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日期 |2021.10.18

觀看數 | 8279次觀看

奉命接待貴賓,卻被要求剝蝦殼,她問「這算羞辱?還是服務?」

督導Larry帶我幫總裁接待來自台灣的客人,我被告知這位掛「顧問」的J女郎是最大的官,「她沒動筷子前,誰都不能先吃。」沒想到J顧問竟嬌嗔地指名Larry幫他剝蝦殼。Larry望著我,我知道他的意思。我從來沒替家人以外的人剝過蝦殼。這算羞辱?還是服務?

文/莎莉夫人的工作生活札記

我在越南工作三年半的時間,除了一天到晚都在招聘員工讓我傷腦筋之外,還有一件事讓我很傷神,幫集團總裁接待來自台灣的客人。

總裁的朋友們,來自世界各國,有來自卡達的王子,想成為總裁在越南事業體的合作夥伴;有來自台灣最有錢的金控家族接班人,他是總裁的麻吉,相約到越南打高爾夫球,順便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投資項目;還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媒體負責人到我工作的電視台參觀……

只要客人提出要求,想到電視台參觀,總裁特助就會發電子郵件通知我做好簡報準備。從特助的郵件裡,我會看到參觀人數、每個人的姓名、職稱、他們想了解的問題及注意事項。接待經驗多了,看到這類郵件通知,已經不像第一次如臨大敵般的戰戰兢兢。但有一次的接待經驗,讓我難忘。

我要說,還是台灣人能讓台灣人難忘。台灣一家電視台想把自製的戲劇及綜藝節目賣到越南,透過總裁的關係,希望到越南參觀洽商。我接到指派後,跟對方的窗口聯繫,這家電視台自視甚高,我跟窗口聯繫時,她就像交代「屬下」辦事一樣,列出所有想會面的人士層級,好像越南國家主席是她家鄰居老王一樣,按個電鈴、老王就會開門。電子郵件最後總是附註:請務必達成以上需求,並請在X月X日X時前,給予回覆;若無法達成,請提出替代解決方案。

拜託,我只是個接待人員,只能盡力在能力範圍內,幫忙安排客人想見的人,至於對方要不要見你,不是我能控制的事;什麼替代方案,這不是妳該想的嗎?怎麼會由我來想替代方案呢?如果老王沒時間見妳,我自行安排我請得動的「小咖」老吳來看妳,妳接受嗎?

聯繫的過程中,對方就是一副高高在上,好像我是他們電視台駐越南的下屬單位,礙於是總裁交辦的事項,我想這群人來個四天三夜也就滾回台灣了,沒必要跟他們生氣計較,就乖乖地配合指揮。

客人的住宿,由總裁特助安排。我從住宿地點,判斷客人的來頭與他們跟總裁的親疏關係。如果客人被安排住在集團旗下的Villa區,那肯定是貴客中的貴客,絕對不能得罪;如果住在集團旗下的service apartment,那就是一般待之以禮的客人。

這群台灣訪客被安排住在service apartment,要求一人住一間三房兩廳的房型,很符合他們一路走來始終自以為是的風格。晚上的接風宴,由媒體事業的督導Larry帶著我一起出席。晚餐前,我就被Larry告知,這團裡面,掛「顧問」的J女郎是最大的官,隨行的副總是老二,「點餐要經過J顧問同意,她沒動筷子前,誰都不能先吃。」

我去接機的時候就注意到,掛名電視台「顧問」的J女士,一下飛機就有人幫她揹皮包、提行李,她戴著名牌太陽眼鏡,穿著一彎腰就能看到屁股蛋的極短牛仔褲,高跟黑色夾腳拖把她艷紅色的指甲油襯托得更妖豔。

一上車,她見到我就嬌嗲嚷嚷著:「怎麼這麼熱啊!胡志明新山機場擠了一堆人,都是汗臭味,妳在這裡工作生活怎麼受得了啊?」我笑笑沒答話,車內冷氣調到她要的24度,備妥了她指定的冰氣泡礦泉水。

天天塞車的胡志明市從機場到第七郡富美興,至少要開五十多分鐘,J顧問第一次到胡志明市,喇叭聲、看不到盡頭的塞車車陣,還有穿梭在車陣中賣東西的小販,讓她很抓狂:「到底要多久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接著我看到隨行的所有人員,立刻拿出手機Google,恍若參加「全民星攻略」按鈴搶答一般,爭先恐後但畢恭畢敬地說:「根據Google map顯示,大概要半小時就到了,顧問忍耐一下,是我們沒有安排好,對不起!」

沒有安排好?是在怪我跟駕駛嗎?胡志明市天天、時時刻刻都塞車,我沒那個「砍站」要求淨空車道。

晚宴點的菜,都是她喜歡吃的,聯繫窗口事先跟我叮嚀過,J顧問討厭魚露及蝦醬的味道,凡是餐廳或餐點都不能有魚露、蝦醬。這真是艱難的任務,因為越南菜幾乎都放魚露,走進每家餐廳,也都聞得到魚露味。

她要求第一餐要吃到道地的越南菜,卻不能有魚露及魚露味,這就好比要喝台灣道地的珍珠奶茶,但要求不能有珍珠。

為了解決這個難題,我把新月湖畔(Crescent Lake)的Hoang Yen餐廳包下一整天,就為了晚上的接風宴不會出現魚露味。更艱難的任務出現在用餐時,椰子蝦來了,她吃蝦必須有人幫她剝蝦殼,那位始終幫她揹皮包的電視台經理自告奮用說:「我是男生,我幫顧問剝蝦殼!」J顧問眼波盪漾著嬌媚之情,看向Larry,嬌嗔地說:「我要他剝給我吃耶!」

平時對總裁極盡狗腿之能事的Larry,當場愣住,他沒想到J女郎會當眾來這招。Larry能當主子的狗,但不當主子朋友的狗,更何況J顧問跟總裁沒那麼親的關係。Larry把目光轉向我,果然如我所料,他叫我剝蝦殼。

我吃蝦向來是自己剝蝦殼,從來沒替家人以外的人剝過蝦殼。這算羞辱?還是服務來訪的客人?我決定說服自己:我是服務來訪的「貴賓」。

用餐結束,J女郎指定晚上八點要去按摩,叫我安排預約並叫司機接送。

「幹!這娘們把自己當女王啊!什麼東西啊!明天到她離開前的行程都由妳接待了,我不想看見這女人,要不是董事長交代,我才懶得露面咧,她算什麼咖啊!」Larry氣炸,被一個不相干的女人使喚,怎一個「幹」字了得。「她是電視台董事長的情婦,對不對?」我這麼問,Larry聽到一臉詫異,反問我:「妳怎麼知道?怎麼看出來的?我是聽總裁提過才知道的。」

掛個「顧問」頭銜、還敢這麼囂張的女人,連隨行的副總都唯唯諾諾地聽命行事,加上她散發出來的狐媚味道,由裡而外地都在跟全世界宣告:「我是老闆的小三!」

總裁交辦這項接待任務的時候,完全是看那家電視台董事長的面子。沒有人告訴我這個女人的背景,但從接洽到接待,她的氣焰狂妄,倚仗的是什麼?除了老闆的小三,我找不出其他的答案。


J女郎喜歡按摩,照她的說法是:「我是重度按摩者,在台灣幾乎天天都要按。」

越南按摩比台灣便宜,一個半小時折合新台幣不到五百元(40萬越南盾)幫你洗臉,敷上面膜及小黃瓜片,接著洗腳、腳底按摩、腿、肩頸放鬆,加上熱石,還有泰國古式按摩(按摩師父會光腳踩在客人背上),加上昏暗的空間,很容易在極度放鬆的情況下睡著了。

J女郎頭一次享受越南按摩,她舒服地睡在VIP按摩室裡,沒人敢叫醒她,司機等到深夜11點、按摩店打烊,店員叫醒她,她才睡眼惺忪地走出來。「Sally,接下來的兩個晚上,我天天都要來,妳記得交代司機接送我。」

司機隔天一早又去接這個團四處參訪,包括利用空檔,專門載J女郎去高檔百貨公司掃貨,經理幫忙提袋子,時間充分運用的結果是,司機很累。

中午用餐的時候,我選了一家日本料理店(確認不會有魚露的味道),為了不讓J女郎主導點餐,我請店家準備套餐,一人一份,每個人選擇自己想吃的東西。點完餐,J女郎接到公司打來的電話,劈頭就罵:「我沒看過的文件,誰敢直接送到董事長室?董事長授權我代表他,你們趁我不在,在亂搞什麼?」她破口大罵了足足二十多分鐘,套餐全上齊了,沒有人敢動筷子先吃。

「我們先吃吧,等下行程距離現在時間只剩一個半小時,加上塞車,我們得在十五分鐘內吃完午餐。」我解釋完畢,拿起筷子吃鰻魚飯,客人們睜大眼看著我,專門幫J女郎揹皮包的經理說:「J顧問還在講電話,妳不能先吃飯。」我沒理會他,繼續吃。十五分鐘一到,我請駕駛出發,前往下一個行程。

不敢動筷子的他們,打包餐盒在車上吃飯,J女郎點的也是我大力推薦的鰻魚套餐,在車上吃飯,沒有專人替她挑魚刺,加上車晃不穩,小魚刺卡在喉嚨,她猛吞了一大口白飯,魚刺沒吞下去,倒是差點被白飯給噎死。

在正式的拜會行程中,她依舊穿著高跟夾腳拖及牛仔短褲,代表上台致詞的是隨行的副總經理。聽簡報的時候,我看她常常在修整她的指甲,或乾脆放空發呆,我不知道她來越南,是為了什麼?

離開越南的前一天,是他們的觀光時間。她的消費力很強,對越南經濟發展有實質的貢獻。那天也是她活力最充沛的一天。

他們在越南的最後一個晚上,由總裁作東,在總裁的私人招待所用餐,我才知道,原來J女郎這趟來越南,是有準備高跟鞋及正式套裝。跟總裁見面時,她自己揹著皮包,名牌套裝及同牌子的高跟鞋,坐姿端正,只坐三分之一的椅子,非常恭敬。

一上菜,她安靜地不敢動筷子,這一晚,她的穿著、舉止判若兩人。席間,她不斷稱讚越南的發展讓她驚艷,「真迫不急待地想來第二次,希望好好了解這裡,只可惜這次行程太短了。」

送他們去機場的早晨,她一臉沒睡醒的樣子,短褲夾腳拖,在車上翹著二郎腿,喝著她指定的氣泡水,我客套地說:「這次行程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請J顧問見諒,歡迎下次再來胡志明市。」她翻白眼地說(真的翻白眼):「打死我都不會再來這個鬼地方!每個人身上都有一股臭味,大概是吃太多的魚露跟蝦醬。」

我很高興聽到她說「打死都不會再來」這句話,因為看到她,我內心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的白眼。

J女郎的靠山,電視台董事長,後來因為經營不善被大股東撤換了,她的男人倒台,她也跟著去職。

附註:當他們離開越南的時候,我以個人的名義送他們每人一件伴手禮帶回台灣:魚露一瓶 加 蝦醬一罐。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