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日期 |2020.05.07

文字 | 104人力銀行

觀看數 | 19712次觀看

他用對工作方法,身兼四職還有空攝影畫畫,不讓生命窮到只剩工作

精選文章

日期 |2020.05.07

文字 | 104人力銀行

觀看數 | 19712次觀看

文章節錄《退休練習曲 / 江育誠 著》經今周刊授權轉載

我一直鼓勵大家退休要提早做準備,最常遇到的一個反應就是沒時間,大部分上班族因為工作與家庭兩頭燒,對於興趣的經營常常心有餘而力不足。許多人很好奇,我怎麼會有多餘時間又畫畫又修鐘,還有時間幫昆蟲攝影。
退休前,我曾經同時身兼四份工作,嘉裕西服總經理、臺文針織副總、吳舜文新聞獎助基金會祕書長以及裕隆籃球隊協理,這種身兼多職的情形長達數十年。
其中,裕隆職業籃球隊的領隊工作甚至讓我幾乎周休零日,因為每個周末我都要帶隊到各縣市參加比賽。另外,我還有紡織公會理事等三個頭銜,加起來總共七份工作,我希望藉此鼓勵讀者,如果我做得到,相信大家也可以。
為了兼顧工作與熱愛的興趣,讓我更重視效率與方法
以開會為例,這可說是每位上班族的日常,記得我擔任總經理室主任時,每次開經營會議的各部門報告,都得由總經理室統整後印出來,每一個部門送來的報告都是厚厚一本,至少四十頁起跳,大家都以為報告越厚代表工作越認真,有更多在老闆面前表現的機會,卻沒考慮到效率問題,因此會議常常開到三更半夜,甚至得挑燈夜戰。
 

簡報要控制在一張A4紙內

我的觀念卻是只要超過二十分鐘以上的會議,就是沒效率,另一個討厭冗長會議的人,就是我的前老闆嚴凱泰先生,他比我更痛恨沒效率這件事,任何報告只要三句話都還沒講到重點,他就會開始不耐煩。
當時我是裕隆最年輕的經理人,不到四十歲,天不怕地不怕的我,立刻請祕書發一份公文:「即日起,各部門的會議報告一律只印前二頁,資料若有疏漏,請自行負責。」
可想而知引來不少「你算老幾啊?」的反彈聲音,我依舊強硬堅持立場:「一份簡報如果連一張A4紙都無法表達,那也不值得報告了。」從此以後,四十頁的報告就此絕跡,終結馬拉松式的冗長會議。
每次開會時,前十分鐘我就可以知道整場會議的結論會是如何,同事常覺得奇怪:「怎麼有辦法那麼快就知道結論?」
我的祕訣就是永遠只抓重點,要快速抓到重點,則必須有強大的邏輯歸納能力。我的邏輯歸納能力並非與生俱來,記得當兵時有一位同僚罵我說:「你邏輯很差。」那時候我還是個呆頭呆腦的高中生,連「邏輯」二字都不知道,但現在的我卻完全是靠邏輯而活。
我的邏輯能力突然開竅,是在就讀臺北工專時期,我記得有兩門學科機構學與應用力學,共有九百題的理論計算題,沒有同學會真的去把那九百題搞懂,但是我卻跟瘋子一樣,把每一題都拆解得滾瓜爛熟,我會在腦海裡思考,為什麼是這樣、為什麼不是那樣,透過這種方式逐漸鍛鍊邏輯能力。
 

重點是成果而非工時

在四十幾歲時,我也曾經跟大部分上班族一樣,身上工作越做越多,喜歡挑戰的我,越困難的工作我越喜歡,我發現每個問題就像一隻猴子背在身上,每天回家,都有三四十隻猴子跟著我回家,弄得自己常常三更半夜睡不著覺,那一刻我突然警醒地告訴自己,不能再背著猴子回家。因此我花了兩年時間,訓練自己如何把猴子都分配出去,徹底執行「分層負責、充分授權」。
此外,我深信八○/二○法則,最重要的事情只占百分之二十,因此不必浪費時間在不重要的事情上面。我擔任嘉裕西服總經理時,永遠只抓重點與結果,剩下的就是充分授權。我永遠不會去管員工幾點下班,加班從來不會列入我的考核標準,因此員工都很喜歡我。
我從不問:「還加班啊?」
我總是說:「怎麼還不走啊?」
退休前,我學畫的雙橋畫室離嘉裕西服很近,每當六點一到,我總是第一個下班,並不是因為要趕去上繪畫課,而是因為以前當下屬時主管沒走,我也不好意思先走,自己當總經理以後,就不想讓部屬為難。其實六點下班,畫室根本還沒開門,我常得站在畫室門口等上快一個小時。
我知道臺灣大部分的企業都很習慣加班,但我剛好是例外的那一個,幸運的是,我的老闆觀念跟我一樣,只要事情做好就好,你不來也沒關係。他打電話給我,如果我還在家裡,他都不會說:「你還沒上班?」這是我們的管理與做事風格,我們只在乎重點。
我深深覺得人絕不應該淪為只是工作的機器,因此我常鼓勵外派到大陸的員工一定要發展一兩種興趣,也要求公司一定要給他們最好的電視與房間設備,無論工作或是興趣都是為了豐富生命而存在,如果生命窮到只剩下工作,對生命與工作而言都是雙輸
步入知天命之年後,我給自己的最大禮物,就是重新拾起畫筆,繪畫對我而言,已經不僅僅是興趣,而是一個關於美的夢想,我要留下關於美的紀錄在人世間,就像達文西留下最美麗的<蒙娜麗莎>。
 
原文標題《生命不要全耗費在工作上》
 
延伸閱讀:
疫情期間「在家工作」如何兼顧小孩與工作效率?
他們周末都用這8個方法充電!成功人士擺脫「星期一症候群」的私藏祕訣!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