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結果

標籤『工程師』,共有10筆資料
2021.10.14
2943 次觀看
【聯發科徵才】「數位IC設計/軟韌體工程師」年終超速面談會:加碼15-25萬年底限時報到獎金,歡迎加入線上面談!

名列全球第四大IC設計公司的「聯發科技」大舉徵才,年底前報到將可領取業界首發「15-25萬超高獎金」,符合資格者還可一個月「超速錄取」,面談採週末全線上,讓您免請假超便利,快來瞭解聯發科技「年終超速面談會」吧!

2021.10.14 | 2943 次觀看
2021.08.25
2416 次觀看
【職涯發展】硬體、韌體與軟體?盤點常見的工程師種類

你常會聽見「工程師」這個職務,但每個人對內容的想像都不盡相同,常見工程師種類可分為「硬體工程師」、「韌體工程師」、「軟體工程師」,如果你正在考慮要不要轉職工程師,弄懂各個工程師的職務範圍及職務所在,會對於你選擇學習機構、課程時有莫大的幫助。

2021.08.25 | 2416 次觀看
2021.07.07
1795 次觀看
《阿凡達》、《玩命關頭7》幕後推手 | 掌聲不用尖叫

馬萬鈞,獲得2019年「奧斯卡科學技術成就獎」,他是導演李安之後的台灣第二人。他進了台大資工系,修了電腦繪圖課,就一頭栽入數位影像的領域。馬萬鈞和團隊打造「數位演員」的技術已運用在四十多部電影特效,如2013年《玩命關頭7》主角之一保羅·沃克(Paul William Walker IV)在拍攝期間車禍過世,他讓「數位版」保羅·沃克栩栩如生呈現、完成影片拍攝。他也前進美國白宮,幫前總統歐巴馬拍白宮畢業照。

2021.07.07 | 1795 次觀看
2021.04.09
7636 次觀看
台灣工程師「玩臉」玩進奧斯卡|馬萬鈞|104掌聲

馬萬鈞,曾是美國Google軟體工程師,獲得2019年「奧斯卡科學技術成就獎」,他是導演李安之後的台灣第二人。馬萬鈞和團隊打造「數位演員」的技術已運用在四十多部電影特效,如2013年《玩命關頭7》主角之一保羅·沃克(Paul William Walker IV)在拍攝期間車禍過世,他讓「數位版」保羅·沃克栩栩如生呈現、完成影片拍攝。

2021.04.09 | 7636 次觀看
2021.02.09
3325 次觀看
產品經理看爆紅Clubhouse:把閒聊當回事+疫情推一把|觀點

Clubhouse發布於2020年初,我認為不是巧合,而是創始團隊看到疫情帶給他們的發展機遇。沒有新冠疫情的日子,出門很容易,所以線上閒聊需求並不強烈。出現疫情的日子,Clubhouse讓大家在線上閒聊,補足了人們生活的缺口。

2021.02.09 | 3325 次觀看
2020.10.30
21227 次觀看
IT軟體工程師履歷範本|5大地雷:形容詞太多、技術名詞太少

還在找軟體工程師履歷範本嗎?軟體工程師履歷製作必備4大重點、3項須知、5個地雷提醒,告訴你一擊必中的工程師履歷該怎麼寫,順利取得心儀企業的面試機會。

2020.10.30 | 21227 次觀看
2020.07.20
15818 次觀看
【職場分享】電機系出身的我,現在卻成為了社群總監

當年為了商管系或者是電機系與家人爭執不休,猶豫再三糾結許久,最後我還是選擇了父母希望的電機系,果不其然,大學時期的我念得並不開心。不過當時的我並沒有選擇要轉系或是轉學,原本打算擔任補習班老師的我,在大三左右卻因為撰寫、翻譯NBA的文章,開啟了我的社群編輯人生,隨著求學時期的寫文經歷,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就進入了社群編輯的產業。

2020.07.20 | 15818 次觀看
2020.07.16
16313 次觀看
軟體及網路業主動邀約新鮮人:淡江、輔大、台大排名前三

軟體及網路業主動邀約新鮮人:淡江、輔大、台大排名前三。104:資工資管兩系為最大搖籃 業務行銷有助文科生搶進

2020.07.16 | 16313 次觀看
2020.04.06
22117 次觀看
為什麼工程師講的話,別人都聽不懂?

想當高薪工程師不能只會寫程式!文字及溝通能力更重要。工程師在獨自做事或解決工程難題的時候,最不喜歡讓別人站在肩膀後面給意見。工程師都很聰明,有時候講話常常會跳到第三步,以為別人也聽得懂,遇到問題也不太願意不恥下問,或不想跟別人溝通討論,這時就容易產生誤解。但其實解決問題時,多聽聽別人的意見、多溝通,就能避免掉沒有必要走的冤枉路。

2020.04.06 | 22117 次觀看
2019.12.11
25155 次觀看
Pre-sales業務工程師的一天

所謂售前規劃顧問,就是在商品販售前確認一下客戶的需求內容是否可以達成,業務通常對於技術上並不大熟悉,但聞到商機一定緊咬不放,當客戶需要問更深一點技術或規劃時,Pre-sales的工作就來了。Pre-sales介於業務與工程之間,也是雙方的溝通橋樑,工作就是將客戶的需求進行規畫並將問題如實如質的帶回與業務跟工程相互討論,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不能做的可以用什麼方式處理,達到相同目的,若真的不能做的,就請業務大人好好的在與客戶溝通,是否可以改變方式;而要調整作法方式的,還要再與工程協商(拜託大人能幫忙)確認可行,確保案件能如何需求。

2019.12.11 | 25155 次觀看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