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1.01.11

觀看數 | 3195次觀看

太菜被瞧不起,他專撿「同事不做的」意外解鎖跨界技能

公司沒人會畫流程圖,我來畫;公司沒人會設計系統架構,我來畫;公司沒人會設計行政表單,我來做;公司沒人會做標案書,我來寫。那些年的「什麼都做」,帶給我充足、豐富的跨部門溝通經驗。

文/織田紀香

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跟新報到的同事講話,有天下午特別花了點時間跟新來的實習生聊一下。或許是因為特助推薦以及這位實習生的積極,讓我一時又情不自禁想跟實習生聊一聊他的未來計畫。

我問了他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你未來想要做什麼?」第二個問題則是:「你有什麼樣的計畫? 往那個方向前進?」第三個問題則是:「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實現那個不一定可能被實現的未來?」最後一個問題是:「在你眾多的想像之中,要實現未來,應該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

他回答我:「行銷,我想從事行銷。」我反問他:「你對於行銷的想像又是什麼?可以舉例嗎?」他回我:「像是未來可以到大的Agency 去做,又或者是在數位行銷工作。」我聽他講了之後,跟他分享一個小故事,是一個剛出社會實際做行銷的故事。

以前我有個同事,他同樣對行銷有相當的熱情,希望畢業後可以到數位行銷公司上班,而他也順利進到數位行銷公司。只不過,從他進入那瞬間開始,他似乎發現這種行銷工作不大像是他所期望的那樣。

他被分配到關鍵字廣告的行銷單位,他的工作就是每天整理大量關鍵字,靠著一張滿滿都是字詞組的Excel 檔,每天在上面記錄下各種可以用的關鍵字,以及描述形容關鍵字的重點。

他的日子就這樣一天過著一天,每天重複十小時。十小時工作內容全部都是去找關鍵字、發想關鍵字、整理關鍵字,然後針對不同關鍵字去細修、調整關鍵字的形容,還有很重的工作是整理數字報表,將每個關鍵字的數字報表整理清楚。

他以為行銷是一份很閃亮、充滿著各式各樣光鮮亮麗色彩的工作。是的,他的想像沒有錯,當行銷領域做到某個高度或程度,會有很多的機會處理到知名品牌的國際案子,又或者是將公司的企業形象帶往國際發展,此時,行銷人員會站在第一線,接觸媒體、接觸客戶、接觸合作夥伴,出席各種不同的重要場合,談論著重要的發展策略。但是這一切,必須是在工作累積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後,才有機會慢慢體會的東西。

在這之前,行銷的所有工作不外乎就是做著大部分人眼中的「雜事」。到底有多雜?像是每天上網搜尋資料,搜尋一整天不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料,然後跑圖書館或書店,去翻翻書或當期、過期雜誌裡面,看有沒有自己想要的資訊。

如果很不幸的沒有,那就得要重頭開始,重新企劃自己發想的方向,找出一個知道以及理解怎麼投入的領域。這種工作,相當枯燥乏味,無聊到會讓很多人受不了,原因無他,因為,「你就是在做著看似一點產值都沒有的事情」。

接下來,一年又一年過去,你會開始懷疑在行銷的領域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懷疑這份工作是不是真如自己過去所想像的那樣?

我只告訴那位同事一個觀念:「做,就是一直做,做到你覺得膩了、煩了、累了、痛了、疲了,然後告訴自己,休息一下再做就是。回頭,再繼續去做,如此反覆下去。」我告訴他:「你不要想,現在的你不論想什麼,都不會有答案,你要是真的想追求答案,做著做著,你自然會看到答案。」

我跟他分享過去我剛進入企劃領域的日子。在我進入企劃工作的第一個月,公司裡的人看不起我,沒有人把我當作一回事。理由無他,不外乎就是我的經驗跟專業不足。

當時,甚至我還被一位很信賴的朋友嫌棄,他當時已經貴為一間創意執行製作公司的執行長,他對我說:「做企劃是產業鏈裡面最沒有價值的,沒有人知道你能產出價值,客戶也看不到,你充其量就是當個文案,你做企劃百害而無一利,何必投入這領域,浪費你的天分和天賦?」

我同意他的說法,畢竟十多年前的社會氛圍,企劃這工作在大多公司裡面沒有配置,通常都是設計或業務兼著做,沒有專職企劃在做,更遑論哪有什麼編輯,公司裡的設計要負責企劃、文字、編輯與提案,能做就做,怎麼會有多餘的職缺可以分配給所謂的企劃來做。因此,那一年,我卡了一個很怪異的位置,公司同事不支持我,老闆搞不懂我,客戶弄不了我,大家對我的存在就是一個問號。

那天之後,我的人生就是埋頭在大量的文字裡。我上網找資料,網路上什麼都沒有。我跑圖書館翻書,書裡又長又臭的資訊,多到讓人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就在這種沒有概念也沒有支持的情況下,我硬著頭皮幹了好幾年。那些年的日子就是什麼都做,什麼都不奇怪。公司沒有人會畫流程圖,那就我來畫;公司沒有人會設計系統架構,那就我來畫;公司沒有人會設計行政表單,那就我來做;公司沒有人會做標案書,那就我來寫。

反正做就是了。從一份企劃案,變成十份企劃案,到後來幾百份、幾千份。

電腦裡的檔案從數十個檔案,長到數百個,後來數千個、數萬個。涵蓋領域從一般文件、合約、報價單、提案、規格表、採購清單、作業流程、績效評核表、財務入出帳表、需求訪談表、客戶管理表等,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文件,布滿在電腦之中,我一直以為,我幹的是一個莫名其妙狗屁倒灶的企劃工作,惡搞自己那麼多年,結果好像把自己搞成一個文書作業處理人員。

但我卻沒有想到,那些年的「做就是」以及「什麼都做」,帶給我充足、豐富的跨部門溝通經驗,透過文字與文件這些工具,我了解到不同部門之間的狀況,並且將他們之間的問題,透過各式各樣的溝通記錄在文件裡,再將文件變成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重要工具,這包含了公司與客戶,同事與主管,老闆與股東。做的當下,我從沒有想過這些事情能發揮如此大的功效。甚至在撰寫公司介紹時,我也沒有想到能累積出後來替品牌寫文案的經驗。

我跟實習生說:「你現在做的事情看起來很無聊,很枯燥乏味,也很讓你不好受,你肯定不會有什麼成就感,但我想要告訴你,成就感要自己去找,不是別人給你,你想要什麼,全靠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你要的沒拿到手,那就是你用的力還不夠,你得再更加的用力,一直用到你脫力、無力後,你開始質疑自己要不要再繼續下去。這時,你的人生才是真正開始轉動,你的職場生涯從那刻起才那算是正式開始。」

你要的,自然會向你靠近,只要你持續付出,你必然能看到那些曾期盼過的美好。關鍵在於,你能夠為了你的目標與理想,堅持奮鬥到什麼時候,在歷經一次又一次的挫折跟失敗之後,你是不是能夠理解每個失敗都是開始,而非結束的終點。

紀香語錄: 生存靠的不是別人、靠的不是環境,靠的是自己的本能,如果搞不清楚生存、不懂市場競爭、不了解生存本質,這種人的人生值得你去為他投資、耗費精力時間嗎?爭氣,是替自己而做的,不是別人來幫你做。

(原文標題:烏托邦裡沒有草莓──給實習生與菜鳥的話)

織田紀香 辭職離開

節錄自:方舟文化《辭職離開,就能解決問題嗎? / 織田紀香 著 》


推薦閱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