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上盡力負責…就夠了嗎?

履歷面試

文/ 張怡婷 英屬維京群島商幫你優股份有限公司行銷總監

面試中,百分之百的必考題當然就是「自我介紹」。求職者最該預先準備,也最不該出錯的橋段。

我擔任面試官時,我不會特意準備問題,而是會從應徵者的自我介紹中,找尋我有興趣的話題去深入瞭解。所以自我介紹的重要性極高,不只能讓面試官快速認識你,更可以是整場面試的預先鋪陳。

短短的幾分鐘,可能會聽到應試者的家庭背景、學歷經歷、興趣專長…但其中我最想聽到的,其實是 #態度

有一次某團隊的行銷主管臨時請了病假,我緊急救援擔任面試官,與熱情洋溢的Claire面談。雖然她的工作經驗不多,但在自我介紹中,卻有篇幅不短的詳細說明。

「我第一份工作是業務助理,主要是幫業務維持客戶關係,並且幫業務做出貨前的細節把關。」Claire笑容可掬的說明她的工作經歷,我對這個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女孩第一印象挺不錯的。

「我習慣彙整客戶們常訂的商品、下大訂單的時間點,幫他們留意貨況,並且預先幫他們搶貨,提醒他們趕快下單,客戶們都很喜歡我喔!」Claire說明她細心工作的方式。

「所以有時候,客戶還會私底下告訴我一些競爭廠商的消息,然後我就會趕快告訴我的業務,業務都叫我『包打聽』!哈哈哈哈~」她坦率的大笑,難怪我對這場面試印象深刻,面試中笑得出聲的人還真不多。

「有些小客戶,業務會直接交給我handle。」Claire表現出被信任的得意,而不是被業務推諉工作的埋怨,我很喜歡。「還有部分工作量落在出貨前的料號核對,因為我們的產品規格很多,各個國家、不同客戶的料號都不一樣,只要出錯貨就會很麻煩,所以我是最後一道關卡的把關者。」

核對料號這種細碎的工作,在Claire口中變成一種神聖的使命,我喜歡她這種 #看重自己工作的態度。不同的介紹方式,除了表述能力上的差異之外,我認為其實是看待自己工作的方式不同。

雖然業務助理的工作內容,會依公司不同而相差甚遠,但卻很常在面試自介中被快速簡單的帶過,有時細問下還會得到「喔,就是幫忙業務key單出貨,還有幫忙業務做客戶聯絡。」這種簡略說明。

我前老闆曾開玩笑的說過:「主管偷懶我還不一定會發現,但是只要業助沒來公司,就天下大亂。」這不是玩笑話,部分主管臨時請假還不至於影響例行業務,但只要業助生病,當天出貨就有困難,所以業助是我們團隊最重要的角色無誤。但是,卻不一定每個業助都這樣看待自己的工作。

其實,不只是業助,各種職務在自介中,多少都可以聽出應徵者工作的態度,以及看待自己工作的角度。

「我負責聯絡媒體、送產品給編輯試用。」v.s「我負責讓媒體、編輯們知道每個產品的優點、市場獨特的定位,擔任產品經理與媒體之間的溝通翻譯,第一線即時回覆媒體對產品的疑問,建立公司跟媒體之間的信任關係。」這樣行銷公關工作內容的簡單陳述,如果換句話說,就可以看出工作態度的不同。

面試結果不難猜測,我大力推薦Claire給該團隊的行銷主管。這個小女生在被錄用之後的表現也可圈可點,雖然沒有任何行銷經驗,但她用非常高的規格看待自己工作,「我把自己當作產品在媒體曝光前的化妝師,以及產品經理與媒體之間的溝通翻譯」就是她曾經形容給我聽的有趣角度。

行文至此,明眼人就會發現,我在這幾篇面試文章中想談的,其實都不是 #面試技巧,而是 #工作態度與方法。

而在這篇文章中,我特別想談的是一種工作態度:#當責Accountability

我曾經以為我最值得讚許的工作態度是「負責任」,直到我與Kate共事,精疲力竭之後,才發現「負責」還遠遠不夠,「當責」才能將事情做對而且做好….

Kate自詡為台灣牛,做所有事情都盡心盡力,常常加班,信件發出時間老是凌晨一兩點。但不知道是習慣直線思考還是怎麼的,她常把事情做對,但不一定做了對的事情。而且她總是很努力的把份內的工作做完,但卻總是我交代一件事,她就進行一件事。

詢問她活動該提供的獎項,她給了獎品項目。
那獲獎資格呢?她再傳訊告知獲獎限制。
那獲獎人數呢?下一封訊息來了人數。
那獎項預算呢?來了幾個獎品的成本預算。
最後我再開口分別問細項,這才拼湊出完整的概念。

Kate不認為她有什麼問題,她的確如實地回答了我每個詢問,而且數據上毫無差錯。但跟Kate共事讓我無比疲累,雖然交代她的事情,可以百分百保證她會如期完成,但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而且她很常要做一件事情前就跑來問我該事項的問題,一想到就提問的節奏,常打亂我的工作進行。

Kate毫無疑問是個「負責」的工作者,但離「當責」還有好大一段距離。

什麼是當責?當責的定義是:「工作者是如何看待自己,對自己與他人所許下的承諾」。當責的人會說到做到,並且為所做的承諾擔起責任。每當承諾要完成某件事,那件事就會狀況極佳的被完成。

聽起來有點空泛,舉個實例來說吧,如果要求Kate與Claire寄送產品給媒體測試。妳可以確認Kate會準時寄出,並回報媒體露出狀況。但Claire卻會回報媒體收到與否、測試狀況如何、最喜歡產品的哪個特色,若媒體編輯對產品疑慮,她會先行去跟產品經理確認,甚至詢問工程師解決方法,處理到一個段落後,再向主管呈報現行可選擇的解決方案。

或許職務上的要求真只有「媒體聯絡與產品送測」,但是Claire這種 #要5毛給1塊 的工作態度,讓我們獲得的成果永遠超乎對這職位的預期。

很自然的,在每一波晉升審核中,主管總會優先考慮當責的Claire,而非負責的Kate。

而這種當責的工作態度,不只可以在面試的對談中可以略知一二。你可以試著敘述一下你目前的工作給旁人聽,就會發現,你對於工作的認知、態度,很容易在介紹中洩漏出秘密。

如果你是個負責的人,但卻苦惱於不知如何達到當責的程度,那麼我有個小小建議:「#加大你的守備範圍吧!」

做事細節再細一點、資料考究再深一點、評估範圍再廣一點、思考的高度再高一點…加大了守備範圍,範圍內的獲得都是自己的,我保證你往後職涯「吃香,不吃虧」。

 

責任編輯/ 104小編

原文標題《在工作上盡力負責…就夠了嗎?(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