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1.01.28

觀看數 | 2438次觀看

職場入境隨俗?不,我選擇扭轉「畫大餅」的企業文化|觀點

每個人開會講得天花亂墜,一旦要落地執行,根本不到三分。面對「人人畫大餅」虛假膨脹的職場文化,初來乍到的我是要同流合汙,或是不合流?我選擇後者。

每次開會,都像在看央視直播春晚

我發現北京職場中,從上到下,多數人口條清晰、思想敏捷靈活。在對話或口舌爭鋒上,似乎從沒讓自己占下風,無論是思辨或反唇相譏。我以為這就是所謂的狼性,激發了每個人的求生本能,能言善道都是天賦。

身為臺灣人的我,常感覺對話思慮跟不上他們的節奏,相形之外,竟有些詞拙,竟感覺遠不如人。於是,每回在開方案會議時,人人能言善道,渾身表演細胞,氣勢凌人。每次開會,都像在看央視春晚直播。

而這些都是當年在臺灣工作時,所見不到的格局與氣勢。我原本已做好準備,打算遇強則強,再次磨礪自己職能了。看到真相浮出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且接觸越多,詭異現象益發明顯。

原來,方案講得天花亂墜,一旦要落地執行,講了滿滿十分,可能真正能落實的部分,有時根本不到三分。他只是擅長畫大餅,毫無策略性思維,根本不知從哪下手。

原來,這又是某種普遍性的職場文化,現場氣勢不能輸人,無論如何,牛皮先吹了再說,越大越好。至於要怎麼善後?之後再說吧,反正大家都一樣,人人都在吹牛皮,誰有空理誰,誰又想拆穿誰?這種狼性,本質上竟是虛張聲勢。儘管這可能是大環境營造的某種原罪,但想改變的人,終究能有所改變。

面對如此虛假膨脹的職場文化,要被同化,還是成為異端?此刻對我而言,來到了一種關鍵性選擇。是要同流合汙,或是不合流?後來,我決定選擇後者。

沒錯,我就是來扭轉你們企業文化的

之後,當聽取完這些大鳴大放的方案,來到私下檢討方案的時候,我總是一貫敞開、懇切地與所有人說:「想法與概念,其實都很好,現在,我們嘗試剝除形容與贅言,以落地且做得到為目標,一起努力思考,怎麼讓它如實呈現。」

語畢,他們原本混濁熱燥的瞳孔,忽然都像是清醒似的,全都澄澈冷靜下來了;也像是一滴化學試劑,滴進一潭黑色汙水中,忽然,水質變得異常澄澈,似乎從沒人對他們說過如此誠實的話似的。

過程中,我不帶嘲諷、不帶輕視、毫無藏私,不多說,只陪著他們踏實做事。努力一段時日後,所有提交上來的策畫方案,越見清晰與條理,雖然他們在某些不重要的篇幅,仍忍不住想多吹牛兩句,但比起昔日,已相對顯著地踏實許多。

隨著協助提升工作品質的同時,也逐漸讓人明白了我的做事方式:敞開、餘裕,更多的是踏實。雖稱不上完全扭轉企業文化,但終究是帶來了正向改變,不違背自己信念,對他人也無所辜負,真正地,做到了理想中的自己。

一段時日後,在某個私下喝酒的場合,我曾被某位當地主管如此評論過:「力中啊,骨子裡傲得很,工作能力好得沒話說。但是啊,看不上眼的人,一句話都不會多說。」我友善地笑著,算是默認,沒太多反駁,也沒在意是褒是貶。

一年多後,集團組織架構異動,我從原本龐大事業群中的一個次級單位,直接調任至總管理處,擔負更大範圍的指導權責,在組織中的角色,越來越深刻與洗練,存在感十足。唯一不變的,我依舊如常,低調行事。

最後,無論面對再龐大的滔滔不絕,我總是不慌不忙,只用我的臺灣腔,就用我的方式,就事論事,就說我想說的話,繼續成為組織裡,最鮮明而踏實的異端。


|孤獨力初級修煉|

  • 第一步: 面對職場的相對不理性,於情於理,合流絕非最佳上策。成為異端,有時候是一種出路。然而要成為異端,先要理解組織中所缺乏的價值缺口,進一步補位,並持續鋪墊與深化,毫無躁進,低調進行。
  • 第二步: 無須為了成為異端而成為異端,要先明白異端這個設定,對於自身與組織的意義價值為何。劍走偏鋒,方能成就武林絕學。
  • 第三步: 不將文化差異作為自我設限的第一步,而是視為自我成長的機會與觸媒。而面對任何已存在的職場文化現狀,與其抵制它,更好的方法是「理解它、擁抱它、改變它」,最終讓它變得更好,最後,達成共好。

節錄自:方舟文化《孤獨力:讓學習與思考更有威力 / 張力中 著 》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