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3.03.02 | 50780次觀看

老闆心腹隻手遮天、利益輸送,被下屬舉報仍屹立不搖... 卻因一事「被離職」

我不是第一個發現他有問題的人,但凡跟他共事過都知道,但無人敢說。當下屬舉發上司,從老闆的視角,總有點「以下犯上」,假如被舉發的主管,恰巧是老闆的愛將,就算證據確鑿,只要老闆認為這不是問題,就沒有問題,關鍵永遠在「老闆怎麼看」。想戳破國王的新衣,你得有丟工作的心理準備,不要抱著「不信公義喚不回」的心態。

文/莎莉夫人的工作生活札記

公司組織裡,有一種人多了,會是災難,那種人的職稱叫 「顧問」。一家公司如果有很多人掛名「顧問」,假使他們只領錢、不管人、事,只要老闆願意養著他們,倒也無妨;最怕遇到很愛管事的「顧問」,時不時地把主管們叫來開會報告,搞得像每周固定的「莒光日」,開會總是沒結論、沒解決問題,開會唯一的目的就是彰顯顧問的地位、滿足官威。

我在越南工作時,集團中有很多「顧問」,其中讓我頭大的是我的督導,阮阿忠。

阿忠是很早期到越南工作的台商,聽他講話你會以為越南總理是他的「麻吉」小弟,在越南沒有他不認識的人、更沒有他搞不定的事,簡單說,阮阿忠就是越南「喬」王。

他透過關係「巴」上了我們集團總裁,還成為總裁的麻吉兄弟。有些人很會投其所好,阿忠立刻成為集團裡最被總裁信任的「顧問」,他知道總裁家人每天吃什麼樣的燕窩、吃哪個牌子的日本米,阿忠不僅貼近總裁的心、還抓住他們全家人的胃。

阿忠進入集團後,要求住在Villa、還要一個專屬的打掃阿姨、煮飯阿姨伺候他、出門有專屬座車及司機,24小時聽候差遣。阿忠要求成立一個助理群,他有六位助理,全是精通中、英、越語的越南年輕女性。

其他顧問及各公司的總經理們得知阿忠的超級豪華待遇,心裡很不是滋味。按照公司職等及相對應的待遇福利,阿忠不該享有這樣的優渥禮遇。「他是我兄弟,花的是我的錢,你們囉嗦什麼?」總裁都這樣說了,大家儘管心裡不爽,也只能吞下去。

阮阿忠遭到其他顧問們的排擠,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看準老闆的媒體夢,自告奮勇請老闆把媒體事業規劃交給他全權負責。「我會從無到有,拚盡全力,幫您把媒體王國建立起來,您只要安心地做媒體大亨就可以了,所有事,我會搞定!」阿忠就是這麼豪邁爽快的「喬」王,聽他擘畫未來,真的會讓人高潮。他太懂得老闆們的敏感帶在哪,怎麼說話才會讓他們爽。這點,讓我景仰佩服。

阿忠以高於市場行情好幾倍的價格,收購兩家越南電視台,都是虧損到面臨倒閉或已經倒閉、根本沒人敢買的東西。阿忠很懂得「立功」跟「避險」,喜孜孜地高調宣布他靠一己之力幫集團成立了媒體事業;接著把買來的東西交給專業總經理負責「起死回生」。

第一任英國總經理做事很「英國」,跟阿忠的風格差太多。阿忠無法控制英國佬,就想辦法讓他自己滾。英國佬還來不及讓電視台起死回生,自己就先慷慨赴義了。

我是被抓交替的繼任者。

獵人頭公司把我的履歷送到集團人資部,面試當天,總裁跟人資長先後面試我。集團出資讓我先去越南了解公司情況,回台後進行第二次面試。去越南前,老闆告訴我,「今天本來有邀請阿忠顧問參與妳的面試,但他說沒空;這次妳去越南會看到他,有什麼想了解的事情都可以問他。阿忠沒有不知道的事!如果阿忠不知道就表示全越南都沒人知道了。」老闆笑笑地這麼說,我從老闆的語氣及表情看得出他對阿忠的信任及兩人的好交情。

阿忠派助理到胡志明新山機場接我,助理說:「顧問今天很忙,原本中午一點半跟妳的會議要延到下午四點,這段時間要麻煩妳等,妳看妳是要先去電視台看看、還是找一家咖啡廳坐坐?」我選擇去電視台看看,畢竟此行的目的是先了解我即將工作的公司,到底有哪些待解決的問題。

我約略感受到自己有點不受歡迎,高敏感的我馬上跟自己說:「別想太多,說不定他是真的很忙。」阿忠助理帶我到了電視台後,就以「工作繁忙、無法陪同」為由先行離開,我一個人在電視台閒晃,越南同仁看到陌生人到公司,紛紛對我行注目禮,我只能傻笑回應。走出電視台,找了附近的咖啡館坐坐,期待下午四點快點到。

阮阿忠長得很體面,是第一眼就會吸引人的那種中年男子。他熱絡地招呼我,開心的模樣彷彿是剛剛兌獎赫然發現自己中了頭彩一般。對於這種一見面就很熱情的人,我的警鈴會響起。他背出我的資經歷,親切告訴我:「Sally,妳已經錄取了,這次來越南只是走過場而已,妳就放輕鬆,該吃吃喝喝就去吃吃喝喝,不要客氣,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的,一通電話我一定在。」

晚上,阿忠顧問召集了他的助理群及核心主管們,在一家頂級日本料理店請我吃飯。酒酣耳熱之際,我發現,這是一個「唯阿忠馬首是瞻」的團隊。不管你掛什麼職稱,只要阿忠疼你,你就成為其他人恭敬巴結的對象。

阿忠團隊的主管中有四位台灣人,其中兩位是阿忠朋友的孩子,還有一位是電信公司的女總經理,剛到越南工作一個月。阿忠朋友的孩子都是她的下屬,但下屬顯然比她紅,在阿忠面前比她吃香。

助理群有個「王后」,她的職稱雖是助理,但其他助理們忙著幫她倒酒夾菜、送毛巾,恭敬伺候著。台籍女總經理像是被遺棄的孤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們的職稱,我會以為女總經理是助理,助理「王后」是總經理。

我有點遲疑要不要接受這份工作。這是一個「國中有國」的公司,在阮阿忠的媒體事業國度裡,他把自己當「王」,自訂規矩。我在想:總裁知道這些嗎?還是他知道並默許?我該看在薪水的份上接受這份工作,自掃門前雪?還是,提出問題疑惑,當烈士?

最後,我選擇了「錢」,莫管他人瓦上霜。


我被安排住在一天租金50萬越南盾(相當六百多塊新台幣)的飯店。阿忠的說法是:「行政主任正在尋找適合的住所,要委屈Sally先住在簡陋一點的地方。」根據集團給我的聘用合約,我可以住一個月1,200美元租金的房子並配有專屬座車及司機;但我上任後,住的是月租金600多塊美金的房子、沒有車也沒司機。上班第一天,阿忠給我一張計程車卡,叫我搭計程車上下班。

兩個月後通知我搬到集團的員工宿舍,是電信公司女總經理之前住的地方,阿忠則安排單身的女總經理去住四房的新公寓。

「我不曉得為什麼安排妳去住我的宿舍房間。那個房間門都破了,會透風、有蚊子進來,我用透明膠帶跟厚紙板把破洞黏起來。員工宿舍非常老舊,隔音很差。按照妳我的職等,不該住員工宿舍。」女總經理為我抱不平,她雖有了豪華新居所,卻成為其他人的箭靶,因為她住的地方太寬敞,租金費用超過總經理職等的額度。

女總經理告訴我,在我還沒來之前,她像流浪狗,無人關心;當我決定接受越南工作後,阿忠立刻給她升等,不僅給她大房子住、還讓她坐休旅車上下班。

我懂阿忠的手法。

人,最禁不起「比較」。一有比較之心,就會生出嫉妒、恨。他大肆禮遇電信公司女總經理,一方面讓她成為其他人嫉妒的對象;另方面讓我感覺處處不如她,只能接收她不要的宿舍,當女人為難女人,兩人鬥爭,不管死哪一個,對阿忠來說,都是收穫。

我搬進了員工宿舍。晚上聽著隔壁男同仁的打呼聲,臨場感太強,彷彿他是我的同居人。

忍了一個月的淺眠,我問阿忠:「什麼時候才能確定我的住所?集團的主業是蓋房、賣房、出租房,怎麼可能沒有給我住的地方?」他說:「大家工作都很忙,實在沒空幫妳找房子。妳要是不想住員工宿舍,就自己想辦法!」

既然要我自己想辦法,我就寫信給人資長及總裁。敘述這三個月的情況及阿忠給我的回覆,我請集團依照聘用合約,立即處理我的住宿及交通問題。

隔天,我搬進集團蓋的新房子裡;一個星期內,我有了專屬座車及司機。阿忠警告我:「越級報告,妳很厲害嘛!以後妳在越南的所有事情通通不要找我,妳直接找老闆就行了。」阮阿忠跟我已經沒有再演戲的必要了。

剛上任,我需要一名翻譯助理,等了近兩個月,阿忠最後指派給我的助理學歷只有國中畢業,是一位只懂中、越語、不懂英文的越南中年婦女阿月。「這是我找了很久才幫妳找到的人,不懂英文但幫妳翻譯中、越語沒問題。」

阿月很開心能坐在辦公室,但她的能力無法勝任電視台總經理助理,她的中文表達我聽不懂時,我們沒有英語可以溝通。阿月做得很吃力,我也很痛苦,想換人,阿忠不同意。

第一次召開電視台董事會,阿月她用越南語翻譯我說的中文時,有些越南董事的臉色很難看,我用英語補充說明,對方的臉色才稍微轉好。整場董事會最後乾脆用英語進行,省去翻譯的麻煩。事後,越南董事們跟阿忠反應,Sally總經理的助理講話沒禮貌,阿忠終於請阿月走人。董事們的抱怨讓阿忠不得不派一位專業的助理給我。有了專業助理後,我省下很多做簡報投影片的時間。

工作一年多,透過公司人事精簡及節目轉型,電視台的虧損已經止住。老闆公開表揚我,這讓阿忠雖持續對我不友善,但也沒辦法拿我怎樣。兩家電視台救起了一家,另一家財務破洞實在太大,阿忠聘用的越南籍總經理花錢如流水,老闆要我代為看管這位越南籍總經理,我越看管越發現這裡面有太多坑。簡單說,我認為阿忠跟這位越南籍總經理有檯面下利益的往來。

監管這家電視台時,阿忠硬要塞一位剛坐完月子的越南助理給我。我希望由我原來的助理幫我即可,無需另聘助理。阿忠很堅持,我覺得奇怪。

當我初來乍到最需要助理時,他遲遲不給我助理,後來給了也不是稱職的人。我離職後才知道,這位剛坐完月子的助理 所生的兒子是阿忠的兒子,阿忠已婚卻把助理的肚子搞大了。他當時堅持派自己的「妾」擔任我的助理,監視我的意圖明顯。

一般老闆不太在意主管的私德,除非跟公司的『錢』有關,通常老闆們不太管主管的感情生活。要扳倒阮阿忠,檢舉他成立助理團根本是在建立自己的後宮,這是傷不到他的;帶助理們吃喝玩樂全報公帳,他對外的說詞是這些花費是跟越南政府單位的公關交際費。

阿忠知道總裁非常信任他,尤其吃他那套「苦肉計」。阿忠會在顧問會議中,當眾拿出藥盒,一顆一顆地吞食各種處方籤藥物。他的臉常在午後變得通紅,「阿忠顧問高血壓飆破200,在辦公室快昏倒了!」助理「王后」的尖叫聲,搭配整個後宮的哭喊聲,像極了皇帝駕崩的場景。有趣的是,到了晚上,哭喪的原班人馬連同被哭喪的人,在KTV歡唱到天明。

常常演,就成功塑造了為工作過勞的形象;阿忠的名言:「為了總裁,叫我死,我都願意!死在辦公桌上,是我的光榮!」你能說出這種台詞嗎?聽到這種話,哪個老闆能不爽到高潮?(延伸閱讀:假日加班、沒空吃飯、滿桌資料...同事的「工作狂」人設演很大?你今天的職場人設是什麼?


病入膏肓的電視台,奄奄一息。越南籍總經理在某個午後,以「最急件」的方式,要我在十分鐘內,簽核一筆十億越南盾的配音費用,我要求看合約,越南籍總經理拿不出來,我拒絕在文件上批核簽名,她當場打電話給阿忠,阿忠直接命令我:「這筆花費是我之前同意的,妳只要簽名就可以了。有事,我扛!」

我拒絕簽名,當下我寫郵件給老闆。老闆後來派了精通財務及法務的人一一稽查電視台的帳本及各式文件,最後,關閉這家電視台。加速了阿忠跟我的決裂。

關閉電視台後,阮阿忠元氣大傷,他幫總裁建立的媒體王國夢,破了一個,只剩下另一個小電視台。阿忠畢竟不是普通人,很快的,他又規劃出嶄新、充滿活力的未來。

「我們要跟韓國SBS電視台合作,把越南、台灣、中國湖南衛視及韓國串連在一起,以我們集團為中心,成為亞洲影視新基地!」聽到阿忠的宣言,助理們各個眼中泛淚,激動不已,連我都快哭了。

我哭,不是被阿忠的前瞻計畫振奮感動;我哭,是因為每次他在規劃未來(做白日夢)的時候,負責執行及收拾殘局的都是我。

阿忠記取教訓,知道我已經不可信任,於是指派他的心腹、就是他朋友的兒子 — 行政主任,擔任我的副手。我多次婉拒,阿忠乾脆直接跟老闆報告:「Sally做得很好也很辛苦,就讓行政主任擔任Sally的副手,幫她處理庶務。」這樣的請求很快獲得老闆同意。

第一次去韓國談合作時,阿忠堅持帶行政主任同行,助理「王后」幫我們三人訂機票及飯店。一上機,阿忠坐商務艙、行政主任坐菁英艙、我是經濟艙;到了韓國,他倆各住一個房間,房型都比我大。

六天五夜,要拜訪韓國SBS電視台、北京新媒體及湖南衛視。阿忠不忍行政主任太勞累,只讓他跟韓國的行程;而我必須跟阿忠完成所有拜會。老闆看到如此鞠躬盡瘁的行程安排,感動不已。其他顧問們被訓誡:「你們看看阿忠是怎麼為集團前途拚命的?這根本就是鐵人行程!大家學著點,要向阿忠看齊!」

要成功,拚是必要的;但無頭蒼蠅式的拚,注定徒勞!「揾醬油」就走的拜會行程,比行政首長勘災、做做樣子還沒誠意。這趟行程是阿忠完美示範什麼叫「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另外,他的目的是想累死我,想讓我知難而退。

合作不是濟弱扶貧,談合作講的是「強強聯手」,韓國SBS電視台幹嘛要跟比它弱的人合作?當資源無法互惠,而弱的一方還想主導全局,這場拜會就是失敗告終。

阮阿忠在韓國跌倒、立志在中國爬起來。

到了湖南衛視,他保證絕對能幫湖南衛視打進越南市場,「越南?大概就是咱四川這麼大的市場唄!咱的節目光靠冠名贊助,就好幾個億了!越南網路可以看到芒果頻道,我們已經打進越南市場了。」

「灰頭土臉」都不足以形容阿忠的面部表情。人的心遭受重大打擊,健康會受影響。

阿忠在湖南回北京的機上突發高燒、血壓飆高。下機後,託我到藥局買藥。看到他身心受創的模樣,我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到藥局買了同仁堂蓮花清瘟膠囊給他。回到越南後發生的事情讓我很後悔,當時應該買「毒鼠強」(三步倒)才對。

在北京機場候機、也是阿忠身體最衰弱的時候,我問:「顧問,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我可以知道原因嗎?」阿忠像是被雷劈到般的面露驚訝說:「妳怎麼突然這樣問?」他一手接過我遞上的溫熱水,一邊吃著我買給他的藥。這麼溫馨的場合,不來點「真心話大冒險」,太可惜。

「我不是不喜歡妳,而是妳來的真不是時候。妳的位置我本來屬意由行政主任升任,但老闆有別的想法,他把妳塞給我,我能說什麼?」我問阿忠:「共事這段期間,您認為我做的怎樣?」阿忠病懨懨地回:「妳是做得不錯,但妳破壞了我的布局。」

回越南後,阿忠跟老闆報告「韓國非常有意願跟我們合作,湖南衛視也搶著跟我們合作!」總裁龍心大悅,不僅準備好興建媒體基地的大片土地與資金,還要擴大媒體事業規模及人力。

為了因應「亞洲影視新基地」的成立,阿忠說:「Sally太忙,希望由行政主任擔任聯繫韓國的窗口。」總裁授權給阿忠讓他安排人力。我接著收到通知,以後我的工作由行政主任全面監管,原本擔任我「副手」的人,頓時,成為我的直屬上司。

行政主任立刻到我辦公室,以「長官蒞臨指導」之姿,命令我向他報告工作進度。刁民如我,反問他:「有集團發布的人事令嗎?阿忠說你是媒體事業副執行長,你就是副執行長了嗎?等我看到集團人事令確定你是副執行長後,我會向你報告。」

當下,我寫了請辭郵件給總裁。再次的越級報告,理由無它。誰負責面試、聘僱我,誰付我薪水,我就向誰請辭。我只看公司組織圖的「實線」關係,我的位階是直接向總裁負責。阿忠顧問在組織圖上、跟我的位階關係是「虛線」,他有權督導我,但我負責的對象(實線)直接連到總裁。

提醒各位上班族,進入公司後,一定要仔細看公司的組織圖。我們所在的「小方格」在哪裡,小方格對應的「實線」是我們要在意的人。其他「虛線」關係,留意即可,不必花太多時間經營。(延伸閱讀:想向上管理,先看懂公司組織圖!找出「爹娘」及「爺奶」是關鍵

我的辭呈附上一封信,重點只有兩個。一、我無法繼續與阿忠顧問共事,因為他太會說謊了。韓國與中國沒有意願跟我們合作,我有會議記錄及拜會人士的名片可以佐證,但阿忠顧問命令我不得將拜會的會議記錄寄給總裁;二、我不接受行政主任成為我的上司,因為他的能力太差了。


阮阿忠能在老闆眼前長紅的原因是:他知道老闆心裡最想要的是什麼。老闆一直想跟韓國影劇圈合作,擴大媒體產業規模,阿忠抓住老闆心思,當其他顧問們認為「不可能」達成合作、不願扛起責任時,阿忠自告奮勇及表現出來的義無反顧,都讓老闆覺得「朕,不孤獨」、非常之窩心。

當其他顧問不斷潑老闆冷水,告訴老闆:「媒體是夕陽產業,我們只要顧好本業,好好蓋房、賣房,錢就賺不完了」時,只有阿忠滿足老闆的夢想,投其所好,不斷給他帶來好消息及新希望。阮阿忠在集團六年的時間,迅速竄升成為老闆最疼愛、最信任的顧問,因為阿忠是老闆的「知己」,只有他支持老闆的媒體夢。

阿忠根本不懂媒體也沒做過媒體工作,但他知道自己的長處:「超會」也「只會」唬爛;也明白自己的缺點:沒有營運管理能力。他只負責商業談判,跟對方談到一個階段後,就把責任丟給專業經理人,也就是「苦主」如我。當苦主發現這場交易有蹊蹺,提出質疑,他就和稀泥;當交易因此受阻或宣告失敗,責任是苦主的能力不足,與他無關。反之,當交易成功,他居首功,因為這場交易是他牽線的。至於交易完成後才發現問題,也與他無關,那是專業經理人要處理的事情。

阿忠的顧問職,說穿了,就是享有極大權力又完全不必負責的「爽缺」;而與他共事的專業經理人就是超級的「屎缺」。老闆對阿忠的寵信到何種地步,凡長眼的都看得見,你敢告狀說阿忠的不是,就必須證據確鑿並且賭上自己的去留。

我相信我不是第一個發現阿忠有問題的人,但凡跟他共事過的主管們都知道他有問題,但無人敢說,說了,就是自己滾。他吃喝玩樂一律報公帳,以他的薪資在集團工作六年買了幾十套越南房產,在台北也有兩間房,真的不太合理。

我寄出辭呈的那一刻,做好離職準備。我不確定老闆會站在哪一邊,但這次戰車已經開出去,我提出證據證明「亞洲影視基地」根本就是假的,「媒體王國夢」就是一場夢。

戳破國王的新衣,通常有兩種下場:

一、活著。這端看國王願不願意面對現實、甚至,承認自己犯蠢造成錯誤。

二、滾蛋。國王死要面子 或 堅定相信他的寵臣,因為寵臣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

戰車開出去,能不能一舉輾壓對方,除了證據夠不夠充分外,你得有失去工作的心理準備。不要抱著「不信公義喚不回」的心態,因為「邪不勝正」未必存在於現實世界中。

這個「局」的重點,不是誰對、誰錯,誰正義、誰邪惡,而是老闆怎麼看、老闆願意相信誰。


我活著、阿忠顧問滾蛋了。

我的辭職信並沒有撼動阿忠的職位。老闆找我面談,希望我留在原崗位工作;至於阿忠,他說,他會想辦法讓阿忠不再插手媒體事業。阿忠進入留校察看期。老闆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才做出決定讓阿忠滾。而最終壓垮阿忠,讓老闆痛下決定割斷兄弟情的是另一件事。

看到這裡,別急著批評老闆腦子有問題。阿忠到集團工作六年,但跟老闆相識近二十年。當年老闆父親驟逝時,是阿忠陪在老闆身邊,給予友情支持並協助處理後事。面對這樣的鐵桿兄弟,就算他貪汙,這對有雄厚家產的老闆而言,真的是「小錢」、小事。真正撼動他倆情誼的事,是阿忠犯了大錯,打到老闆痛處。

根據消息來源指出,老闆的父親把在越南蓋的第一棟飯店式公寓,租給一位日本商人好友,就在老闆父親及日本商人好友相繼過世後,日本友人的子孫把這棟樓據為己有,老闆在越南打官司希望拿回父親的心血。日本人買通法官,第一審判決日本人贏。

越南收賄不是新聞,消息來源指出,為了打贏官司,老闆花了很多精(金)、氣、神,耗了多年時間,終於拿回那棟飯店式公寓。

律師團納悶著,為何法庭攻防時,日本人充份掌握我方情資?這個答案在老闆替某位越南政府高層慶生時,官員直言,如果不是「某人」做日本人的奸細,這場官司早就安全落幕、不會搞那麼久。

阮阿忠進入集團工作前,是日本企業駐越南的業務經理。

這,打到老闆最在意的點。他努力討回家產,而扯後腿、背叛出賣他的,竟是他信任的兄弟。

阿忠「被離職」後,多次請見老闆都被老闆拒絕。就在他離職生效日的前一天,他突然闖進我的辦公室,反鎖門,跳針式地反覆詛咒我及我家人「不得好死、不得善終」,聽到他一邊暴怒狂吼,一邊狂捶打我的桌子,我腦中閃過幾個問題,包括:他如果出手打我,我該怎麼辦?他把門鎖住又站在我前方,我該怎麼逃跑求救?現在門被鎖住,我辦公室隔音不錯,同仁們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他們會來救我嗎?

就在我想著這些問題時,我的助理把門打開了。幸虧助理機靈,她注意到阿忠顧問面色難看地進了我辦公室又隱約聽到咆哮聲,她以送文件的理由,開門進我辦公室,為我解圍。


阿忠後來創業,到處替人引薦「有力人士」賺仲介費。助理「王后」投奔他,繼續當他的助理;為他生了兒子的助理在去年扶正,正式成為阮太太。

我的越南工作,不是電視劇,結局也許沒有大快人心,但這就是現實生活。我從沒寄望「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因為現實生活裡,有時會看見「好人不長命」。與其盼望壞人有「報應」,不如好好經營自己,讓自己早點有能力 脫離惡人的勢力範圍。

所有的苦難 或者說 遇到倒楣的人事物,一開始心裡不舒服是必然的,但請相信,只要你沒被打敗,凡殺不死你的,必使你更強大。

職場如果遇到莫名被討厭的情況,不必急於檢討自己。有些「被討厭」真的不是你的錯,而是你在不知不覺中,卡了別人的位子、擋了別人的利益。

如果你在職場最大的痛苦來源就是你的主管,不要以為用「私德敗壞」就能讓他滾蛋。要讓老闆處理他的手下愛將,就必須往老闆心裡最痛處戳下去。老闆最痛恨什麼?或者說,什麼能讓老闆痛?抓住這個痛點,才能讓老闆有感、他才會處理主管的問題。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