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的故事 莊益增

流浪生死之間 尋找人生意義
莊益增飾演《大佛普拉斯》夜班警衛菜脯,《大佛普拉斯》拿下2017金馬獎5大獎項。他也是《無米樂》紀錄片的導演,該片拿下2005年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更讓台南菁寮老街爆紅。

<更多精彩故事>

最壞的打算,最好的祝福

「歹勢!我可能不會按你的講,因為我是一個反高潮的人。我讀台大哲學系,不上不下的,一直想找出人生的意義,讀經文、看墳墓、拍廢墟,還是找不到。很困擾,也會妥協,也許年輕時的那個莊益增會在黑暗處嘲笑我,但這困擾讓我活下去、向前走,希望更趨近那個抽象的世界。」

反高潮1:鎂光燈下壓抑,難掩憤世嫉俗

莊益增在《大佛普拉斯》飾演夜班警衛菜脯。台北媒體特映會,他和陳竹昇在西門町,騎著粉紅色autobike,不戴安全帽,招搖過市。他知道,商業手段對影片入市有其必要,對於已經減量的媒體專訪,他配合,但壓抑。真實的莊益增,憤世嫉俗、尖銳峰利,當年導《無米樂》紀錄片,台南菁寮老街爆紅,但老農凋零問題沒解決,政府預算重複發錢,現在全台灣農村變成一模一樣,很不爽!

反高潮2: 榮躍是煙火,只有15秒
《大佛普拉斯》拿下2017金馬獎5大獎項,《無米樂》紀錄片拿下2005年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但莊益增視榮躍為煙火,只有15秒的壽命,比美國藝術家安迪・沃荷名言「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還要短暫。

形式,不在乎!台大哲學系、師大英語系雙學位,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1999年起投入紀錄片工作,常年草根蹲點,身形瘦弱、微駝著背,雙色眼鏡、小平頭、小鬍子,皺巴巴的襯衫、T恤、牛仔褲,即便看過《大佛普拉斯》或《無米樂》的觀眾,也未必能馬上認出他。

反高潮3:喝酒當喝水,但說戒就戒

莊益增,嗜酒如命,把酒當水喝,大學天天喝,自撞電線桿,大學同窗─文化部長鄭麗君常騎著摩托車幫他付酒錢;拍攝104【掌聲】時,隨手三瓶海尼根;演《大佛普拉斯》,是片場唯一例外可以喝酒的人。「飲酒過量,有害健康」,他常年喝,身體小有警訊,也能說戒就戒。戒酒的另個收獲,靈感大爆發。

反高潮4:流浪生死,探究虛無

多數人懼怕死亡,莊益增卻探究死亡,找不到答案,人生虛無如行屍走肉。談這些,他習慣地轉動黑色佛珠,定心定性。人稱他莊導,也稱他莊子,他的FB和妻子(紀錄片導演顏蘭權)聯名「莊子蘭權」,近年專注三大主題:流浪生死、家的妄想、誰在普渡誰。

流浪生死

但願自己像樹葉一樣

安靜死去…

-高雄 燕巢

反高潮5:暗黑中的一絲溫柔

2017年1月28日 兩顆水煮鴨蛋 ! 

屏東里港

荖濃溪畔的土庫村

四十年前 是一個極為貧窮 荒蕪的鄉下

當年不為小孩過生日 也沒有所謂的生日蛋糕…

但每年大年初一早上 我都有兩顆水煮鴨蛋

作為我的生日禮物…

我老母幾乎不識字

在父權的農業社會

她的身份是大家無法想像的卑微

雖然 她的家族是很有錢的菸農…

我老母 一輩子最感驕傲的一件事

可以誇口的唯一一件事

就是在大年初一 生下我

畢竟 四百年來 我們庄裡 沒有一個女人

可以在大年初一 生下一個健康的男嬰啊!

我的生日願望 :

1. 今年可以背完 厚厚一本妙法蓮華經

2. 夫人蘭權 少病少痛

3. 我的酒友 身體康泰 我們的酒攤 長長久久…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