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資充電

日期 |2020.06.24

文字 | 104人力銀行

觀看數 | 17897次觀看

Google地圖革命:賈伯斯的4,000杯拿鐵

人資充電

日期 |2020.06.24

文字 | 104人力銀行

觀看數 | 17897次觀看

Google地圖,源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團隊,歷經20年漫長又波折發展,最後終於一夜成功。而Google地圖與iPhone結合更是劃時代創舉,完全改變人們找路的方式,二大科技巨擘合作是怎麼開始的?
發件人:steve@apple.com  
收件人:jhanke@google.com
你好,約翰。不知何時能與你會面?
                               史蒂夫.賈伯斯

「你覺得這有幾成可能是真的?」約翰問他的妻子霍莉。
那是2006年一個溫和的秋日。約翰和霍莉正在加州皮德蒙特的山上慵懶地享受著週日下午時光,他們讀讀報紙,或在房子周圍閒逛。約翰像往常一樣打開他的蘋果筆記型電腦查收信件。這時,一則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大概一成吧。」霍莉說。儘管她這樣估計,約翰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回覆了這封信,說自己第二天上午11 點到中午有空。
第二天11:05,約翰在Google辦公室裡的電話響了。
「嗨,約翰,我是史蒂夫。」
賈伯斯先對Google地理團隊迄今獲得的成就表示讚賞,然後向約翰透露了一點蘋果的新計畫情況。「你可能聽到了一些我們正在開發的設備傳言。這個設備可能有行動功能,也可能沒有。」賈伯斯謹慎地解釋道,「我們想和你談談合作,你有興趣嗎?」
約翰還是克羅斯普萊恩斯的少年時就很崇拜史蒂夫.賈伯斯和蘋果1984年推出的神奇麥金塔電腦,即使他當時還買不起。到2006年底,人們紛紛猜測蘋果這個尚未命名的設備是什麼樣的。無限環路1號(蘋果總部所在地)的祕密大廳之外,還沒有人見過這個設備,但不斷發酵的傳言讓科技界對它寄予厚望。約翰也很期待參與這個備受期待的新行動裝置設備的開發中。他向賈伯斯承諾,他將親自安排合作事宜。
啟動會議於2006年10月31日星期二在Google辦公室裡舉行。約翰把包括蘋果軟體部門主管史考特.福斯特爾(Scott Forstall)在內的蘋果軟體高階主管領進一個會議室,準備開啟這個改變世界的技術計畫。本著萬聖節的精神,Google的首席伺服器工程師穿著黑色長袍和白色頭巾,扮成了修女。會議期間,他們討論了蘋果開發人員如何運用Google的後端地圖服務。
安裝在新設備上的前端Google地圖應用程式的開發相對簡單,因為蘋果對該設備的設計使得應用程式的開發較為容易,而大部分的繁重工作將由Google地圖後端服務承擔。所有的街道數據資料、行車路線、本地搜尋結果、尋址和衛星圖像,都是由Google提供給蘋果這個新設備上運作的新前端行動裝置應用程式(他們稱之為App)。
2007 年1 月9日,當史蒂夫.賈伯斯登上舊金山莫斯克尼中心的舞台,介紹這款將產生巨大影響的產品時,這是Google員工第一次看到iPhone,連蘋果的董事會成員艾立克.史密特都沒見過。作為科技歷史的見證者,約翰坐在最前排,觀看賈伯斯這個不朽的產品簡報──具有漂亮的多點觸控大螢幕、非常適合運算Google地圖的iPhone 發布。
「我想向你們展示一個真正不同凡響的東西。」賈伯斯說,「iPhone版的Google地圖。」
賈伯斯點擊了手機上的Google地圖圖標,螢幕上跳動的藍點立即顯示出他當前的位置。這個App可以讀取GPS數據,並能自動將莫斯克尼中心的地圖視圖置於螢幕中央,而無須賈伯斯手動輸入他的位置。然後,他在iPhone上進行了第一次公開搜尋,他輸入「莫斯克尼中心附近的星巴克」,螢幕上出現一段漂亮的動畫,有14個地圖圖釘落在地圖上。為了展示革命性的內置呼叫功能,他點擊Google地圖標誌性的地圖圖釘圖標,然後直接在地圖裡撥打星巴克的電話,這是其他手機從未完成過的。賈伯斯向驚訝的咖啡師訂了4,000杯拿鐵。掛斷電話後,現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和笑聲。
「現在讓我秀給你們看一個真正令人驚嘆的東西。」他繼續說道,把地圖切換到衛星模式。賈伯斯在他的iPhone上一路從太空縮放到莫斯克尼中心,然後平移到埃及的金字塔,接著又移動到艾菲爾鐵塔和自由女神像。在賈伯斯環遊世界的時候,他和所有觀眾都帶著孩子般的驚嘆,一言不發。這項技術的神奇力量讓觀眾們如痴如醉。這個東西怎麼可能在手機上運作?這次簡報很像約翰8年前來奧斯汀為雪萊和我做的那個展示。像超人一樣神奇的東西。
「太漂亮了。」賈伯斯說。
這真的很了不起。它被證明是iPhone的殺手級App。對全世界來說,這是一個在世界上找路的革命性方法。它快速、流暢、可視。是一個你可以隨意推拉、平移、縮放的Google地圖。
我在奧斯汀維護策略合作關係的新工作中,也負責向蘋果報告流量和收入,因此我獲得不同類型設備的流量數據資料(例如iPhone、桌上型電腦、iPad各自的流量數據)。我還可以從產業報告中了解已發貨的iPhone數量,因此這些數據資料可以讓人弄清楚使用模式。從Google地圖和Google地球發布開始,我就知道,桌上型電腦或筆記型電腦的使用者每週可能會呼叫一兩次地圖。看過彙總的iPhone流量後,我發現在iPhone上,Google地圖每天都會被呼叫一兩次。(我要強調的一點是:所有彙總的數據資料都是匿名的,我無法查看任何個人身分訊息。)現在在眾人眼裡看起來很自然的現象──你的iPhone整天都在你手邊,而且這是找下一個目的地的便捷方式──在當時卻令人震驚。
在賈伯斯示範後的6個月,也就是2007年6月7日,你才可以真正購買iPhone。在1個月內,就Google地圖的使用率而言,iPhone超越了所有其他Google地圖行動裝置版的裝機數量。在18個月內,iPhone版Google地圖使用率超過桌上型電腦和筆記型電腦上的Google地圖使用率。
讓我再說一遍:在iPhone推出後的18個月內,該設備上的Google地圖使用率,超過了所有其他電腦和所有其他手機上使用率的總和。個人電腦已經在世界上銷售多年,電腦版Google地圖早已有數億的安裝使用者,而iPhone的流量在一年半之內一舉超越了所有這些流量──而且這是在iPhone僅支援一家電信營運商(AT&T)、且僅在少數幾個國家發售的情況下獲得的成績。
在很多方面,這其實實現了最初約翰面對潛在的Keyhole投資人時,製作的融資演講稿中看似非常荒謬的那頁投影片。8年前在聖地牙哥,我對於在一個口袋大的設備上讀取豐富的互動式地圖想法嗤之以鼻,覺得這種東西只可能是Photoshop(圖像處理軟體)做出來的。
在示範過程中,賈伯斯還向Google和其他公司發出一個警告,這個警告預示著Google與蘋果,在未來幾年內將在地圖創新上展開激烈競爭。這個極好的使用者體驗核心是讓使用者無須使用鍵盤即可快速縮放的創新技術,這個功能被稱為多點觸控,它使得使用者可以透過兩個手指的捏合來放大和縮小地圖。由於沒有鍵盤,這項功能對於全玻璃觸控手機來說非常重要。正如賈
伯斯所說並用他的投影片強調的(這一點可能是專門對坐在前排的約翰說的),多點觸控是一項「受到嚴格保護的專利」。
當然,並不只有賈伯斯和蘋果在開發新一代行動裝置設備。2005年,賴利注意到市場上手機種類激增,於是Google收購了波士頓一家名為安卓(Android)的開發行動裝置操作系統的小公司,該公司是手機操作系統開發奇才安迪.魯賓創辦。
2007年春天,在奧斯汀,與我一起辦公的三位Google員工中有一位名叫傑夫.漢密爾頓的工程師。他是2005年Google收購魯賓的安卓小團隊的一員。傑夫當時在為一個祕密計畫工作,他只告訴我們說這是個開發手機軟體的計畫。傑夫沒有告訴我的是,這個手機軟體其實是一款全新的智慧手機行動裝置操作系統。
在當時,市面上大約有12個行動裝置操作系統,其中最重要的是Symbian、Windows Mobile、Linux和BlackBerry。賴利.佩吉抱怨,Google的行動裝置團隊需要拿一百多部手機來測試Google服務。Google在iPhone推出前兩年買下了安卓,希望能在這個混亂而分裂的市場中建立秩序。也就是說,賴利希望圍繞一個統一的平台和一組API來開發一個開源的系統。
我看到傑夫測試一個小小的白色黑莓複製機。雖然他從沒告訴過我他要幹什麼,但我感覺他在做的是一部「Google版的」智慧型手機。他甚至向我展示了一個小小的Google地圖App是如何在手機小得可憐的螢幕上運作的(手機面板的60%依然被一個QWERTY鍵盤占據)。在iPhone推出之後,傑夫的原型手機突然就看起來(說實話)讓人有點難過,它就像是100年前的Google地圖。不出所料,2007年iPhone的推出讓這個計畫胎死腹中。傳言稱,魯賓的安卓團隊2年的開發成果全部報廢。他們被迫再次從頭開始。
為了給所有非安卓系統的行動裝置設備制定策略並帶領它們,賴利聘請一位名叫維克.岡多特拉的前微軟高階主管。作為一名負責軟體開發者關係、為微軟工作了15年的老員工,他是一名聰明、善於表達、精通網頁服務和軟體的高階主管。約翰和Keyhole團隊早前在微軟開發者圈子中推廣EarthViewer時就認識岡多特拉。
當涉及行動裝置版Google地圖時,約翰掌管的事務(地圖)與岡多特拉即將開始掌管的事務(非安卓系統的行動裝置設備)之間有明顯的重疊。但是一個難題很快出現了:誰該掌管行動裝置版Google地圖?這個產品是地圖,那麼是不是應該由漢克掌管?可它是安裝在行動裝置設備上的,那麼不應該由岡多特拉掌管嗎?
在iPhone推出後大約一年,岡多特拉開始掌管Google與蘋果合作的計畫。但是,岡多特拉只在iPhone版Google地圖計畫上待了很短一段時間。當時,與蘋果公司的合約需要續簽,無論原因為何,岡多特拉在談判過程中給蘋果的人留下了負面的印象。
到2007年11月底,兩家公司仍沒有續約。在整個計畫很可能崩盤的情況下,蘋果的軟體主管史考特.福斯特爾和行銷主管菲利普.席勒拜訪了約翰。蘋果不希望岡多特拉再參與這個計畫,否則他們就要自己單做,開發他們自己的地圖應用程式。(這個威脅太天真了:蘋果明顯低估了開發自己的地圖服務需要耗費的精力。)為了強調這一點,福斯特爾和席勒要求約翰親自與史蒂夫.賈伯斯見面。
「如果該死的維克.岡多特拉再踏入這個園區一步,我會親自把他從樓裡趕出去。」賈伯斯在會議一開始時說道,「其實,我都不希望他出現在距離園區一哩的範圍內。還有,合約長度超過一頁的話,我看都不想看。」賈伯斯拋出最後這一個額外的要求。
賈伯斯的大男人主義有點讓人啼笑皆非。但實際上他已經身患絕症──胰腺癌,而且根據約翰的估計,賈伯斯的體重只有約95磅。但是,這個夢想家的激情和夢想是毫無疑問的。岡多特拉離開了這個計畫,雙方也達成協議,而且合約只有2頁(相比之下,我負責的戴爾和Google之間交易的合約是87頁)。
事實證明,這只是Google和蘋果之間眾多爭執中的第一次。隨著Google推出使用安卓系統的手機,賈伯斯指責魯賓和Google竊取了許多iPhone的功能。在一次蘋果開發者關係活動中,他將Google的座右銘「不作惡」形容為「全是胡扯」。蘋果還因安卓設備製造商HTC採用了多點觸控螢幕而起訴了HTC。而Google的CEO艾立克· 史密特則辭去蘋果董事會的職務,理由是這兩家公司有太多互相重疊的業務領域。蘋果最終也推出了自己的(完全失敗的)地圖。誠然,在接下來的數年裡,雙方就智慧型手機市場的歸屬展開激烈的爭奪戰;這場戰鬥至今仍未結束。但是在2007年夏天,這兩家公司曾走在一起,推出了一個出色、神奇、與眾不同的東西,一個完全改變我們找路方式的東西──iPhone版的Google地圖。
 
文章授權:大雁文化 日出出版《Google地圖革命:從Google地圖、地球、街景到「精靈寶可夢GO」的科技傳奇內幕 / Bill Kilday 著 》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