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資充電

日期 |2021.01.29

觀看數 | 1688次觀看

永遠不會太晚:瑞士爸爸齊心爭取育嬰假

文/方常均 由方格子授權轉載

46歲的Patrik是兩個女孩的爸爸,也是瑞士中部琉森市一所專科學校裡學生餐廳的主廚。他在家掌管家人的胃,在學校負責上百個孩子的營養;對他來說,家庭和事業同等重要。當他回想起40年前和父親相處的經驗時,更期勉自己成為一個不一樣的父親。

他說:「40年前的瑞士,父親就是一家之主,很多事在父親面前沒有討論的餘地。但我不想當大家長,我想知道孩子們在想什麼——他們為什麼大笑、為什麼吵架,他們覺得什麼好玩。我們的家庭不是三加一,而是4個人。在家事和孩子教養上,我和我的太太是合作互助的團隊,我不是來幫忙的人。」

人的反思,多是從自己的經驗而來。Patrik的父親也曾經是一個大廚,他的成長時光有一大部份是和父親一起工作。他從小在廚房裡進進出出,當個稱職的小幫手;廚藝像魔術般奇幻,讓品嘗過的人流連忘返。於是,長大後的Patrik也走上父親的路,成為一位廚師。

父親喜愛的活動不同,給孩子的影響就不同。

然而,不同於自己的父親,他想做得不一樣的地方是:把工作和家庭生活區分開來。週三下午學校沒課的時間,他完完全全留給孩子和自己。他為三個人安排一個小小的森林健行,教孩子瑞士傳統烘培,一起去和其他家庭交流,或三個人安靜悠閒地在家裡看看書、看看影片。在父親這個角色裡,他選擇做孩子王,做兩個女孩的守護天使。他說:「自己帶孩子的快樂,是生命裡無法用物質衡量的美好記憶。」儘管廚房工作壓力大,不免火氣上身,但因為愛家,他試著不帶工作的情緒壓力回到家裡。

父親選擇做孩子王
Photo by Derek Owens

像Patrik這樣的父親,是瑞士父親的其中一種類型——渴望與孩子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成為孩子的榜樣,並讓妻子也肩負起家庭經濟的責任。妻子的工作是兼職的,除了賺取收入之外,也得到了和社會的連結,試著在家庭之外有自己的一片天地。這樣的父親在瑞士越來越常見,只是大家作法不盡相同。週一到週五都要上班的瑞士父親約有60%,有許多人也是把週末完全給家庭,關掉手機和電腦,享受和親子時光,堅持做到家庭和工作清清楚楚地分開。

為什麼天資優異的女性在職場中消失了?

男女大不同,男女進入家庭之後生活態度改變,到底是先天身體構造所致,或是後天的社會環境所造就,關於這方面的研究與論述上千上百。

在建立家庭這件事上,男女如何分工,是每一個工商社會都需要面對的問題。以女性主義出發為研究的論述頗多,也有以孩子需求為中心的研究。在歐洲德語系德奧瑞三國,有一個研究團體CENOF(Central European Network on Fatherhood) 致力於男性角色的研究,長期關注這個文化圈裡父親所呈現的多元樣貌與面對類似的問題。

「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模式在瑞士仍佔了一定的比例。參與研究的歐洲著名初等教育專家Fthenakis教授表示:「從德語系國家研究顯示,進入家庭後女性多半把家庭和家務視為自己理所當然的責任,較少指揮孩子或其他成員分擔家務;一旦分配了工作,就會檢查是否把家事做完做好。男性則不同,男性較常把家務當作是大家應該分工的項目,指揮孩子和其他人做事,但較少檢查家事是否確實做完。」女性較為主動的態度也慢慢影響了家務工作的分配,也是為何「男主外,女主內」的一個原因。

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
Photo by CDC

在孩子成長的過程裡需要不同能量的注入,父母在教養上的關係應該是團隊的夥伴。

Fthenakis教授進一步說明:「瑞士社會仍存在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一旦家庭有了第一個孩子,為了經濟上的考量,通常是妻子離職照顧家庭,丈夫因著經濟上的優勢繼續待在職場。於是乎,男女的社會分工又回復到傳統模式,繼續男外女內的家庭模式。在每一個家庭的生活現場,這個傳統模式有可能會減少瑞士家庭生第二胎和第三胎的可能。可以為這個現象解套的辦法,就是加強幼兒的托育政策。」

在西歐和北歐國家,有一些國家不分父或母可以享有有薪的育嬰假,這些國家的福利不盡相同。瑞士並不在這些有育嬰假保障的國家之列,導致女性生育後再進入職場的比率較周圍國家低。以瑞士國內男女人口來分析,女性全職就業的比例只有25%,相對於全職就業男性59%為低。為了遷就家庭的完整與發展,女性接受兼職工作的比例也高出男性24%,而完全無工作收入的女性有37%之多。這些數據充分顯示,瑞士男性仍然是多數家庭經濟的支柱。

瑞士公共電視也曾策畫一個名為「為何天資優異的女性在瑞士大學中消失了?」的專題。專題當中說明,從瑞士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男女比為49:51,女性稍多一點。然而,幾年後成為助理教授的男性比例大幅提高,拿到終身職的男女比竟以高達4:1之譜。不只在學術圈,其他專業領域中也有類似的現象發生。研究結果直指,人生事業衝刺最高峰的30歲這個階段,也剛好是生兒育女的生理階段。選擇建立家庭並生育孩子的人,必須考量家庭經濟與孩子養育的天秤兩方,取捨之時,女性在職場劣勢的狀況下通常選擇離職,以顧全大局。

「這件事永遠不會太晚,我們在路上了」

目前瑞士的家庭政策與托育政策,無助於女性重回職場;與其他鄰近的國家相比,瑞士的社會福利政策絕不是天堂。由於父母皆重回職場的家庭也必須付出相當高額的托育費用,有的母親甚至被笑說:「你賺的錢剛好拿去付托育的費用而已。」這樣的訕笑同時呈現了母親的困境和瑞士托育政策不彰的國家情況。然而,沒有快樂的母親就沒有快樂的家庭,當然家庭裡就會出現其他問題,也就不會有一個快樂的父親。

這個結怎麼解,瑞士社會近年已開始討論。2016年蘇黎世州進行區域性公投,希望州政府能注入更多的經費補助幼兒托嬰的費用,可惜遭到否決。在此同時,有一群瑞士父親跳脫母親角度的思考,直接把父親放育嬰假的議題放到檯面上,努力為自己爭取法律上保障放假的權利。他們說:「這件事永遠不會太晚,我們在路上了。」

瑞士的爸爸們組成各式協會,在不同地區發起活動,希望喚起其他人了解父親放育嬰假的重要性。他們實際的行動很多元,充滿創意。比方下班後穿著寫「父親放育嬰假」的上衣,在街頭宣傳自己的理念,有的人佇足聆聽,有的人冷漠離開。有時候幾個爸爸相約出動,推著嬰兒車出去發傳單。他們是一小群一小群集結的力量,把父親放育嬰假的議題拱上了政策討論的層面。這樣的運作也有三五年,參與的父親來自各行各業。

「這件事永遠不會太晚,我們在路上了」
Photo by Derek Owens

倡議父親育嬰假的父親們在下班後一起帶著孩子上街頭宣傳理念,也是民主的教育。

瑞士父親節是6月的第一個星期天,選這一天是因為和母親節一樣,這一天也必須是個假日。2017年6月4日的瑞士父親節,對許多父親來說是一個特別的一天,因為一群長期關注男性權益的父親們終於蒐集到12萬份簽名聯署,可將「父親放四週育嬰假」的議題付諸全國性公投。他們在這幾年的耕耘中獲得了100多個社福團體的支持,在奮鬥中獲得戰友協助。

公投成案是瑞士社會改革的一張門票,社會改革要全面成功,必須在政治改革上有一定的影響力。一般來說,聯署人數已經過關的公投案,需要3年左右排程才能進入公投程序,以一人一票的方式來進行全民公決。假若公投案受到人民支持,順利達陣,法條細部規定逐條通過,到法律執行仍需要3年的工作時間。也就是說,父親四週育嬰假的公投案要到能夠造福瑞士家庭的時間快則5年,久的話7~8年也是有可能。

目前瑞士並沒有明確法律規定父親的陪產假有多長,但孩子出生時放一天假算社會共識。有些較講究員工福利的公司或單位,有自訂三天或更多的陪產假。這樣的天數對許多想生兒育女的人來說實在過少,畢竟迎接新生兒的到來有許多繁瑣的工作和壓力,孩子生下後的教養問題也都需要父母雙方費心費神投入。於是這個議題隨著瑞士男性積極參與家庭的意識提高,開始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

支持的民眾立刻簽名支持。

如果多數家庭有相同的問題,這些問題就不只是私事了,而是進入了公共議題的範疇。做社會改革運動的人不能灰心,仍須在未盡之路上繼續前進,與反方意見的人在交鋒中,取得最大共識。以社會福利與家庭政策來檢視瑞士,這裡離天堂還遠得很。但如果齊心齊力在一個議題上努力,五到十年可以看見實際的改革成效,這樣的速度堪稱天堂。在父親節這天,祝福這些為大家努力的爸爸們,早日夢想成真。

【關於方格子】以多元模式創造價值,期望讓每位專注的創作者自在分享、交流。在104發表的文章,都是由方格子創作者各別創作,透過「方格子直送」計畫授權轉載。
方格子網站  方格子臉書粉絲頁

還有這些與育嬰假相關的題材,也許你也有興趣:

★ 追蹤【104人力銀行】粉絲團,更多職場力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