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3.05.16 | 2323次觀看

驗收刁難、三度砍價、惡意扣款... 我只是個想踏實過日子的水泥工|觀點

有些業主喜歡殺價,報價一刀,細項一刀,做完再一刀,有些還會用不同身分來粉絲頁敲磚問價,我都搞不清楚到底誰是誰了。我只是個水泥工,只想踏實過日子,哪有心思去搞這些有的沒的?錢固然很重要沒錯,但最難過的是不被信任的感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無價的,我們的技術更是!我們做工的不只掙工,還要爭氣!

文/泥作阿鴻 圖/水泥工粉專

我和舅舅曾經遇過一個案場,屋主年齡大概接近50歲。

屋主來現場看過好幾次,做的當下都「好好好、沒問題」,沒想到工程做完後,屋主卻開始雞蛋裡挑骨頭,不斷質疑磁磚是不是有哪裡不平、磁磚縫是不是哪裡有坑洞、水泥砂的比例是不是不對。

他無所不用其極地找問題、挑毛病,都是些很小很小的地方,好像想找出一千個傷心的理由。

那時候,我的經濟狀況還不太穩定,而尾款大概有3、4萬塊。這筆錢可能對很多人來說不算大,但對當時的我而言,真的是一筆很重要的錢。

後來和屋主談,屋主信誓旦旦地說,只要我們把他說的小瑕疵修飾掉,就會支付尾款。我和舅舅當然立刻就去了,可是說實在的,整個案場看來看去,真的找不出什麼地方可以修繕,我們只能照屋主說的,盡全力做到最好,希望能符合他的期望。

但是,事情沒有我們憨人想得這麼簡單。

小年夜的時候,屋主傳了通簡訊給我們,說他對施工很不滿意,接下來會委任律師處理,當然,尾款就拿不到了。

那次過年真的很心酸,我們不只沒拿到錢,工具都還放在現場。

我那時候很年輕,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更不知道該怎麼辦。和舅舅討論過後,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就認賠殺出吧,錢不要了,工具拿一拿,就算我們倒楣吧!

我們都討論好了,沒想到,到了業主那邊,對方卻堅持不開門,連讓我們進去拿工具都不肯。

沒有工具,是要怎麼做工?不付錢就算了,竟然連我們的生財工具都要扣,這不是打算把我們逼入絕境嗎?

當時真的又生氣又壓抑,滿腦子都是負面想法。

尾款明明是一開始就講好的,施工過程中也都很滿意啊,怎麼到了要付錢的時候,什麼都不滿意了?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們?

那次過年真的很悽慘,我和舅舅後來決定找律師,和業主打官司,過程耗費將近一年。最後,對方敗訴了,把尾款和工具的代償金賠給我們,一共賠了7、8萬。

老實說,對方是有錢人,這7、8萬對他來說可能根本不痛不癢。而我們找律師,還浪費了一年時間,換算成金額,實際上是得不償失。但當時就是覺得,不想讓人家覺得我們做工的好欺負。

做人不可以這樣子。

好心被雷親

像這類工程糾紛,只要出來做工難免會遇到。應該說各行各業都有,畢竟一樣米養百樣人,每個人的認知都不同。

比如地板磁磚,曾經有屋主家的地磚被做壞,找我重做;因為已經有積水,必須敲掉、排水。我勘察過案場後,向屋主報價,屋主付了訂金之後,我們就開始動工。但是做完後,屋主卻跑來爭論,說之前的師傅才多少錢,我們報價高太多,足足是別人的一倍。

那我就很納悶,不是被做壞,所以才來找我嗎?那我整個拆掉重做,當然是多一倍啊。而且,我明白翻修遇到積水的狀況,真的很倒楣、很令人困擾,所以一心想趕快弄好,好讓屋主能夠趕快住進去。明明只收材料費而已,修繕費用已經都沒收了,怎麼還「好心被雷親」?

錢固然很重要沒錯,但對我來說,最難過的是那種不被信任的感覺。

屋主認為他付了100元,就要得到100元的價值,但我自認已經做到200元的價值了,這就是認知上的落差。

每個屋主、案場就像是驚喜包,各式各樣的都有,好的很好,不好的很壞。

留好名聲給人探聽

其實我們做工,當然都想把每個案子做到最好,每個細節都調整到最完美。我們是服務業,靠的是技術和口碑,要「留好名聲給人探聽」。

但是有些業主真的很喜歡殺價,而且不是殺一刀而已,是三刀。報價一刀,細項一刀,做完再一刀。

這對每位師傅來說,都是重傷。明明一開始都講好的,到最後都反悔;而屋主也會反咬一口,說師傅偷工減料。

沒有一個固定的檢視標準及流程,對屋主和師傅雙方都非常不利。

吃過幾次虧之後,我們學乖了,現在就是盡量在施工前白紙黑字寫清楚,用合約來規範。

場前先估價,把估價的內容、細項和施工金額一一寫明,請屋主確認後簽名,我們再簽名回覆。合約一式兩份,彼此都有一份施工的依據和內容,保障彼此。

另外,為了減少惡意砍價及扣款的事件發生,我們現在的收費原則就是「不二價」;不論設計公司、統包公司或屋主,誰來詢價都一樣。

因為有些人會換不同的身分,來粉絲頁敲磚問價,弄到後來,我都搞不清楚這些人到底誰是誰了。

我只是個水泥工,只想踏實過日子,哪有心思再去搞這些有的沒的?

要是每次詢價都像諜對諜、做賊仔,你防我、我防你,那多累啊! 

你把房子交給我,我就給你弄到好。我想信任客戶,也希望客戶信任我,所以我不二價,我把自己的東西很陽光、很透明地攤開在市場上。

如果一開始就沒辦法信任、只想砍價,那我寧願不要做。但不管再怎麼避免,偶爾還是會遇到惡意扣款、出爾反爾等等層出不窮的狀況,真的遇到了也沒辦法,只能摸摸鼻子,以後不要再幫他們做,當作學一次教訓。

所以,我常常在粉絲頁上呼籲大家:如果預算實在有限,必須殺價的話,那要殺在商品上,比如本來想買五百的材料,改成買三百的,絕對不能殺價在師傅的技術上。

師傅的技術是硬底子,也是工程的根本,即使材料再好,還是得靠技術才撐得住。一個房子起碼要住幾十年,你現在都殺到師傅都快活不下去了,以後還有誰能幫你修?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無價的,我們的技術更是!我們做工的不只掙工,還爭(掙)氣!

節錄自:三采文化《我扛得起水泥,扛得住人生:泥作阿鴻,工地裡的水泥哲學家/泥作阿鴻(鄭志鴻) 著 》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