糧食、以及心中安定的力量。「新生代」由政治大學資管系應屆畢業生郭省吾,請益初生之犢應該先工作?還是直接創業?「中生代」由104公共事務部協理張雅惠,請教如何看到商機?並獨排眾議,不怕被笑傻子,勇敢從紙上 PPT、展開行動 。

WeMo Scooter執行長吳昕霈與104創辦人楊基寬、應屆畢業生郭省吾_老中青三世代創業對談

亞洲最大,卻謙虛自評59分

論共享機車的數量,WeMo Scooter已是亞洲最大!但吳昕霈一點都不滿意,因為國內機車總量並沒有因此減少。「兩、三年前可能有65或70分,現在又退步了,只有60分、甚至是59分不及格,短期內,也達不到心中的100分。」

客觀的說,機車數量多寡和景氣榮枯、產品推陳出新、民眾長久以來的生活習慣、甚至政府政策等都有相關。吳昕霈在麥肯錫看過很多國際級的頂尖公司,用最嚴格的標準檢視自己的創業表現。「只要繼續走下去,就有更遠大的目標必須完成」。以雙北為例,四百萬輛機車,他總希望能減少三分之一。「每四輛車就占掉一坪空間,把空間空出來,減少碳排放,都是我們想做到的影響力。」

擁抱高壓與高溫,白領精英跳坑鐵皮屋創業

吳昕霈是美國南加州大學電機系學、碩士,哥倫比亞大學MBA,當過英特爾產品開發工程師、麥肯錫專案經理。漂亮的學經歷,高壓成了必然。「一份報告三、五十頁,我可能要產出一千頁,還被上司噹、被客戶噹『你第一天來嗎?』、『我付了上億元的顧問費,你只產出這一張紙?用這幾張PPT,就想來賺錢?』一週工作九十個小時更是常態。」

吳昕霈在麥肯錫熬了五年,習慣在高壓裡幫客戶找機會。這次,他撰寫《台灣白皮書》,在空污、食安、少子、高齡、綠能、循環經濟等議題中,幫自己找到機會!他和同在麥肯錫工作的高中同學們一起創業,切入共享電動機車。從高壓跳進另一個高溫火坑。

前三年,他們窩在台北市大同區老舊鐵皮屋,擬策略,也研發機車。「鐵皮屋夏天38到40度熱得要命,冬天又冷得要死,下雨天更是大災難!雨聲滴滴答答打在鐵皮上,根本沒辦法開會,因為你聽不到同事說什麼!」吳昕霈和四十五位夥伴擠在五十坪的鐵皮屋共用一間廁所,不時奮戰野貓、老鼠,就怕這些「鄰居」弄壞電子儀器。

傻子精神!被勸退訕笑,一樣敢做夢

在台灣,敢說出夢想的人不多;面對排山倒海的勸退訕笑,還敢築夢的人更少!吳昕霈和創業夥伴正是其中少數。

五年前,沒人聽得懂「共享電動機車」,大家認為「這四個人傻了!」和供應商、車廠開會,常被已讀不回。他笑說:「台灣人還滿含蓄的,不會當面說你們這幾個白癡!」募資難免被嘲笑,「兩、三年前,財報打開來看,嚇死人!只能不斷的在心裡『合理化』這件事。」吳昕霈的父親─新光合成纖維副董事長吳東明甚至找人勸退他,「他們覺得我要做的事情不可能做到,還說一介平民,幹嘛要做政府的事情!」只是吳昕霈不甘心,從綠能、環保出發,為何不能做出自己的影響力?

直到最近兩年,GoShare和iRent加入共享電動機車,競爭者多了,尤其是兩大巨人加入,吳昕霈說,競爭是一件好事,如同打怪,就各憑本事吧!這至少證明當初的想法是對的。「很多人不會知道我們下了多大的賭注,做了多少荒唐事。如果你認為你是對的,就不用理會別人嘲笑!」

挽袖實作,用「海歸派」淡化「富三代」

吳昕霈高中畢業後,到美國念書,三十歲拿到MBA、進了麥肯錫,相較同儕或多數職人,已是雲端上的人生勝利組,「我那時候不可一世!」在海外待了十五年,三十五歲回台灣創業,起初,他也覺得他提供科技感和未來感的新商模,直到一場消費者訪談,讓他把眼睛從頭頂往下拉,創業其實是幫助需要的人。

 

一位個性客羞、沈默寡言的男大生是個回答只有一句話的「句點王」。原本吳昕霈以為挖不到痛點了,忽然聽到男大生說,他騎車一定是兩人,跟女友才會共乘機車,因為可以省幾塊錢,比搭捷運還便宜!「我很shock!我其實是不用擔心下一頓飯在哪裡的人。我可能住在天龍國,沒有想到還有很多人要為生活擔心。」

 

104掌聲採訪吳昕霈,專注他創建WeMo Scooter的發展。一直以來,吳昕霈接受媒體採訪也不刻意去談他出身新光集團的家族背景,「這有點無聊,因為出生沒得選擇!如果你說,是不是一定有家族背景的Jeffrey(吳昕霈的英文名)才能做到,我非常不認可這件事,因為創業是自己的事,家人雖然從反對到支持,但也沒有灌注強大的資源或金錢,其實是沒有的。」

扛了!創業家的社會責任

吳昕霈創業兩、三年時,也曾問自己到底有沒有堅持下去的理由?「要繼續,還是公司收一收算了!」但他運用身處的環境做到自己最該負責任的事,對員工、對環境、對下一代都是創業家肩上的社會責任。

「焦慮、壓力都是創業者要承擔的。」吳昕霈想起自己祟拜的阿諾.史瓦諾辛格曾說:Ignore the naysayers. Work your ass off.(忽略反對者,勇敢去做)。阿諾出身二次戰後的奧地利,曾是一位深陷貧困、渴望逃離一切的少年,小時候第一志願想成為世界健美冠軍,練就22吋的二頭肌,只為脫貧;得到世界冠軍後,搬到美國,想成為電影明星,被笑連英文都不會,個頭這麼大怎麼可能?但他靠著大力士電影I will be back.成為好萊塢電影明星;想選加州州長,又被嘲笑,不過是個沒念過書的演員,當什麼加州州長?阿諾也做到了。退休之後,關注氣候變遷、推廣循環經濟。

 

吳昕霈說著阿諾的故事,眼神發亮!從夢想到創業,他不是說說而已。不努力,不奮發圖強,根本不會做到。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