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畢業就被日商訂走!」缺工台灣年輸1.2萬台青赴日,「一現象」更成日人才搖籃

Cheers快樂工作人
2024.01.24
4092次觀看

疫後,全球面臨缺工潮,同樣人才荒的台灣,一年竟輸出超過1.2萬青年到日本工作。這十年來,日本大幅放寬外國人才政策積極搶人,尤其對台灣人情有獨鍾。除了台人長年不墜的「哈日情懷」,還有「台灣每3所大學就有1所有日文系」高密度的日語人才教育,更意外為大缺工的日本提供了一條免費的活氧輸送帶,台灣人卻渾然不知...

文/吳佩旻 由Cheers授權轉載

疫情後走進日本,大家都說變得不一樣了。

成田機場出境大廳,膚色黝黑的外籍基層服務員變多了,在搬運行李過程中,一旁印度裔的主管正發號施令。在超商結帳時,熟悉的日本招呼語「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謝謝)傳來,但抬頭一看是東南亞臉孔。多元國籍與膚色的基層工作者,正快速改變日本職場的面貌。

台灣年輕人也在其中。

現在去日本旅遊,在淺草市可能會遇到台灣女生為遊客提供三輪車的拉車服務。在東北青森大眾澡堂泡湯,可以碰見自稱「下町貴族」的台灣女生清掃浴池,並將所見所聞出書。

日語流利、常往來台日的文華東方人資總監劉富美在今年造訪日本,對於「到處都看得到台灣年輕人提供服務」的現象驚訝不已。原以為他們多屬度假打工性質,直到在日本機場免稅店遇到一位剛畢業的台灣女生,她好奇詢問下,得到的回答是:「我做的是正職工作。」

同處於大缺工的台灣旅宿業,劉富美原本心頭一驚,但也不意外,近幾年許多同業主管,「都被日本五星飯店接觸過。」

高技術含量的人才也被日本鎖定。「我一句日文都不會說、碩士論文寫到一半、還沒畢業,就被一家百年日商給訂走了!」畢業自台大機械工程研究所的蔡沛吾,以新鮮人之姿進入專做淨水和廢水處理設備的日本上市公司荏原製作所,如今更在東京成家立業,取得永久居留權。

這是一場在流沙中,比誰更快逃生的人才搶奪零和競賽。

人口快速衰退的日本,光2022年便減少逾80萬人,大約兩個新竹市的人口。台灣也不遑多讓,在萬寶華(Manpower)《全球人才短缺調查》中,連續兩年蟬聯世界第一,2023年更高達90%。

但日本企業,在政策支持下,跑得比台灣更快,不僅直接跨海來台網羅各種人才,對象更從畢業生到金字塔頂端高階白領,不再保守封閉。

一年輸出逾萬台青,補日本人才大洞

自2019年起,日本政府增設特定技能管道,並祭出移工與日本人同工同酬、可分紅及永久居留資格等優惠條件。另也放寬一般工作簽證規定,大幅降低申請門檻、鼓勵留學生留下、允許外國人自由轉職,突破過往的重重限制。

日本人力資源公司保聖那台灣分公司(Pasona Taiwan)主要服務在台日商,總經理許書揚分享,過往他每年都要飛去東京、大阪,舉辦留學生回台說明會,後來這幾年乾脆不辦,「因為參加的人愈來愈少。」

許書揚指出,以前10個台灣留學生,大概有9.5個畢業後會回台灣,「但現在,去的10個人中,有8個都想留在日本,要拿到日本工作簽證,機率非常高,至少3成都會找到工作。」

據日本總務省統計,2022年,在日本的台灣人已突破5.7萬人,10年成長幅度高達152%。若單獨拉出以各類專業職為主的「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工作簽證(含IT工程師、翻譯、設計師)人數看更嚇人,10年來成長幅度高達821%,從千人暴增至1.2萬人,等於台大一年畢業生(9,100人)的1.3倍。

拿高技術人才簽證的人數,如教授、醫師、企業經營者,也從2012年10人成長到近600人,10年來翻漲了58倍。

記者詢問日本出入國在留管理廳負責處理工作簽證的窗口,近年台灣人申請比例如何?對方毫不猶豫回答:「可多了!幾乎都要排隊。」

台灣工作人洶湧地前進日本,從日本前三大的人力招募暨綜合媒體公司邁那比(Mynavi),在2019年來台設立分公司,即可看出縮影。

日企秘密來台挖人,台灣分公司也不知

邁那比台灣總經理張聖豪指出,近幾年他迎接一批又一批日企高層來台徵才,以速度搶人。「不少日本公司趁周末飛來台灣,花一整天完成招聘、面試後,再飛回去。」

據邁那比內部統計,台人赴日工作的成功媒合數最高一個月有50人,一年下來大概有5、600人。

日企掃人的強度,有時連自家人都要諜對諜,敵我難分。

一家全球員工數破萬人的跨國大型電商,2023年瞞著台灣分公司執行長,默默地潛入台灣校園徵才。「在大學徵才博覽會碰到總部的人資主管,才發現原來他們也來了,」這家日企在台執行長對《Cheers》私下透露,心情五味雜陳。

台灣日文系多,成日本人才搖籃

向來保守的日本企業,為何對台灣人才如此情有獨鍾?張聖豪指出一個令日人驚艷、台人驚訝的情報。

「台灣人每年考日文檢定人數排世界第三(近8萬),以人口占比來看,高居世界第一!」他拿出整理好的簡報佐證指出:「台灣每3所大學就有1所開設日文系。」顯見日本挖台灣人的情資研究,掌握得相當透徹。

記者循線查證教育部統計資料,目前共有47所大學成立日文系,一年高達1.6萬人就讀。在少子化下,當英語、西班牙語、法語的人數近年都下滑,唯獨日文系比10年前還要多351人。

台灣獨特、充沛的日語人才教育,在全球絕無僅有,竟意外為大缺工的日本提供了一條免費的活氧輸送帶,台灣人卻渾然不知。

但長年不墜的「哈日情懷」,也是助長年輕人加速往日本移動的推力。

張聖豪觀察,台灣人對日本文化有高度嚮往,「大部分人是因為喜歡日本,再去思考有沒有合適的工作,不像去中國工作的人,單純是為了追求高薪。」

根據邁那比近年成功媒合的台灣求職者樣貌,張聖豪說:「這群人的年齡介於20~30歲,有7成投入服務業。」

負責提供日本政府擬定政策所需的調研資料機構、國立社會保障暨人口問題研究所國際關係部部長是川夕也引用內部調查指出,「7成台灣人是以日本為工作首選!」他觀察,近幾年台灣留日學生增加不少,大多是為了日後找工作留下。根據教育部資料,台灣一年近5,000人赴日留學,僅次美國及澳洲。

短程的飛行距離,也是台青對日本趨之若鶩的原因之一。

長年研究外國白領人才在日本發展的日本亞細亞大學教授九門大士也分享,他有台灣學生就為了要離家近一點,遠從美國矽谷到日本工作。

日大幅放寬人才政策,台灣更無競爭力

全台最大日本工作交流平台Worklife in Japan(日本職活)共同創辦人支心賢分析,「日本對台灣人來說進可攻、退可守。」

另一個誘因,則是日本企業重視潛力更甚學歷,願意接受新鮮人跨域就職的特殊制度,且產業別間起薪差異不像台灣,對沒有經驗的新鮮人頗有吸引力。

畢業於政治大學企管系,已在日本工作5年的林宛儒便是這項文化的受惠者。缺乏理工背景的她,目前在全球前三大資訊服務業擔任IT顧問,稅後年收入近7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50萬元)。

「我剛入職時,公司就給我5個月專心受訓,而且領全薪,不像台灣新人通常要邊摸索邊學。」嚴謹的培訓設計,讓林宛儒成功從文科生跨足到科技領域。

更特別的是,林宛儒用5年即取得永久居留權,並在東京郊區置產、組成家庭,這也是日本政府對「外國高階人才」祭出的牛肉之一。

過去外國人持一般工作簽證,至少得花10年才能取得永久居留權;但日本政府在2012年祭出「外國高階人才」政策後,後續更縮短至1~3年就能取得永久居留權。2023年4月更進一步放寬規定,開放具碩士學位且年收逾2,000萬日圓(約新台幣430萬元)的外國專業人才,只要在日本住一年都可申請。

大量的台灣工作者進駐日本,也意外萌生出新的商機。

曾在日本擔任房仲的廖上瑋,看準外國人在日本租屋不易, 2015年起陸續在東京市、池袋租賃及買下舊大樓,重新裝潢打造成讓台灣工作者共居交流的Share house(共享住宿)。「100個房間才貼上網一個月,就全數租滿了,」大量人才湧進讓他抓到商機,最近他繼續在台灣工作者常出沒的東京市區尋找新的生意機會,賣起台人懷念的家鄉味。

台人不適應日本職場加班、應酬文化

不過,凡事都是一體兩面,日本的「文化」令觀光客嚮往,但日本的「工作文化」,則是極大的挑戰,有時令人窒息,許多人選擇短暫停留。

「每次送餐給客人都要反覆地跪,做到最後,我真的站不起來。」曾赴日本新潟縣苗場擔任旅館管家的黃暖真,字裡行間道盡在日本服務業工作的辛苦。

服務於日本醫藥業的台灣人鄒宗佑指出,日本職場有許多潛規則:「不能在座位上吃早餐、下班要跟前輩去喝酒應酬,有些較嚴格的公司,還規定員工上班手機不能開鈴聲。」

在日本設計公司工作的台灣人周家宇更透露,「有朋友的公司,要她直接搬到公司附近住,就為了方便加班。」

專為日企媒合外國翻譯人才的人力仲介公司Gowell,13年來首位台灣職員宋學謙也指出,日本有個奇妙的制度叫「固定產業代」,即公司給員工的薪資中,已包含加班費,服務業通常是40個小時。「也就是說,你工作160個小時,跟200個小時,拿到的錢是一模一樣的。」

另一個值得20~30歲年輕工作人警覺的是,日本服務業最匱乏的人力主要以勞務型工作為主,由於技術含量不高,即使是正職工作也會很快遇到升遷、薪資天花板,被取代性相當高。

尤其隨著年資增長,若沒有加值自身專業或技術,不管繼續在日本或返台工作,當異國體驗新鮮感過去後,下一步便會陷入職涯走鋼索的風險。

不只日本,高階人才紛往全球移動

其實日本只是這一波台灣人才出口移動的一部分,根據《Cheers》耗時近兩個月研究,包括跟著供應鏈遠赴越南的台商及家眷人數已達6.6萬人。鄰近的韓國也狂吸台灣留學生,10年來成長7成。另外,美國及英國更是透過祭出特殊簽證及計畫,誘使台灣高技術腦袋出走,2022年分別挖走逾3,000名高階白領及知識菁英。

根據104人力銀行公布,截至2023年10月,全台企業祭出的工作機會已來到108萬個,創下歷史新高;但無論是內部培育或是開放外國人才的速度,都遠遠補不齊。104人力銀行人資學院事業群總經理花梓馨更預言,「缺工將會是台灣的常態。」

一位半導體業的人資長也點出,「台灣在國際經濟發展上有相對明確的產業政策,但對於人才,卻始終缺乏國家整體的清楚構想。」

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曾志超表示,台灣企業缺乏品牌效應,產業不夠多元,除了半導體等少數熱門產業,其他人才都只能往外尋找舞台。

「我們(台灣)開放人才出去,門開得那麼大,但要讓人才進來時,門卻小得跟什麼一樣。」身受缺工所苦的老爺酒店集團執行長沈方正2023年9月在《天下學習》舉辦的論壇上大聲疾呼。

台青勇敢走出去闖蕩世界的身影,是一個時代的美麗,也是哀愁。美麗的是,我們看見大膽自信的一代,會在闖蕩後走出截然不同的新路。哀愁的是,台灣企業若無法提供更有競爭力的條件,人才出走後若不回頭,台灣未來的希望在哪裡?

這是企業與政府,需要嚴肅面對的習題。


日本開放外國人才關鍵政策及簽證

【就業簽證|鎖定專業白領】

設立超過10年的「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簽證」,是最多台灣人拿的工作簽證,期限分為5年、3年、1年、半年及3個月,居留期限依個人情況判定,工作10年可申請永久居留權。配偶及子女亦可申請赴日打工。

【高度專門簽證|鎖定專業高階人才】

2012年新設高度專門人才工作簽證,採評點制,當局按照申請者的學歷、工作經驗、年收入評分,高於70分者可直接取得最長5年居留期限,工作5年後可申請永久居留權,80分則只需1年,適用對象包括教授、高階經理人等。2016年下修規定,評分高於70分者,取得永久居留權工作年限從5年縮短至3年。

【特定技能簽證|鎖定藍領勞工】

2019年4月推出「特定技能簽證」,不需特定學歷或實務經驗即可赴日從事勞動工作,分為特定技能1號及需專業技術的特定技能2號,後者可無限次更新簽證,等同可永久居日、並得攜家眷赴日,2023年放寬增加住宿、航空等12個產業。

【J-Skip簽證|鎖定超高階人才】

2023年4月以高度專門簽證再延伸推出「J-Skip」簽證。凡具碩士以上學歷,且年薪達2,000萬日圓,在日本住滿一年,不必再看積分,即可申請永久居留權,配偶亦可在日本申請全職工作。

【 J-Find簽證|鎖定新世代菁英】

2023年4月推出「J-Find」簽證,鎖定全球大學菁英,申請者需在5年內畢業自QS、THE或上海交大世界大學排行榜Top100的學校,並符合上述至少兩個榜單,通過者可在日本求職或創業,工作種類不限,最長居留兩年。

(原文標題:十年來最高速的人才流失:從千人到一年萬人,為何台青直奔日本工作?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台灣最大工作人交流平台,協助新世代透過學習、成長,實踐熱情工作與快樂生活。是對年輕人最具正向影響力的媒體,創造企業與人才間的對話,克服學用落差,推動世代互助與典範傳承。在人生每個重要時刻,給予工作者實用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