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1.12.20

觀看數 | 3614次觀看

家有明星哥哥注定被比下去?江岷錡:我是沒光環的那個,但我媽從不比較

從小與哥哥江旻諺在修車廠長大的江岷錡,17歲創辦台灣青年黑克松,20歲當上新創公司工程團隊的「二把手」,手下管理的工程師中,不少是年紀比他大的社會人士。2021年疫情讓歐美許多大學被迫關閉、延後入學,堪稱史上最難申請的一年,他逆勢錄取柏克萊。除了自身努力、高目標導向性格外,江媽媽也刻意營造出「不比較」的家庭環境,避免哥哥的明星光環阻礙了小孩潛能發展。

文/林佳誼 圖/王建棟 由Cheers授權轉載

大學時期就遠距全職工作,不只讓清大資工畢業生江岷錡存到留學費用,更使他了解業界發展,提早準備自己,在錄取率創新低的疫情之年,申請上心中第一志願柏克萊大學。

讀完這篇文章,你可以學到什麼:

  1. 提早認知自己想要的目標,並且超前部署、卯足全力去做,是江岷錡的生存之道。
  2. 即使環境艱困,保持高執行力與隨機應變的彈性,就能在困境中站穩腳跟。
  3. 從江岷錡的母親身上學習:鼓勵、不比較的家庭教育,才能讓孩子發揮最大潛能。

「以出國留學來說,我們真是倒霉的兩屆,」說著這句話的清大資工大四應屆畢業生江岷錡,眉宇清朗的臉上,卻不相稱地露出一個好大的笑容。

倒霉是事實。

江岷錡代表的是一批頂大畢業、又直接錄取歐美名校的台灣最菁英學生。而這群人,先是去年遇上歐美疫情爆發、大學全面關閉,被迫遠距上課或延後入學。今年又因疫後申請暴增、名額縮減,常春藤盟校等名校錄取率紛紛創下新低,成為史上最難申請的一年。

但在這最難申請的一年,他仍然逆勢應屆錄取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這是美國資工領域最好的四所名校之一。收到通知信那天,正好是4月1日愚人節,本已放棄這心中第一志願、打算去其他選項報到的他說,當下真是「從地獄變成天堂。」

是僥倖嗎?一點也不。因為江岷錡在大學期間即超前部署,按部就班實現他的計劃。

江岷錡——代表特質:超前部署

  • 出生/1999年
  • 現讀/加州柏克萊大學電資工程碩士學程(UC Berkeley EECS MEng)
  • 學歷/清大資工系
  • 給新冠世代的一句話:保持高執行力與隨機應變的彈性,才能在世代困境中屹立不搖。

鼓勵、不比較的家庭教育

在921大地震同年出生的江岷錡,從小和哥哥江旻諺在父母經營的修車廠長大。少年時期就出道學修車的江爸爸,從「黑手」一路打拚成為「頭家」。

「其實從小我才是家裡沒有光環的那一個,」江岷錡笑說。

跟在明星哥哥身後,江岷錡很難沒有壓力。但活潑開朗的江媽媽總是鼓勵小孩,她是讓兄弟倆都發揮最大潛能的關鍵人物。

江旻諺說,雖然兩兄弟的成績,很難不被外人拿來比較,但每逢家人相聚,江媽媽常刻意開玩笑,不是大力讚美弟弟長得比較帥,就是說他是雙魚座比較浪漫,

「媽媽很刻意製造一個印象,就是哥哥比較聰明這件事是不存在的。」

江旻諺

存到一桶金,還能提早畢業

雖然念的是清大,不像江旻諺拿全額獎學金,江岷錡在大學期間既是學生,也是全職上班族。

因為高中就常混跡網路資訊社群,認識一堆高手,大一開學前的暑假,他興起一股想「挑戰看看」的念頭,於是加入台灣紀錄片影音新創公司「Giloo紀實影音」擔任工程師,從打工一路做到全職。平日人在新竹的他,就靠遠距完成工作。

由於加入得早,公司系統開發沒幾個人比他更熟,年僅20歲就當上工程團隊的「二把手」,主導平台整體架構設計。手下管理的工程師中,不少是年紀比他大的社會人士。

但即使外務繁多,也沒影響到江岷錡的學業表現。他不但拿過書卷獎,還以大學生身分投稿論文並拿下國際研討會的「最佳論文獎」,以系排名前20%的成績提早於大四上學期就畢業。

這讓他能早一步服完兵役,順利銜接美國秋季開學。

「這三、四年來我一直很努力挑戰自己,」

江岷錡說,工作上每次遇到新的專案需求,譬如要從無到有架設一個付費系統、或是開發一個新的用戶驗證系統,雖然從沒相關經驗,但他都想,

「好吧,我可以來試試看。」

或因勇於接受挑戰,他常忙到沒有休息時間,週末假日都得用來補齊週間沒完成的工作進度。

當別人在放暑假,他白天到台北的公司上班,下班後衝去英語補習班上課到將近10點;往往下課才到對面的便利商店買個握便當,匆匆在路上吞完。接著回家趕論文,跟指導教授的討論時間,常常要排到深夜11、12點。

但努力後的報酬,是豐厚的。扎實的工作經驗,成為他獲得柏克萊大學錄取的重要關鍵,更別提他還因此存下百萬積蓄,解決了一半留學費用。

了解想從事的領域,提早佈局

之所以這麼拚命,是因為他提前佈局投入工作後,體認到他想走軟體領域,但在台灣並非主流。

台灣科技業主流是半導體為主的硬體產業,清大資工每年約150名畢業生,絕大多數直接在國內念研究所,兩年後進竹科工作。

以他專精的系統架構為例,台灣網路平台系統規模多半不大,即便進入Google等外商,主要核心業務與開發通常也不在台灣團隊。

「既然我看到眼前這個瓶頸,就知道勢必要出國發展才行,」認清這一點,他卯足全力準備。

「他是那種會去設一個明確目標,然後非常、非常盡力去做的人,」

論文指導教授周志遠觀察,江岷錡為圓出國夢,把自己撐到極限,蠟燭好幾頭燒,雖然因遇到疫情,錄取機率大減讓他一度受挫,

「即使遇到很大的壓力,也很少聽到他抱怨。」

江岷錡論文指導教授周志遠

江旻諺自港大畢業後,回台擔任台灣公民陣線秘書長,但大學期間就有薪水收入的江岷錡,還常常反過來大方把諸如網路訂閱資源和哥哥共享。「我好像才是被照顧的那一個,」哥哥江旻諺笑說。

7月中旬,江岷錡搭機赴美,「早點去打疫苗,才不會耽誤開學。」

預計讀一年期學程的他,卻已早早開始著手投遞明年的矽谷職缺。從小事到大事,江岷錡一路超前部署,讓他突破各種限制,比別人早一步預訂翻轉人生的門票。

(原文標題:修車廠長大的柏克萊學霸:我是家裡沒光環的那個,但媽媽從不比較


推薦閱讀:

追蹤【104職場力】,助您提升職場競爭力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