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1.09.08

觀看數 | 30956次觀看

FB、Google、Spotify都要她!高中被當5科、托福40幾的台灣女孩,竟讓國際大廠爭搶,更當上Netflix產品總設計師

從國中就開始不念書,高中被當五科,托福第一次只考了40幾分。廖元鈺,一個來自屏東的台灣女孩,如何成為世界頂尖串流平台的產品設計師?

文/伍芬婕 圖/廖祐瑲 由Cheers授權轉載

「我從小就是很白目的小孩,會舉手跟老師說『你是錯的』,」身材嬌小、聲音甜美的廖元鈺沉著地說。屏東出生、台灣土生土長的她,原先是知名音樂串流平台Spotify的產品設計師,今年年初進到全球超過兩億訂戶的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擔任產品總設計師(Lead Product Designer)。

自小很有想法、常被老師視為麻煩人物的廖元鈺,在重視人才、管理風格開放的Netflix,顯得相當「正常」。廖元鈺回憶,一次跟公司副總裁聊天時,對方說一看就知道她不是典型的亞洲乖乖牌,可以想像她去火山探險的樣子,「結果我馬上拿出去火山的照片給他。」

到過世界80多個地方旅行的廖元鈺,從小就不太在意世俗眼光。國中時期開始無心上課,高中時代同學都在認真念書,她卻沉迷於做網站、玩遊戲和寫小說,曾有一學期有五科不及格,被同學視為躲在電腦背後的怪人。大學就讀成功大學建築學系,畢業GPA滿分4分,她只拿2點多分,這樣「不務正業」的她,憑什麼成為世界頂尖企業的設計師?

國小就敢反抗制度,遇到不公就要出聲

「我是對什麼都很好奇的人。」一頭烏黑長髮、有著娃娃臉的廖元鈺,看不出來已經超過三十歲,採訪當天她穿著充滿設計感的黑紗澎裙,活脫像是漫畫中走出來的人物。

她從小喜歡畫畫,國小就讀屏東中正國小美術班。父母都從事教職,廖元鈺從小就被帶去學各種才藝,像是版畫、水彩、書法、鋼琴和跳舞,培養出她熱愛探索的好奇心,「我喜歡把自己放進不習慣的環境,看自己喜不喜歡。」

自主性高的她,在傳統教育制度下,成為班上的問題學生。「我從小就是很麻煩的孩子,」廖元鈺說。國小某次段考她考第一,坐她隔壁、班導偏愛的學生考了第二,老師說因為她影響同學學習,命令她換位置,廖元鈺為此和老師大吵一架,吵到最後激動大喊:「第一名是我的,不是他的!」

一度還曾經因為學校營養午餐有菜蟲,她放了一個滿滿菜蟲的餐盒在校長室桌上,「因為太久了,覺得這要抗議,」她斬釘截鐵地說。

專注自己想要走的路,不喜歡就不做

自我意識高的廖元鈺,很早就開始探索自己的路。國中念資優班時,填鴨式教育的生活,讓她感到空虛。「為什麼生活每天都是這樣,每天手放背後在學校聽課?」無止盡的上課、補習、寫作業的輪迴,讓她懷疑學習的意義,開始拒絕念書,專注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高中時代,她常常半夜架網站、寫小說,當時因為很迷金庸,還自己架了一個主題網站。完全不念書的結果,高二時曾經一學期被當五科。「就很叛逆,不管人家怎麼講,我不喜歡的就完全不做,」廖元鈺說。

到了成大建築系,她依然把重心放在探索自己的可能性。除了當家教、接網頁平面設計案,也曾在自由時報當了兩年校園記者,還當過遠傳親善大使、外拍模特兒和酒促小姐。「我有一陣子做很好,一個晚上可以賣100多瓶,」帶著精緻妝容的她,大方分享自己的戰績。她坦言,酒促做起來感覺不舒服,所以一個月就不做了。

敢於「不爽不要做」,是因為她專注於自己的路。這靠的是一股超乎常人的毅力,和大膽跨出舒適圈的勇氣。

遇到教授的嚴厲抨擊,她愈要證明自己有兩把刷子

從小就有留學夢的廖元鈺,大學畢業開始準備出國念書,但因為大學成績太差,GPA只有2點多分,加上英文底子不好,她考上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後,發奮念書,最後以滿分4.0的GPA畢業。為了克服英文這個痛點,她在一年內考了七次托福,從一開始的40幾分(滿分為120分),考到最後接近100分。雖然距離滿分有一段距離,但仍成功申請到柏克萊大學建築系博士班。

沒想到進到柏克萊之後,才是考驗的開始。進去的第一年,她的指導老師就宣布要離開美國,回以色列任教。廖元鈺和其他幾個博士生,只好硬著頭皮到處敲門找教授收留。

系上只有兩個教授願意見她,一個叫她休學,另一個不斷批評她的英文能力,最後還跟她說,論文需要簽名可以,但不要期待他會給什麼指導。尖銳的態度給了亟需幫助的廖元鈺重重一擊。「我的自信心、留學夢全被打碎了,」廖元鈺回去後,難過得天天以淚洗面,「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他說的話。」

好強的廖元鈺,哭了一學期後,反而被激出鬥志。「你要我休學是不是?我就死給你不休,」事隔十多年,廖元鈺講起來依然忿忿不平。她鼓起勇氣到處去找所有可能教她的老師,「資工、機械、商院,能敲的門都敲了,」最後找到分別來自機械系與商學院的兩位教授擔任指導老師,在2011年拿到人本設計及視覺研究的碩士學位。

放下從小被教導的「含蓄」矜持,廖元鈺踏出文化舒適圈,敲開轉系大門,也拿到在美國工作實習的入場券。

進到知名3D繪圖公司,蹲低兩年磨練基本功

研究所第一年,其中一位授課老師是知名3D繪圖軟體公司Autodesk副總裁,廖元鈺把握每次作業認真表現,也利用老師的office hour找他聊天,詢問進入業界的方法。「我們的文化比較不敢跟人家要東西,」廖元鈺坦承自己花了很多時間克服心理障礙,勇敢表達自己在想什麼、想要什麼。

積極主動的態度獲得老師欣賞,第二年暑假,她成功進入Autodesk實習。雖然當年公司開的是給MBA的實習缺,負責人也表明她跟職務要找的人不一樣,但廖元鈺不放棄,大力向對方表明自己的熱忱,後來成功贏得實習工作。

實習一年多後,廖元鈺在2012年正式成為Autodesk的視覺設計師,兩年半後升任資深使用者體驗及視覺設計師。即使一開始工作內容很瑣碎,她卻能沉住氣為自己的實力打地基。

廖元鈺坦承,沒有相關背景,加上表達能力不夠,剛進去很多時候都聽不懂同事在說什麼。頭兩年就是幫忙做網頁、做PowerPoint、畫識別標誌,畫了大概幾千個:「頭兩年是在做沒那麼喜歡的事,但這是每個新人一定會經過的一段。」

實習階段,廖元鈺一開始負責維護公司內部網頁,一次協助製作影音動畫的契機,讓她的直屬主管相當驚豔,決心把她留下來。

「她對設計的敏銳度很高,知道怎麼樣做行得通。」她的第一個主管丹・艾亨(Dan Ahern)接受採訪時表示,廖元鈺當時負責幫忙做一支影音動畫,在沒有什麼指導的狀況下,做出來的東西超乎預期,讓身為主管的他感覺很光榮。

「作為公司負責溝通的人,我的工作是讓其他人的工作看起來很棒,但她能為我的工作成果增添光彩,」前後在Autodesk任職超過17年,現任Autodesk研究部資深研究敘事師(Senior Research Storyteller)的艾亨回憶。

廖元鈺相當投入工作,而且不怕和別人交流、尋求意見回饋,在重視主動性的美式文化,彌補了一開始沒相關經驗的不足。「她很有好奇心,願意學習新東西,也很樂於貢獻自己的專長。」活潑外向的廖元鈺也很會交朋友,當初到公司短短三個月,就在工作上認識一群朋友,「她有很多專業人士的友人,而且很多都是來自不同領域,」艾亨觀察。

環遊世界的經歷,讓她拿到Spotify、Netflix的入場券

她在Spotify的工作,就是旅行時朋友介紹的。在Autodesk工作5年多後,廖元鈺想要轉換環境,辭職後開始到處旅行。在瑞典玩的時候,朋友很希望她留下來,於是透過認識的人推薦她到Spotify面試,經過幾次面試,成功獲聘為Spotify的產品設計師,開始在斯德哥爾摩工作。

「我小時候有兩個夢想,一個是出國,另一個是環遊世界,」廖元鈺說。2012年,她好不容易從研究所畢業,決定在工作前要去其他國家壯遊。於是在歐洲、土耳其走了一個多月,後來利用假期、出差或工作轉換的空檔,陸續去了南美、中東、非洲,不斷挑戰難度和擴張版圖,到現在已經去過80多個地方。

小時候的她從來沒想過,環遊世界會成為她進入頂尖軟體公司的門票。

「這兩間公司雇用我的重要理由,都是因為我環遊過世界。」在Spotify和Netflix,廖元鈺都要負責協助公司開拓新興市場。在Spotify工作時,她曾到印尼、韓國和日本做沉浸式旅行,把自己放到當地文化中,了解音樂對人們的意義。她舉例,像是亞洲人熱中卡拉OK,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可以藉此分享感覺,對於比較不太直接表達感情的人來說,是一種重要的社交媒介。

在Spotify期間,廖元鈺就曾收到Netflix的面試邀請,後來除了Netflix,她也拿到Facebook、Google和Dropbox的工作。耀眼成績的背後,是不斷精益求精的努力。

「為了準備申請,她每天都工作到很晚,」艾亨觀察。離開Autodesk之後,廖元鈺和艾亨仍是朋友,為了完成應試過程的專案,廖元鈺花很多時間準備,完成作品後,她會請艾亨協助看過,給一些用字上的建議。

熱愛自我挑戰的她,選擇進到強調高人才密度的Netflix。「我原本想要去舒服一點的地方,但後來覺得要闖闖看,」廖元鈺說。產品總設計師的職務,從產品決策、研究測試、設計雛形到細節,都要能一手包辦。

2020年2月進去後,前半年她相當不適應,壓力大到一度要吃藥才能睡著,也曾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公司要的人。但一次跟公司副總裁的對話,讓她發現自己熱愛冒險的精神,和公司理念相當一致,現在已經逐漸適應。

敢於選擇「高風險」,不怕失敗才有更棒的機會

Netflix的組織扁平,每一個人都被期待發揮自己的最強戰力,無關位置。執行長海斯汀(Reed Hastings)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表示,公司相當關注員工是否能採取主動。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在這種公司做事過,從來沒有豬隊友,」廖元鈺說,「每個人都聰明的不像話。」她說,同事即使能力很強,也不會耍大牌,有不同立場時,還是會認真傾聽,而且用引導思考的方式給予回饋。「不管什麼領域,都會認真去給其他領域的人回饋,」就連公司的律師,也會花時間了解設計需求和給意見。

面對人生,廖元鈺始終抱著突破舒適圈的心態。「最重要的是不要怕冒險或失敗。」回顧自己的職涯,她總是選擇風險比較高的決定,「但我成長很多,同時也讓我看到下一個機會。」

當初她選擇離開矽谷,去到薪資水平沒那麼高的歐洲,拿的薪水跟之前差不多。雖然看起來是犧牲,但沒想到去了幾個月就遇到Spotify公開上市,「一進公司就IPO,這是千年一遇的機會。」也是因為去到Spotify,才有了後面進到Netflix的契機,薪水瞬間呈倍數成長。

出身屏東小鎮的叛逆女孩,歷經挫折卻愈挫愈勇,不斷挑戰旅行和眼界的疆界,走遍世界,也走進了業界頂尖創新的公司。廖元鈺的奇幻之旅,正繼續開展中。

(原文標題:高中被當五科、托福考七次,一個屏東女孩如何當上Netflix產品總設計師?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