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2.09.26 | 5618次觀看

開名車、穿名牌太Low!矽谷工程師比的是「這些」|觀點

矽谷人不講排場,全公司上下包括CEO穿的都是牛仔褲,身價千億的CEO出門,開的也許只是一輛庶民電動車。少了繁文縟節,矽谷才能擁有創新精神。矽谷工程師很少在物質上炫耀,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們不炫耀。矽谷式炫耀很高檔,而且能淡淡地傷人。最高級的傷人方式就是讓對方在羨慕之餘帶一點自卑,如果能讓他微微恨你更好。

文/鱸魚

矽谷式炫耀是高級炫

工程師很少在物質上炫耀,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們不炫耀。人類必須要炫耀才能生存的基因仍舊存在於他們身上,但他們的炫耀方式稍有不同。想在矽谷共和國生存,你必須體會別人的言下之意,那些聊天中不經意的抱怨往往都是順便炫耀。一個受過訓練的聽者,應該第一時間就能立刻捕捉到背後的真正精神。

矽谷式炫耀很高檔,而且能淡淡地傷人。最高級的傷人方式就是讓對方在羨慕之餘帶一點自卑,如果能讓他微微恨你更好。一個堪為成功典範的高級炫耀在言詞上不能讓人聽出蛛絲馬跡,而是要讓對方順便感受到應該羨慕你,然後對應在自己身上,淡淡地自卑。

炫耀是一種說話技巧,也是在矽谷升官的重要途徑。它可以從三個層面剖析:第一是言詞,最膚淺;第二是內容,稍微高級些;第三是意圖,最高級。高級工程師在這方面都磨練得非常深刻。職位愈高、事業愈成功的人,段數愈高,表達愈不經意,意圖也愈不明顯。

成功的炫耀不會在字裡行間和談話內容中留下把柄,意圖卻能水到渠成,把那些令人羨慕的小事不經意圈選出來。對話本意是要述說另一件事,那些不幸令你羨慕的小裝飾只是配菜。此等炫耀達到了「言者無意,聽者有心」的境界,讓你覺得受了一點傷,卻說不出為什麼。

在矽谷丈量身分地位有一套數字,因為數字最容易比大小。這種差別其實連猴子都比得出來,你在兩個簍子內放入不同數量的香蕉,看看猴子會選哪一簍就知道了。矽谷人的數字不外乎:每天有多少 E-mail 要讀,有多少會要開,一星期要做幾次簡報,每天工作幾小時,每晚要熬到幾點才能睡,昨晚最後一封 E-mail 幾點才出現……不過這些算是相當表淺的數字,這年頭大家都拿得出來,已經不值什麼錢,幾年前這一套倒還挺管用。

稍微高級一點的數字就是自己的團隊帶了多少人,上次出差去了哪些城市,哪一家五星級旅館已經累積了多少點數,哪一家航空公司累積的里程夠換兩張免費來回機票,公司股票最近又漲了幾趴,一年要出幾次那種煩死人的差, 反正「唉,累死了」總是最後的結尾,目的是提醒只是累,沒別的意思。

如果對方說著每天有多少 E-mail 要讀、多少會要開,相信我,他不是要告訴你他有多忙,而是他有多重要;如果他抱怨好不容易帶家人去度假,高階主管卻打手機找他,搞砸了假期,相信我,假期即使真的搞砸了他還是很高興,因為高階主管有他的手機號碼;如果他不小心說他很頭痛不知道該選哪一個 offer,是在說明他的市場價值有多高;如果他抱怨有一大堆考績要寫、團隊多難管理,他是在提醒你他是位主管;如果他說昨天才出差回來,雖然搭商務艙還是一夜都睡不好,整句話的重點只在「商務艙」三字。仔細觀察一下,這類抱怨都是帶著笑容講的。

在言詞和內容上,這一類矽谷式炫耀連AI都無法偵測,所以相當高級。言詞間沒有談到價值,內容純是抱怨,至於意圖嘛,那完全要看聽者的心胸了。

矽谷式炫耀同樣得講品味,不小心讓人羨慕你幾秒鐘也不是什麼大錯,要不然所有的好事都沒有分享空間了。分享與炫耀的界線本來就很模糊,如果你的分享讓人聽完帶著一絲羨慕,那是個成功的炫耀;如果讓人帶著一絲不舒服,那是個失敗的炫耀。兩者都叫炫耀,只是一個還沒練習好。

當然,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都走過那條炫耀的路,也沒有時間在乎分享與炫耀的界線。不過矽谷式炫耀的確和其他地方不同,至少今天在矽谷,沒有人會羨慕你的穿著與身上的佩戴。開什麼車、穿什麼衣服,戴什麼包包或手表,在矽谷完全傷不了人,因為沒人在乎。把那一套搬出來只會突顯你的價值觀。記得,那些都和襪子一樣,穿在鞋子裡看不到、也沒人看,就算看到了也沒人看得出差別,一身名牌留著沾沾自喜最實際。

矽谷沒有黑頭車

矽谷人不講究排場,不喜歡繁文縟節。全公司上下包括CEO穿的都是牛仔褲,正式的禮服不過是把T恤換成襯衫,牛仔褲堅持不變。只要有領子、有釦子,在矽谷就算給足了面子。正式商務場合對穿著的要求至多是 Business Casual──只要配合場合,您隨意就好,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要求穿西裝的。

看看科技四大騎士的所有產品發表會,沒有一個CEO不穿牛仔褲。他們只有參加國會聽證會才穿西裝,那是上法庭必要的繁文縟節。離開法庭、離開教堂、離開了婚禮和葬禮,矽谷CEO到哪兒都是一條牛仔褲,旁邊也不會有隨從。

一位市值千億或一兆美元的矽谷CEO出門時,開的也許只是一輛庶民電動車。

但在任何其他地方,他應該都是跨進一輛有司機的加長版黑頭禮車,可能還需要專人幫忙拉開車門,用手肘幫他擋著車頂,免得那個昂貴的腦袋不小心撞壞。放眼全世界,這些簡單的動作都是必要的形式與尊貴,但在社會地位是以排碳量多寡而非有多少人伺候來論斷的矽谷,有司機並不比當 Uber 司機光榮。要講求尊貴就必須放棄隱私,若要求矽谷CEO為了尊貴感而放棄隱私,那將是種羞辱。

車可以自己駕駛,門可以自己開,處處都需要人服侍只會突顯你在排碳與繁文縟節上多麼落後,是種負面形象。至於黑頭車,好一點的境遇是喝酒和開趴的出租車,下場慘一點的是葬禮車。

虛假的尊貴在矽谷和蚊子一樣不可能存活。

矽谷沒有「大老闆」這個字,如果你對一位科技CEO使用這個字眼,他可能以為你想向他買毒品。此地的人口只占全美總人口二%,上市公司總資產卻高達全美國二十六%。擁有兩千多家科技公司的矽谷毫無疑問是全世界科技密度最高的地方,如果所有CEO都認定有人伺候就是尊貴,並以公司市值包裝自身陣仗,這彈丸之地將擠滿護衛隊和黑頭車;每一家公司門口、每一間會議中心都會穿梭著忙著替別人開車門的人;周末出門吃頓飯,高檔餐廳門口可能也站滿了維持大老闆尊貴的黑衣隊。

真要玩尊貴的陣仗,矽谷絕對冠軍。

創新的前提:拋棄繁文縟節

在矽谷,哪怕是和高階主管開會,都是在擺設得像IKEA展場的角落捧著咖啡坐下來蹺著腳進行,穿短褲完全沒問題,氣氛輕鬆場地隨意,談的卻是單刀直入的嚴肅話題;大家只想聽真問題找解決方案,不想浪費時間在繁文縟節。必須立正站好對CEO講話的文化只會滋養虛偽。

矽谷很多高階主管根本沒有辦公室,大家使用的都是開放式共享空間。臉書祖克柏的工作平台和一般員工並沒有不同。如果不是那張臉,這些高階主管出現在公司任何一個角落,都不過是另一位工程師而已。拿掉了黑頭車陣仗,他們周末出現在街上,也不過是陪家人上餐館、逛街的平凡矽谷人而已。

不分尊卑、平起平坐的開放式矽谷文化提供了一種集思廣益、自由溝通的平台。它想傳達的訊息是:高階主管不過是一位鄰座同事。一位CEO如果要看到真正的問題,要聽到真正的聲音,就不能把自己關在兩道門之後那威嚴又寂寞的總裁辦公室,由祕書決定誰可以見、何時可以見。

矽谷不講排場,沒有大老闆,沒有黑頭車,沒有繁文縟節,也不需要幫忙開車門的人,他們不怕CEO頭撞車頂,只怕他腦袋裡沒料。

矽谷的確有一種獨特的酷,而這個酷也造就了全世界最令人髮指的職場福利。當然,既然這麼酷,矽谷也極端冷酷,畢竟天下沒有白酷的酷。

矽谷不是地名,而是一個釀有獨特價值觀的地方。

鱸魚

節錄自:時報出版《異類矽谷:老派矽谷工程師不正經的深度田野踏查/鱸魚 著 》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