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不合像爸媽冷戰,員工苦當傳聲筒... 小心團隊績效正被「類家務事」拖垮

Cheers快樂工作人
2024.07.09
2213次觀看

他的兩位主管想法差太多,總是不對盤又拒絕溝通,逼得底下員工像「爸媽失和的孩子」幫雙方傳話,搞得團隊成員大多做不到一年就離職。作者將這種管理上根本不應該出現的糾葛稱為「類家務事」,但因為這些大多與「專業」無關,所以往往拖很久沒被解決,甚至忽略「類家務事」對團隊績效其實有劇烈的破壞效果。

文/張家齊(臨床心理師、天下專欄作家) 由Cheers人才永續頻道授權轉載

經過暑假密集授課與教練工作,當我簡單回想今年與學員有那些印象深刻的互動,腦海最清晰浮現的,竟然是些鄉土劇風格的情節。

我們都以為,身為一個領導者,本質上應該是種蠻高級的事情。然而,當我越是接觸管理者們的真實經驗,越是發現,許多職場中實際發生的,根本就是一堆清官難斷的家務事,充滿難纏的情感糾葛。

在這篇文章,我姑且把這種管理上根本不應該出現的糾葛稱為「類家務事」。有趣的是,當一家公司已經出現所謂的「類家務事」,可能因為真的跟專業工作距離太遙遠,很多時候,即使大家都心知肚明有問題,反而經常裝沒事,甚至忽略這些「類家務事」對團隊績效其實有劇烈的破壞效果,所以往往持續很久沒被解決。

以下我隨意分享兩個職場「類家務事」例子,最後也會提出幾個我覺得有機會處理類似問題的具體行動。

前進不了的雙頭馬車

一位金融業的理財經理,在某次主管課的中場休息,向我提到他承受了難解的工作壓力。他說,目前公司架構,他需要向兩位部門主任負責,可是這兩位主管想法差太多,總是有不同意見、充滿矛盾,導致他長期處在永遠無法滿足上司的狀態,怎麼做怎麼錯。

「更痛苦的是,這兩位主任彼此之間意見根本不溝通,有時候還強迫我跟對方傳話。」這位經理有點沮喪地說。

我嘗試請他多跟我分享細節之後,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我也就誠實地跟他分享,我說:

「當我認真聽你的工作現況,不知為什麼,我好像覺得,你很像是父母失和家庭中的孩子,當媽媽對爸爸有什麼不滿,或是爸爸對媽媽有什麼不爽,夫妻之間不溝通,卻一直要求孩子去傳話,這小孩壓力真的會非常大喔。」

這位理財經理聽了以後,表情有點尷尬,支支吾吾地對我說:

「啊…老師…其實…我說的這兩位主管,他們實際上就是一對夫妻沒錯……」

聽到這裡,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好笑,但我站在管理心理學家的立場,其實是蠻生氣的。這種不適當的安排,不知道要磨掉多少人才的心力和團隊的績效。這位理財經理後來也跟我分享到,確實跟他同團隊的同事,私下都充滿抱怨,大多做不到一年就離職,覺得被這些煩心事打擾工作,很不舒服。

更不舒服的是,這種狀態竟然可以在這一家公司裡存在超過三年,至今還沒有任何具體的改善。

是主管,還是恐怖情人?

第二個「類家務事」例子,我想分享的是有關「恐怖情人主管」的故事。

一位在電商公司工作的行銷經理,因為任管理職後難以適應,和我開啟了一段大概3個月的教練對話。他個人希望處理的痛點是,他覺得他本身能力應該不錯,可是因為主管的風格真的太可怕,導致他工作上綁手綁腳,心情經常很痛苦,無法好好發揮自己的潛力。

這位行銷經理跟我分享的內容,不少是典型micro-management(微觀管理)的主管會有的問題,例如過度細節監控,嚴厲批評email文法和格式;頻繁要求報告,每天都要撥時間仔細交代所有進度細節。

除此之外,這位經理確實也承受一些不合理的困擾,例如主管會對個人生活過度侵入,即使放假,依然會要求說明沒接電話的原因;言語上也非常情緒化,例如他跟我分享到:

「我如果有時和同仁或客戶提到一些我還沒跟他說的事情,他會大暴怒,飆罵我不尊重他...」

「如果我有時狀況不好被他發現,他會灌輸我一些我很沒有用的觀念,類似『你連這裡都待不好,你敢去別的公司你一定活不下去』...」

諸多此類的不舒服,如果我們暫時忘掉這是一段職場關係,不難感覺這根本就是恐怖情人,高度控制、滿滿監控,讓他不開心的話還會情緒化貶低他人自尊。

進行教練3個月之後,這位行銷經理找到可以好好工作的解方。但這種事情如果不是那麼堅持嘗試,很多人確實會選擇放棄。

軟硬兼施掃除「類家務事」

類似這些「類家務事」的議題,我們當然需要好好的去思考如何解決,避免團隊工作績效受到干擾。這些「類家務事」會在職場出現,絕非一日之寒,背後呈現的都是一大堆公司制度問題、文化問題、架構問題、以及最複雜的人心問題。我這邊先很簡短用一個「軟硬兼施」的兩個角度,粗淺分享可能可以怎麼做,未來有機會也很期待多分享相關細節。

首先在「硬」的部分,我想說的是「類家務事」必須被良好的人員管理機制察覺。具體來說可以有這三種開始:

  1. 多來源評估管理績效:如果公司內主管的績效評估缺乏同儕、下屬等多元資訊,很容易出現管理品質的死角。
  2. 員工安心回饋:好的管理制度,要充分把握每一個「吹哨」的契機,並有完整保護的流程。
  3. 越級關心員工:也許越級上報不是個受歡迎的員工動作,但身為管理者,你的關心可以適度往下越級。

在軟的部份,我建議內容重點要放在公司中高階主管的溝通能力(雖然有具體方向,但是這絕對不易落實,管理者真的要成長,通常需要情商培訓或是教練的歷程):

  1. 對事不對人的溝通技巧:好的管理者,在溝通棘手問題的時候,必須學習一些技巧,讓員工有被針對的感覺。
  2. 正確應對員工的防衛心:只要被自己的上級談話,大家很容易有高度的防衛心,很多真實資訊就會因此流失,好的管理者要有與員工進行真誠溝通的能力。

身為管理者,不管我們的管理知識再強,不管公司的管理架構設計再好,當我們沒有辦法好好處理人心的時候,「類家務事」真的很容易讓我們良好的知識與架構變得白費心機。

(原文標題:父母失和、恐怖情人……你的團隊績效,也被「類家務事」破壞了嗎?


推薦閱讀:

台灣最大工作人交流平台,協助新世代透過學習、成長,實踐熱情工作與快樂生活。是對年輕人最具正向影響力的媒體,創造企業與人才間的對話,克服學用落差,推動世代互助與典範傳承。在人生每個重要時刻,給予工作者實用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