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4.04.11 | 4121次觀看

職場被欺負要忍嗎?過來人:先釐清你的「忍」是為反攻鋪路,還是看清現實|觀點

職場裡,有些同事或主管是雙面人,萬一被欺負該忍嗎?又該怎麼自保、討公道?作者認為,面對這種雙面人,留下工作日誌、email往返、Line紀錄,是必要自保之道。「忍」到蒐集足夠證據、時機成熟,再出手一舉殲滅,即使失敗也千萬要冷靜「復盤」,別白白浪費學習機會。本文教你哪些情況下可以忍、哪些不用,以及發難前後的不同情勢分析。

文/莎莉夫人的工作生活札記

「忍」必須有底線

看了標題,很多人心裡OS「這不是廢話嗎?」可現實情況是,太多善良人類,擔心得罪人,變成忍耐無極限,造成自己內傷無藥醫。

比起適當地表達不滿,甚至直接把「戰車」開出去,對某些職場工作者而言,保持沉默、「被欺負就算了」,選擇「忍」是容易的,他們最大的擔心在於,害怕衝突、不敢承擔「點破」的後果。萬一我不忍,把受欺負的情況表達出來,會不會因此沒了工作?或會不會以後我被欺負得更慘? 這種擔心會讓人忍耐無極限,忍到離職最後上班日還再忍,就怕被刁難拿不到離職證明。

先想想:「忍」的目的是什麼?你的「忍」有讓你達到這個目的嗎?如果有,那就繼續忍,因為忍的值得;倘若沒有,是不是該換個方法,適時也適當的讓對方知道,有些舉措或言詞表達方式,讓你不舒服,希望對方能收斂或別再犯。

職場裡,有些同事或主管是雙面人,表面對人好,私下整人、害人不手軟。

面對雙面人,留下工作日誌、email往返、Line紀錄,是必要自保之道。

如果是被同事欺負,我認為大家在職位上是平等的,這種「忍」不需要無極限。更現實地說,同事影響不了你的考績與升遷加薪,根本沒必要忍,忍他,他能給你什麼好處?沒辦法給你帶來好處的傢伙,沒必要忍他,我向來不會「忍」位階平等的人,因為看不到「忍」的意義與好處何在。

職場被欺負,如果這欺負來自長官,尤其是直屬上司,確實需要思考一下該不該忍。

假使這個「欺負」危及到工作可能不保或影響到我在公司甚至同業間的名聲,我不會忍;倘若這個被欺負,只是給我小鞋穿,對我只是擦傷,我會讓情緒過去,暫且忍住,但會蒐集證據,待時機成熟,好好跟對方談談;若對方執迷不悟、繼續以害我為樂,接下來,我會把戰車開出去。

常看這個專頁的讀者們,大概知道我的個性,我很難想像自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委屈模樣,這樣的「人設」不存在我的人生裡。遇到任何事情,我只有一個想法:怎麼解決它。

「情緒」跟「面子」都是最廉價的東西,早點學會丟棄這兩樣東西,會讓你的時間更有價值,你不會耗費光陰糾結於無意義的人與事中。請記得,你的人生不是講「吉祥話」的人生,討好或怕得罪人,都是浪費時間的事情,其他人一點都不重要,怎麼為自己好好活一回,才是最要緊的。

我到越南工作的時候,職稱掛的是總經理,但我上頭有個督導,代表董事長監督在越南的媒體事業群(電視台、公關行銷公司、電信公司)。當時我是由董事長直接面試錄取的,這位督導在緬甸出差沒有參與面試,後來我才知道,督導搞走鬥臭前任美籍總經理,想換自己人上位,沒想到大老闆請了五家獵人頭公司幫忙找人,最後由我填補了職缺。

我一到越南就感受到這位督導表面熱絡,實則對我不友善。根據集團規定,總經理級的住宿有一定規格,他卻以時間緊湊、一時難以找到合適居所為由,要我住一般的員工宿舍。

總經理配有座車與專屬司機,唯獨我沒有,理由是「妳被董事長派來的太倉促,我們這裡還來不及給妳準備車與司機,再給行政人員一點時間。」那時我很想問:「之前白人總經理的車與司機呢?我用他的就可以了,該不會他人走了,車跟司機也不見了?」這句問話我當時沒說出口,初來乍到,即使感受到督導對我不友善,但現在不是對決的時機。

因為感受到不友善,我開始防範。所有他口頭承諾的事我都記在筆記裡,往返的郵件與即時通訊軟體的內容,我全保留。三個月一到,我用email請示他,我的住宿及交通問題是否解決了?收到他的回覆後,我把信件直接轉寄給集團的人資長。三個月沒法解決的問題,在我轉發郵件後,兩天內得到解決。這也埋下督導對我更深的不滿與防衛。

「妳能直達天聽,以後在越南,就自己處理自己的事情吧!不用再找我了。」督導這麼說。我很心平氣和地問他:「Larry,你為什麼討厭我?我才來三個月,哪裡得罪了你,可以告訴我嗎?」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當下的表情,那張滿是詫異驚訝的臉。

他壓根沒想過有人,尤其是下屬,會這麼直白地把話挑明了說。三個月的觀察我看出,他是個好大喜功、講話誇大又喜歡人捧的長官,偏偏又愛裝出一副跟下屬毫無距離的親民形象。這類型的人,演技一流、講話漂亮,他們受不了直球對決。

看清楚欺負你的人有什麼樣的性格,通常在人前表現友善,背地裡欺負人的長官,最怕就是你跟他直接挑明了說。這些人欺負下屬又希望營造好長官形象,只要他還受大老闆管轄(他也是受薪階級),真的沒必要怕他。欺負人還想當慈濟人,這種人最怕被人拆穿,適時且態度良好的與之溝通,讓他知道你不是軟柿子。

當你覺察到自己被直屬長官欺負,或更嚴重的,已經被長官陷害,該繼續忍?還是攤牌?

忍的同時不要忘了蒐集證據,當你不忍的時候,證據讓你站得住腳,不吃虧。至於什麼時候「戰車」要開出去?戰車一旦開出去,就必須一舉輾壓對方,沒錯,我指的就是那個欺負你的長官。


「忍」到時機成熟,再出手一舉殲滅

職場,說穿了,就是在演戲。大家如果能好來好去,表面演得互助合作、團結一心、相親相愛......也就相安無事,日復一日地繼續演下去。讓人演不下去,無非是受了委屈,不想再忍就不會再演了。

要攤牌,做好翻臉的準備,證據必須充足。證據不足,就再忍,邊忍邊蒐證,這時「忍」的目的是為了補足證據,讓欺負你的人一槍斃命。沒辦法,倘若他沒死,就是你亡。戰車開出去沒法輾壓對方,只要對方一息尚存,他肯定會報復。因此,戰車不能隨便開出去,尤其不能一時情緒激動,就把戰車開出去四處亂撞。常常把戰車開出去,只能證明你是個情緒化的人,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讓自己先被解決了。

戰車,永遠是最後一道方案。沒有把握打敗對方,就不要把戰車開出去。準備開戰車出去前,問問自己:你的委屈跟公司(老闆)的利益有什麼關係?如果只是單純地替自己討公道,無關公司利害,通常大老闆會輕輕放下,你的長官依舊坐穩位子;要輾壓長官讓他滾,就必須讓老闆體悟,你揭發的事情會影響到他的公司,不管是利潤或名聲,他才會出面解決問題。簡單說,你受欺負的問題必須是老闆在意的問題,老闆越在意,上司滾蛋的可能性就越大;否則很容易流於「私怨」報復,最後被迫離職的人,可能就是你。

越南工作一年半後,我把戰車開出去了。忍了一年半也蒐證了一年半,證據有會議記錄與email內容。讓大老闆動手處理的原因是,督導欺騙了他。

大老闆想跟韓國人合作,在越南開發影城,發展影視事業。老闆有地、有營建經驗,需要韓國人的影視軟實力,把「韓流」結合越南影劇圈,創造新的娛樂潮流。這個想法跟韓國各家電視台洽談過幾次,都沒具體結果,督導下令「會議紀錄可刪除,不必寄給總裁。」我沒聽話,保留了會議記錄,但沒即刻興兵發難。

大約過了半年,督導跟我說,就在我回台灣休假的時候,他跟韓國SBS電視台談妥了,雙方共同合作在越南興建一個大型的Studio,我們出地、負責建造,韓國人出設備、負責招商。總裁很高興這個合作案終於有好的開始,指派督導跟我負責這項專案。

打從我聽到韓國人同意合作,就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跟督導去韓國拜訪過SBS的負責人,當時他的態度就是高高在上,「越南沒什麼搞頭」,他沒興趣。

當我被老闆指派負責這個專案的當天,督導派了他的心腹愛將到我公司接手我的工作,表面上說擔心我「工作繁多、無暇聯繫韓國合作方」,實則是為了阻擋我接觸韓國人,怕我拆穿這場騙局。

他的心腹愛將是個能力撐不起野心的年輕人,一心想往上爬,但能力還不足以獨當一面,更重要的是,在他自負、瞧不起人的外表下(下巴永遠向上抬45度),有顆膽小怕事,不敢承擔的心。

我被督導架空後,正想辦法該怎麼突圍,總不能哪天老闆問起進度我一問三不知,苦思了幾天,正打算靠台灣影劇圈的朋友幫忙聯繫時,督導的心腹愛將走進我辦公室,他苦惱地問我:「總裁希望做的事情,如果發現是假的,他知道了會怎樣?」

膽小怕事的他告訴我,他跟韓國人聯繫的結果是對方根本沒意願合作,他不懂督導為什麼要騙老闆?我說,因為老闆很希望這個案子能成,他能騙一步是一步,先哄老闆開心,之後再找理由賴給韓國人出爾反爾,他就沒責任了。

心腹愛將問我:「這是韓國人拒絕的回信,Larry叫我刪掉,妳覺得我該怎麼辦?我怕總裁以後追究責任,Larry會賴給我。」

撿到槍的我,著實替督導難過,怎麼挑了個這樣的人當心腹?沒有膽識陪著一起騙、一起演就算了;竟然連敵我陣營都搞不清楚、找我談心,還把關鍵信件秀給我看,他的豬隊友成了我的神助攻。

我沒算計這位年輕人,我誠實地告訴他,把信轉寄給我,以後這事與他無關,不用擔心工作不保,這是我跟Larry之間的事,由總裁解決。年輕人要的是保住飯碗,他知道這場騙局終究騙不了大老闆太久。

呈交證據給總裁沒多久,Larry仗著自己跟總裁多年的交情(他們是麻吉),一口咬定是我栽贓陷害他。戰車開出去前,我想過所有可能性,這一年半督導接觸過的韓國合作方,我把名片及聯繫方式全都蒐集齊全,交給總裁特助,要查證,不難。

除了此事,我把這一年半來,督導參與併購其他電視台的不合理處,當我提出質疑時,他怎麼在工作上打壓我的事,一併上報。我的報告沒提我個人的委屈,重點全擺在督導的行徑造成公司多少損失。之前以高價併購的電視台,事後證明,真的超出市場行情太多了。

因為涉及公司利益,老闆非處理不可;再者,每位大老闆可以忍受下屬沒做成專案、沒拿到客戶,但沒有一個老闆能忍受「欺騙」。財大氣傲的大老闆們最痛恨別人,尤其是下屬,把他當傻子,這是絕對、絕對不能忍的。

督導後來「被離職」了,事後我才知道,他被大老闆查出更多不為人知的事。「水至清則無魚」老闆們能容忍也理解組織裡有無法「至清」的時刻,但,不能混濁到連他都看不清楚。當混濁到連老闆都看不清的時候,就是失控的開始,沒有一個老闆會允許他的公司脫離他的掌控。

戰車要開出去前,請想想,你的問題跟公司發展(或 公司名聲)有什麼利害關係?把被欺負的問題「公司化」,老闆在意的是他公司的「利益」與「名聲」。大老闆有時會聽聽下面人互捅對方、互揭瘡疤,他把這些當「八卦」聽,不會採取審判行動。兩派人互咬,只要沒傷到公司利益。

對大老闆而言,這是組織內「恐怖平衡」的現象,不見得是壞事。

大老闆時間寶貴,他只在乎公司的發展(利益)與名聲,沒時間也不屑處理員工恩怨。


看清現實的「忍」,不是懦弱,是智慧

在職場生存掙口飯吃,「忍」是必須的,罩子放亮點,有些人就算再囂張、你看他再怎麼不順眼,也得忍,因為這些人有背景、有靠山、有關係。簡單說,這些人,惹不起。

別小看老闆的特助、秘書,他(她)的職等或許在你之下,但他們在老闆面前比你更受寵、更被信任。進入一家公司或到學校任教,先觀察人與人的關係,不要小看那些職等低的人,先搞清楚他們的來歷,才不致犯下大錯,惹錯人,回家吃自己。

兩個真實案例跟大家分享,當你看不順眼職等低的人囂張狂妄,膽敢欺負你這個職等比他高的人,想教訓這些人之前,請先摸清他們的底細,了解他們為什麼敢「狗仗人勢」的原因。「狗」不可怕,要弄清的是:這條狗,仗的是什麼「人」?而這個人,你惹得起嗎?

我的朋友被挖角到一家電信公司擔任副總經理,在業務上,她需要常跟總經理開會並向總經理報告業務。朋友上任三個月期間,總經理秘書常常給她臉色看,講話口氣差,儼然她是總經理代理人。朋友忍了三個月,想找機會教訓一下這個年紀比她小十歲的女秘書,問我有什麼方法可使?我直覺回:「她該不是你們總經理的小三吧?」我請朋友摸清這個「小秘書」的底細,再決定怎麼「教訓」她,後來,我朋友決定「忍」,因為惹不起總經理的情婦。

我另一個朋友剛找到一份新工作,在某大學當專任講師,系上某個助教,對新來的老師愛理不理,朋友恭敬地請教他問題,他回:「我現在沒空聽妳講話,等我有空了再說。」朋友怒火攻心,一個年輕小毛頭才幾歲,當助教就要看清自己的工作任務,「一個小助教把自己當什麼了?」

專任講師壓下怒火,開始調查這位「小助教」的背景,他是校長的遠房親戚,系主任的得意門生。小助教對系主任恭敬有禮,系主任交辦的事項,他不拖延,使命必達。系主任曾公開表揚他是系上「最能幹」的助教,工作效率「一人抵十人」。新來的專任老師了解小助教的背景後,知道是她小看了年輕人,人家不是小助教,有背景、有靠山,就是「大」助教。我的朋友決定,不再勞煩大助教幫忙,「我惹不起」。

看清現實,決定「忍」,這不是懦弱,而是智慧。人沒必要跟狗一般見識,尤其這些狗仗人勢的狗,更不需要與之較勁,太耗費精氣神,不值得。知道狗會咬人,路過的時候,就小心點;如果可以,請提前繞路,能閃則閃,保平安。


別期待老闆改變「認知」,除非他痛了

常被上司欺負的下屬們,總有這樣的疑惑:「老闆瞎了嗎?怎麼看不清這個爛咖?」很遺憾,老闆不僅看不清,還會一直信任下去,直到老闆身受其害,才會改變認知與態度。

要改變一個人的「認知」非常困難。你口中的壞人,也許是我心中的好人。同樣一個人,我們看到的面向不同,他跟我們產生的化學反應也不一樣,導致我們對他的認知不一致。欺負下屬的上司,最擅長的就是玩兩面手法。這種人有多張面孔,他把最好的一面留給老闆,最狠的一面賞給下屬。就算員工集體告狀,大老闆會滿臉疑惑地說:「是這樣嗎?我認識的他不是這種人,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別浪費時間想改變老闆的「認知」,只有當證據顯示,上司的作為危害到公司利益或名聲,大老闆感覺到「痛」了,才會出面處理;員工們的集體抗議,若無關乎公司發展,很容易被有心人士操作成「集結造反、醞釀罷工」。

職場比的不是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而是比誰的權力大、誰贏得老闆的信任多。事實是什麼,有時沒那麼重要,只有當老闆在乎的時候,事實才變得重要。

眾口鑠金,有時有用,有時沒效。老闆的認知,決定一切。

別浪費時間想改變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認知,只有當他吃了虧之後,才有可能改變。


在職場求生,有兩項能力很重要:「專業技能」之外,必須具備「政治能力」。值得待的公司是把專業技能擺第一,政治能力放後面;那些把政治能力擺第一的公司,就是高鬥爭的地方,上司多半沒什麼真本事,唯一的本事就是政治能力超強,非常會「拍馬屁」與「鬥爭」,幾乎每鬥必贏,成了公司「老妖」。

他們能鬥贏的關鍵,除了心夠壞、夠狠,更重要的是,他們靠對邊。有背景、有人撐腰、有關係,就是贏的本錢。這種人常常欺負下屬,出事了,所有責任推給下屬扛。

這些人外顯行為有幾個共通點,整理如下,當你在職場看到有這些行為的上司,請提前嚴加防範。

1. 習慣口頭交辦工作,不留文字記錄

他們來去匆忙,跟你開會或交辦事情的時候,他們的手機總是響不停,斷斷續續地交辦工作事項,這裡面已經有很多斷裂點(魔鬼藏在細節裡),足以構成一個大陷阱,你正要開口追問不清楚的地方,他會打斷你:「我很忙,等下還有事必須出去一趟,你哪裡不清楚再打電話或寫郵件給我。」你打電話,他沒接;寫郵件,他不回。你再遇到他、正要開口請示他的意見,他質問你:「上次我交辦的事情,你做完沒有?」

沒有文字紀錄的交辦事項,本身就是一個陷阱。你做與不做,都會被究責。當上司死不留下文字紀錄,任憑你狂發email請示,他不回就是不回,這時,我的作法是再發一次郵件給直屬長官,cc直屬長官的上司,請求「長官們」給予裁示。

不要擔心這樣的做法叫「越級報告」,我讓直屬長官看到,這封郵件也寄給了他的直屬長官,我沒背著他去告狀,而是光明正大地請求「長官們」定奪。

2. 習慣透過秘書傳話,由秘書代表他交辦下屬工作

這也是一個陷阱。出事了,一個秘書能扛什麼責任?當然是被交辦工作的下屬扛責。我的督導Larry,常常出差找不到人,發郵件給他,他鮮少回覆,都是透過他的秘書傳話給我。我被害過一次之後,當這位秘書再來傳話時,我請她什麼都不必說,把要說的話寫在郵件裡寄給我 cc Larry,證明這是Larry的指示。沒有郵件,我就當沒有這回事。

3. 以「人情」籠絡下屬的人,越容易欺負下屬

別被他們和藹可親、跟下屬打成一片的模樣給騙了,用「人情」管理的上司,所屬單位問題多、鬥爭也多。你沒跟他宣誓效忠,不是他的人,任憑你再有能力,也難在他手下活出一條路。

當你辨識出你的上司具備以上特點,請記得保留開會紀錄、email與即時通訊軟體紀錄,當他口頭交辦事情的時候,趕緊錄音做筆記,日期、時間、地點與談話內容,要清楚記載下來。

最後,當你被欺負到忍無可忍,打算把戰車開出去前,記得盤點一下你有多少證據,這些證據有沒有影響到公司利益或名聲?如果有,那就發動戰車;倘若證據還不足以影響到公司利益與名聲,勸你再忍忍,一方面繼續蒐證,另方面若真待不下去,找到後路,再辭職。

辭職只能保證脫離了現在這家公司欺負人的主管,不保證你接下來的職場生涯不會遇到類似的上司。離職前想清楚:後路找到了嗎?我的憤怒,值多少錢?我忍下這口鳥氣,可以換來什麼?換公司能保證不再遇到這類人、這等事?


冷靜「復盤」抓錯,別白白浪費每次經驗

被上司欺負,心裡肯定不舒服,可以有情緒,但情緒過後,積極的做法是好好想想:怎麼解決這個情況?無法改變上司,我們可以怎樣調整心態?怎樣做好防範,避免再被陷害?

我習慣把每一次受害的經驗記錄下來,用「復盤」的方式重新思考:如果下次再面對這個上司、或再遇到類似狀況,我可以怎樣應對會更好。「復盤」是每下完一盤棋後,棋士會把棋子擺回去復原棋局,仔細思考這次為何輸棋?

我的復盤方法是拿出筆記,回顧記錄「做事與說話」的過程。回想的時候要先倒空情緒,用「客觀」的態度,「完整」記錄下當時的狀況。把這件事的過程從頭到尾回想一遍後,找到發生錯誤的環節。例如:在哪一句對話發生的時候,我的哪一句應答讓上司抓到「痛點」對我展開攻擊?或 對話討論到哪個關鍵點,他出現了什麼反應,迴避了問題,以致由我扛起這個問題的責任?

抓出犯錯的環節,才能找出原因;知道原因,才能找到消滅錯誤的方法。例如:我從被陷害的復盤紀錄中發現,Larry慣用的手法是:跟我開會時,每次談到關鍵點,他常以「接聽電話」或「突然想起要回一個重要電話」為由,打斷我的追問。等他打完電話,他會以「必須馬上出去開會」,結束跟我的對話。最後拋下一句:「妳不清楚的問題可以寫郵件給我,我們再討論。」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他從不回覆郵件、不留下文字紀錄。

當我從復盤紀錄中找到他的行為模式,當他再拋下那句「妳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寫郵件給我。」我立刻回他:「我不僅會發郵件給您,還會同時把郵件寄給總裁,讓他知道我們的工作進度還有我遇到的問題。」

總結這個方法:完整回顧記錄說話與做事的過程 → 找出發生錯誤的環節 → 分析錯誤的原因 → 找到消滅錯誤的方法 → 實踐這個消滅錯誤的方法。

實踐後,檢視效果,若有效,就繼續執行;沒效,就再次復盤,查出錯誤的環節,找到原因及消滅錯誤的方法。

離職,不能保證從此不再遇到欺負人的上司;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才能保障自己在職場的安全。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