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4.03.28 | 2071次觀看

一頓飯的成功法則:有攤必到是丑角,但越是敵人越要一起吃飯|觀點

儘管商務飯局大家都不喜歡,然而這個世界永遠因人成事,有時合作商機就是從飯桌上開始。不過,飯局要慎選,最好是重要的場合再曝光,避免被當成有攤必到、愛出風頭的丑角。職場專家特別叮嚀:交際的最高境界,不僅是結交人脈,也是化解醞釀中的敵意,越是「敵人」越要與他吃飯。

文/鄭建斌

如果說聚會可以加強聯繫,增進朋友之間的感情,相信大多數人都沒有異議;如果越是「敵人」越要與他吃飯,可能有些人就不理解了,真的有必要收起敵視,換上笑臉,和路人甚至敵人坐在同張餐桌上?普通人也許不喜歡這樣做,只有智者才明白其中的奧妙。

西晉時期的杜預,文有文才、武有武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在當時知識領域和社會生活各方面都有傑出的貢獻。結束漢末三國近百年分裂局面的伐吳之戰,便是在他的建議和指揮之下進行的,他所撰寫的《春秋左氏經傳集解》,亦是中國早期研究《左傳》的最重要著作。由於他精通多方面的學問,好像武器庫一樣,當時的人稱他為「杜武庫」,讚他無所不知、無所不能,連晉武帝司馬炎對他也格外器重。

這樣的傑出人才擔任荊州刺史時,卻經常饋贈各種禮品給京師洛陽的一些權貴,還常找機會與他們一起飲宴,席間談笑風生,彷彿多年好友。有人不解,覺得他無求於這些人,為什麼還要這樣,他回答:「我自然沒什麼有求於他們的,我只怕他們會加害於我。」

由於杜預了解封建官場的百態,預防在前,那些權貴倒也沒有誣陷過他,他才得以平安度過一生。維護關係是為了借力,也是為了避禍,後者甚至比前者更為要緊。

胡鈞不到30歲就已經是部門經理,而且很有前途。每當各部門經理開會的時候,一屋子全是中老年人,年輕的胡鈞越發顯得有朝氣。

老闆十分欣賞他,十分重視他的意見和建議。可是他對老闆倒不那麼殷勤,反而對老闆的得力助手──分管人事的副總卻出乎意料的親近。逢年過節必登門拜訪,且總要送一些家鄉特產。在公司活動中,他也堅決站在副總旁,該斟茶就斟茶、能擋酒就擋酒。

大家覺得很奇怪,老闆明明是難得有魄力、知人善任的人,而那副總是個本事不大、心眼不少的人,為什麼不斷的討好他呢?只有當著女朋友的面,他才道出了原委:「老闆是個正人君子,不用顧及關係,只要你好好做,他對你就滿意了。那副總則不然,這種人雖然沒多少本事,但心眼都用在為人處事上,他不一定能給你什麼好處,但如果在背後給你搞破壞,也吃不消呀。我之所以和他那麼好,就是希望他不要在背後動手腳,那就謝天謝地了。」當然,分管人事的副總對胡鈞也很好,他經常向胡鈞分享一些小道消息,兩人處得還真不錯。

許多不善於處理人際關係的人,總是喜歡和自己交情好的人在一起,春風滿面,既舒服又自然;一旦遇到和自己立場相對、觀念相背的人立刻就會換上冷淡的臉。其實這並不利於人際交往,不但會影響長遠關係,遇到緊急事情時也拿不出適合的解決方法。

有時候,越是站在敵對立場時,就越應當熱情親切,人際關係大師卡內基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告訴我們這個道理:

我住的房子租金太高,要求房東降低一點,但遭到拒絕。我知道房東是個極為固執的人,就寫了一封信說,等房子合約期滿後就不續住了,但實際上我並不想搬家,假如房租能減低一點我就繼續租下去。但減租恐怕很困難,別的住戶也曾經交涉過都沒成功。

結果,房東接到我的信後,便帶著契約來找我,我在家親切招待他。一開始我並沒有說房租太貴,反而先說如何喜歡他的房子,請相信我,我確實是「真誠的讚美」。對於他管理這些房產的本領,我表示深感佩服,還說真想再續住一年,只可惜負擔不起房租。

他好像從來沒聽過房客這樣說話,他簡直不知道該怎樣回答。隨後,他對我講了他的難處,以前有位房客寫過一封信,有些話簡直是在侮辱他,還有一位房客恐嚇他說,假如他不能阻止樓上的房客半夜打鼾,就要把契約撕碎。他對我說:「有一位像你這樣的房客,我心裡是多麼舒服。」我還來不及開口,他就替我減掉一點房租。我想再減多一點,於是說出能負擔的數字來,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臨走前,房東又轉身問我房子有沒有需要裝修的地方,假如我也用其他房客的方法要求他減租,肯定也會像別人一樣失敗。我之所以勝利,全靠這種友好、同情、讚賞的方法。 一位身經百戰的將軍曾說過:「如果你是握著拳頭來解決問題的,那麼來吧,看我們誰的拳頭更硬;如果你是端著酒杯來解決問題的,那麼,讓我們坐下來,尋求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的方案。」交際的最高境界,不僅是結交海量的朋友,也是化解正在醞釀中的敵意。

節錄自:大是文化《一頓飯的成功法則/鄭建斌 著 》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