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日期 |2022.08.05

觀看數 | 62780次觀看

在矽谷工作是「人生勝利組」?矽谷人揭真相:勝利=晚一點被裁|觀點

你覺得矽谷人算「人生勝利組」嗎?我問過的每一位來自台灣的工程師,沒有人會這麼自認,這不是謙虛,而是深切了解矽谷的職場生態。淘汰是矽谷生態的一部分,如果拿的是工作簽證,一旦失去工作,60天內必須找到新雇主,否則做一半的美國夢將立即消逝。在矽谷沒有永久的勝利,只有撐了多久才被擊敗的勝利。

文/鱸魚

矽谷每一個被認定為「人生勝利組」的人,也許都歷經過以下勝利三階段:拿到高薪工作,拿到綠卡,買下人生第一棟房子。如果是童話故事,一切美好就此結束,大家從此過著快樂的日子。大部分矽谷故事很少提到後半段,大家都在故事最高潮就急著拔掉插頭,但矽谷每一個成功都只是下一個挑戰的開始。找到好工作和丟掉好工作各在天平兩端,兩者合起來才是完整的生態鏈

世人的目光卻只談生,不談死,都想強迫故事圓滿結束,所以才出現了人生勝利組這美麗的名詞。

矽谷人不是人生勝利組

我問過的每一位來自台灣的工程師,沒有人認為自己是人生勝利組,這不是謙虛,而是深切了解矽谷的職場生態。

矽谷人在歡欣鼓舞找到夢想中的好工作又買了新房子後,立即面對的就是維持市場價值,不能失去工作,而那是一個漫長的承諾與壓力。每一位工程師終其一生都在不被淘汰的夾縫中求生存。科技翻得愈快,人也淘汰得愈快。一個人的市場價值永遠被新科技牽著鼻子走,距離漸行漸遠時,價值也就節節落後。有價值的時候,公司拚命砸錢留住你,多少都願意付;沒有價值的時候,你就成為會計簿上一筆可以節省的開銷,一天都不多留。全世界的科技人都想往這兒擠,矽谷永遠不缺貨。

淘汰是矽谷的一部分

淘汰是矽谷生態的一部分,如果拿的是工作簽證,一旦失去工作,60天之內必須找到願意贊助的新雇主,否則做一半的美國夢將立即消逝。矽谷砍人不手軟,連續拿到「有待加強」的考評就可能被革職。主管雇人時不在乎你的身分,考評時同樣也不在乎——哪怕你下個月就可能等到綠卡。那從來都不是考量。

2019年一位工作壓力過大,考績又連續不佳,擔心被革職的中國工程師在臉書總部跳樓自殺,據說當時他持工作簽證已經6年了,一旦失去工作,在美國的一切就可能結束。臉書的待遇在矽谷是出了名高,以台灣的標準,他應該是百分之百的人生勝利組。

矽谷淘汰人的方式很多。

第一種是革職,一般俗稱被fire掉。革職的人沒有資遣費,犯了大錯或連續考績不佳就可能構成理由。帶著前科找新工作很困難,就算有人願意雇,也沒有討價的餘地。

第二種是用來對付資深工程師的,那就是不給案件,讓你無趣自行離職;如果是經理級,就把團隊架空,或更殘忍一點,讓下面的人升級做你老闆,用羞辱逼你走,省錢又有效。自己摸摸鼻子滾了對公司最安全,一來他不能告公司,二來公司一毛錢都不用付。

第三種是升等。哪天老闆好心主動要幫你升等加薪,務必考慮清楚,因為很可能是陷阱。如果回絕,你已經提供了將來被革職的理由,因為你安於現狀不敢追求挑戰;如果接受,天下沒有白升的官,隨之而來就是排山倒海超越能力的新期望。要是未來失敗了,結論又繞回上面,請準備搭乘下一班淘汰列車;要是被逼成功了,非常好,公司並沒有損失。換言之,即使死心塌地做個快樂的工程師,是否真能長久快樂很可能也由不了你。

最後一個最受歡迎的方式是裁員。裁員的定義是不再需要這個職位,除去的是職位,和人無關。法律對裁員有限制,既然不需要這個職位,6個月之內就不能補同一職缺,不過這方面要做手腳並不難。一個資深工程師被裁了,公司可以補個低一職等的工作,或換個職稱再找新人。若想大筆降低人事費用,很可能每幾年就來個清倉大掃除。有時候整個部門全部砍,數百人瞬間失業。

矽谷式裁員

30年來,我至少看過20次大大小小的裁員,自己也親身經歷過,辦公室前後左右的人也大多被裁過。裁員受傷最深的不是失去工作,而是那種被欺騙的感覺。也許前一天老闆還和你勾肩搭背,誇獎你的表現有多優異。第二天就被叫到小房間,要你留下筆電和識別證,在合約上簽字,用遣散費收買你控告公司的權利。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部門60幾個人統統放下手邊工作,被叫到大型會議室集合。主管開頭第一句話就是:「今天這房間裡有60%的人將失去工作,叫到名字的可以回座繼續工作。」這份宣告反映了矽谷從不浪費時間客套的冷酷。

當時已進入網路泡沫化,失去工作就是美國夢的結束,還沒拿到綠卡的也許要被迫離境。名字一個一個念出來的時候,我看著每一張焦慮的臉孔,聽著除了宣布名字之外的一片死寂——60多人擠在一起,竟然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然後我聽到我的名字。當著這麼多的不幸,我撿了幸運,卻覺得有點罪惡。回到座位上,我漫無目的胡亂工作著,也開始恐懼未來。這只是個開始。少了那份薪水,背著那麼沉重的房貸和生活費,我能熬多久?

下一個畫面我永遠記得,鄰座前一晚才工作到凌晨的印度同事哭著從會議室走出來,拿了背包就走人,我們連道別的機會都沒有。我從來沒看過一個大男人在職場上哭泣,但我知道他哭是因為被欺騙,而不是丟工作。

那次只是第一波,到了第三波,我也被裁了。這就是矽谷,這就是人生勝利組。

分手時,我們竟然都像罪犯

以前都是桌上型電腦,出了小房間,旁邊可能還跟著警衛,監視你打包,手不可以再碰鍵盤,最後再護送你走出那道再也進不來的門。有些人還沒回到座位之前,帳號就已經凍結了。那時候你才發現,原來過去多年人與人之間的互信,竟然可以那麼輕易就一筆勾銷。捧著紙箱走出那道要刷識別證才進得來的門時,你將了解自己已經完全沒有市場價值,丟的不是工作,而是尊嚴。

在這種職場文化混久了,你會把高薪和獎勵看得很淡。如果他們真心看重你,那是因為你還有市場價值;如果他們是客套,你也不必一頭熱地回報,一切不過都是逢場戲。這個臉,有可能明天就翻。

矽谷沒有永久的勝利,只有撐了多久才被擊敗的勝利。個人如此,企業亦然。生老病死合起來才叫做生命,圓滿的故事應該述說完整的輪迴,不是只慶生不談死,不是只賀成功,不看淘汰。

節錄自:時報出版《異類矽谷:老派矽谷工程師不正經的深度田野踏查/鱸魚 著 》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