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2.06.10

觀看數 | 5186次觀看

世界首富竟沒房沒車,工作才是最愛!馬斯克究竟為人類未來畫了什麼藍圖?

你可能很驚訝,馬斯克身價千億美元卻和大部分上班族一樣是租屋族,身為特斯拉老闆自己卻沒車,唯一奢侈品私人飛機是他的省時代步工具,只為了挪出更多時間去工作。沒車沒房、沒遊艇、不度假的馬斯克一舉一動都受到全球關注,在世界首富名號背後的他,是如何面對大眾對他的檢視,以及除了買推特之外未來還有什麼計劃?

文/張詠晴 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

世界首富馬斯克再添新身分:出價買推特的人。總是用工作把自己逼向理智邊緣,他似乎不認為推特會分走太多精力,誓言2022年特斯拉就可完全自動駕駛,不需人為介入。

深知外界總是拿著核對清單,一一檢視他的諾言實現多少,馬斯克承認自駕車技術發出的虛假曙光,總是讓他覺得自己很蠢,但也強調特斯拉已掌握解方。

身價單日幾十億美元上下,馬斯克不以為意,他在接受非營利組織TED策展人安德森(Chris Anderson)訪問時,說出了真正讓他難以入眠的事。以下為訪談精華摘要:

關於未來,有許多關於各式問題的討論。很多人態度悲觀,但我們真的應該帶著盼望醒來。人生不該僅限於處理一個又一個悲慘的問題。

我不是抱持末日心態的那種人,很意外吧。我們正朝著對的方向邁進,帶著邁向永續能源經濟的急迫感,一定可以安然度過。一味地擔心,最糟狀況恐怕會變成自證預言。

邁向永續能源的未來有三個元素。第一是可持續的能源生產,主要是風力與太陽能,還有水力與地熱。我其實是支持核能的,但主力還是太陽能和風力發電。

第二則是儲存太陽能與風力發電的電池,所以蓄電池組很關鍵。然後是電動運輸,像是電動車、電動飛機和船。現階段真的不可能製造電力發動的火箭,火箭使用的推進器則可以用永續能源。在太陽能、風力發電、蓄電池組和電動交通工具就位後,我們會實現永續能源經濟。

當前阻礙進步的主要因素在於電池的生產。再者,鋰離子電池供應鏈裡最慢的環節,包含挖礦、原料精煉,到最終製成電池並組裝成電池組,也都是邁向永續道路上的限制因素。

特斯拉在德國柏林近郊的「超級工廠」目標在幾年內實現年產超過100 GWh(百萬瓩時)的電池。但請不要把我釘在我丟出的目標上,這是約略估計,希望促成對話。但我猜5年後,會有個渾蛋寫篇文章說,「馬斯克說會發生的事並沒有發生,他是個騙子和蠢蛋。」

5年前,我說,「就在今年,我相信我們會有一台車,可以在毫無人為介入下,從洛杉磯開到紐約,」不好意思,讓你吃驚了,我不會每次都是對的。

自駕車技術突破的分水嶺時刻

為什麼全自動駕駛車特別難以預測?因為自駕車技術太容易出現假曙光,當你以為找到對的解方,最後卻又撞到技術天花板。

如果要畫出自駕車技術的進步圖,會長得像對數曲線(log curve),一開始筆直上升,後來變得平緩,你的收益開始減少。過程中,你不斷發現自己有多蠢。漸漸地,你意識到,要解決全自動駕駛車的問題,你要處理的是真實世界的人工智慧侷限。

我們的道路網絡是為生物神經網路、人類大腦、視覺和人眼而設計的。要它與電腦合作,你基本上需要處理真實世界人工智慧和視覺問題。簡單來說,自駕車需要鏡頭和矽神經網絡,才能在原先為人眼和生物神經網路設計的道路系統暢行。

雖然接下來的話,很可能又成為臭名昭彰的遺言,但我的確有信心2022年我們就會解決這個問題,自駕車的事故率,將會低於一般駕駛的肇事率。我還是想說,就是今年。雖然也許明年我們又會再喊話一次,但我還是要說,我相信是今年。

問我哪來的自信,我會說,一開始我們嘗試用個別影像做到影像辨識,但是很難從單一影像截圖判定發生什麼事,若是從幾秒鐘的影像來判斷,便一清二楚。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讓8台攝影機連結、同步,因此,我們得到的是環景影像。接著,很重要的一環是加入時間軸。觀察環景影像、為這些影像貼標籤。我們必須要自己寫標籤工具,寫出自動貼標的軟體,以加強人工貼標效率。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對於未來,我總是樂觀預測

對公司內部,我總想設定最積極的時間表。對於時程的規劃,超前達成的情況非常罕見。媒體總是喜歡報導我們的錯誤預測,對於對的預測就帶過不談。我在職業生涯中從事很多不同行業,列出我所有的錯,我聽起來就是地表上最糟糕的人。但其實,把我的是與非並列來看,會有意義得多。

從本質上來說,做一件事的時間愈長,合計犯下的錯會愈多。把這些錯加總,就會顯得我是糟糕的預測者。但從特斯拉的成長來說,我說我們可以做到五成市佔率,事實上我們做到了八成。

我不知道我的預測戰績如何,但我總是樂觀多於悲觀。有些事也許比較晚實現,但也確實成真了。面對一些激進的技術預測,重點不該是實際發生時間晚了幾年,而是它真的發生了。

我們將迎接富足世界,所有產品和服務都會找到需要的人。在未來的富足世界中,如果真要說件擔心的事,將是通用人工智慧或數位超級智慧,與人類的集體意志脫鉤,並基於某種原因,朝著我們不喜歡的方向發展。

我的腦機對接技術公司Neuralink某種程度上,就是試圖兜攏人類集體智慧與數位超級智慧。

Neuralink設備有點像蘋果手錶,但有著細小到難以發覺的線,被植入時,不會損害大腦。我們已經向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提出申請,2022年準備進行首次人體植入手術。

但這還處於早期階段,還需要很多年,才能讓我們擁有一個接近高頻寬的神經介面,允許人機共生。在實現這之前的許多年,或許長達十年,我們將只是在解決各類腦損傷問題,包括重度憂鬱、病態性肥胖症、睡眠問題、潛在的思覺失調症,以及恢復高齡者的記憶力。

睡朋友家的世界首富

《Forbes》和許多人給我世界首富的名號,但財富不是主權,我想說的是,擁有主權的一國之君或是國王理當比我富有。

很多人會說,我一天都是幾十億美元上下,老實說我不以為意,真正會讓我難以入眠的是,我每投入1小時,甚至只是幾分鐘認真思考特斯拉和SpaceX的未來,都會有巨大的影響。

所以,我盡可能投入,逼近理智的邊緣。也就是說,高品質思考的每一分鐘,都會對特斯拉產生百萬美元的影響。這樣算下來是很瘋狂的。

很多人仇視億萬富豪,對於一個人的財富竟然抵過全球最低收入的10億人,讓他們相當反感。但這樣的思考,有明顯的缺陷。

如果我的個人花費是數10億美元,這當然大有問題,但事實並非如此。我現在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而是到朋友的家輪流睡。我沒有遊艇,我不度假,但確實有私人飛機,這是為了挪出更多時間去工作。

如果慈善事業是出於對人類的愛,特斯拉、SpaceX、Neuralink和隧道建設公司The Boring Company都是慈善事業。

特斯拉加速邁向永續能源;SpaceX致力於讓人類成為「一個多星球物種」,確保人類存續;Neuralink試圖解決腦損傷和人工智慧風險;The Boring Company試圖解決被許多人視為人間地獄的交通問題。

我是真的想要確保人類有美好未來,並且走在一條理解宇宙本質的道路上。我被好奇心所驅使,這比什麼都關鍵。我只是渴望思考未來,不想悲觀。

如果你想要讓未來變得美好,就去做會讓它變好的事。採取行動,使它變得美好,努力會成真。

(原文標題:不睡覺工作到極限 馬斯克:每天幾十億美元上下,比不上思考特斯拉1分鐘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