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高齡就業

2023.02.22 | 6308次觀看

不只生育率吊車尾,55歲以上勞參率也全球末段!台灣人早早退休,恐步上希臘後塵

別以為歐洲人早早退休享受生活,他們正努力把「高年級生」留在工作崗位,為迎戰少子高齡化,55到64歲勞參率已超車台灣。反觀台灣,55歲以上不到一半在工作,勞參率排名末段班,淪為「早退島」,恐讓台灣步上希臘危機後塵。借鏡荷蘭、日本、中鋼、無印良品,如何善用高年級人才?

文/鄭閔聲 協助採訪/康陳剛 研究/張毓思 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

5年前,當總經理要求增加雇用中高齡者來因應缺工,台灣無印良品人資總務部部長林欣韻內心的第一個反應是,「這真的可行嗎?」

因為在那當下,無印良品的1100名員工,只有7人超過45歲,第一線門市人員,幾乎全是20多歲年輕人。

直到去日本母公司走了一遭,林欣韻的疑慮才一掃而空。

因為日本門市的中高齡店員,每個人都神采奕奕、行動幹練。「我後來才知道,這些員工有的只負責招呼顧客、整理服裝等單一工作,有些人一天只上班2到3小時,公司會隨時視個人狀況彈性調整,」林欣韻回憶。

原來,中高齡員工已成為「日式服務」的隱形支柱,繼續吸引全球觀光客。

不只日本,多數已開發國家早已覺醒、改變心態,創造「適當」職場,延後退休,讓中高齡者繼續扮演職場生力軍,以因應少子高齡化的21世紀難題。

逾半數早退,憑空消失百萬勞動力

唯獨台灣沒有意識到這點。跟世界各國相比,已成為不折不扣的「早退島」。

圖表/天下雜誌

根據聯合國定義,15到64歲是可以扶老攜幼的勞動力,其中,55到64歲的「高年級生」,雖然可能已過職涯高峰,仍有十年黃金期可貢獻社會。

2021年,日本「高年級」人口勞動參與率高達79.1%,台灣卻只有49.2%。

勞動參與率是指「正在工作、或有工作意願且正找工作者佔總人口的比例」,儘管台灣的法定退休年齡為65歲,但半數台灣「高年級生」已經提早離場。

圖表/天下雜誌

當飽受缺工所苦的企業領袖,高聲呼籲政府調整移民政策、吸引外籍人才的同時,如果台灣「高年級生」勞參率能提升約30個百分點至日本水準,將增加逾百萬勞動力。

「引進跨國勞動力有很多不確定性,反倒是台灣中高齡人口勞動參與率,幾乎全世界最低,應該優先處理,」專研人口政策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回應企業界疾呼開放外籍勞工的聲音。

比福利國家懈怠?勞參率輸歐洲

事實上,早退島台灣已陷入「希臘化」危機。公務員、勞工過早退休,退休後負擔沉重,正是導致希臘當年國家破產的主因之一。

但台灣「高年級生」勞參率跟OECD國家相比,排行倒數第五,甚至落居希臘的54.4%之後,只比盧森堡、羅馬尼亞、南非、土耳其好。

國人常認為,歐洲福利好,導致勞工不願工作。其實近20年來,法國、荷蘭、義大利等國的中高齡勞參率均大幅提高,只有台灣人繼續早早退休。

「我們期待的發展,和現實狀況明顯背離,」中正大學副校長郝鳳鳴解釋,歐洲各國能快速改善,就是為了填補人口老化導致的勞動力缺口。台灣是世界上老最快的國家,卻還沒做好準備。

台灣人過早退休,已成為政府財政、健保醫療,甚至社會穩定的隱憂。

因為數據顯示,許多提早離開職場的勞工,財務不見得寬裕。

年金給付門檻低,未屆齡退休就能領

台灣勞保老年給付分為一次領和月領(年金),月領部份,2018年請領年齡為61歲,此後每兩年調高1歲,預計2026年為65歲,未屆齡者最多可提早5年開始減額請領。

以2021年為例,當年法定年齡為62歲,但實際請領者平均為61.2歲,其中28%更未滿60歲。

根據最新精算報告,勞保基金2020年底的潛藏負債超過10兆元,若政府不編列預算撥補,基金預計將於2028年破產。愈多勞工提早退休、搶領給付,只會讓勞保基金財務愈發困窘。

台灣勞參率自55歲起斷崖式下墜,其實也和「勞動基準法」有關。

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齡雖為65歲,但勞基法也保留勞工只要工作滿25年,或年滿55歲且工作15年,就能「自請退休」的條文。

自請退休與請領老年給付年齡門檻過低的制度設計,完全違反國際趨勢。

目前退休年齡為66歲的德國,只有工作滿35年的勞工,才有資格提前退休、減額領取年金。而英國、日本退休年齡分別為66、65歲,都必須屆齡才能領錢,不能提早。日本國會更宣示,不排除將領取退休金年齡提高至70歲。

過早退休所產生的負面效應,又隨著台灣能工作賺錢的人將愈來愈少、需要被照顧的人愈來愈多,更形惡化。

國發會統計,台灣15至64歲工作年齡人口,正以每年約15萬的規模萎縮,人口紅利將於2028年正式消失;到2060年,需被扶養的老人與兒少,更將超越工作年齡人口。

圖表/天下雜誌

持平而論,許多提早退休的人並不全是自願退休,而是因為求職處處碰壁,被迫離開職場。

「爸,你這年紀創業會不會太老?」

萬寶華台灣專業人才事業前總經理吳璧昇觀察,台灣企業攬才偏好年輕人,在景氣不佳或營運狀況吃緊時,也常會為了維持帳面績效,對50歲以上資深、高階員工提出優退方案。這群人若2到3年內找不到工作,就會漸漸淡出職場。

根據衛福部「老人狀況調查」,95%高年級生求職時曾遭遇困難,其中72%的難題是「年齡限制」。

104人力銀行去年曾調查500名50歲以上求職者的求職理由,結果顯示,超過65%「希望有社會參與和交流」,19%「需要繼續賺錢」。

104資深副總經理吳麗雪不禁感嘆,中高齡者不是不願意工作,只是缺少適合發揮的友善職場。

3年前,台灣參考先進國家經驗的「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終於上路,但連主管機關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署長蔡孟良都承認,迄今成效有限。

郝鳳鳴認為,專法只提到「就業輔具」、「職務再設計」等抽象概念,缺乏具體的成功個案與操作指引,提供企業雇主參考,正是成效有限的關鍵。

促進中高齡就業,是一場社會運動。社會必須打破年齡的刻板印象,企業也須重新設計職場,跨世代間更要有共好協作的共識,百萬高年級生力軍才能重回職場。

無印良品雇用一名年逾55歲門市人員的經驗,讓林欣韻體認「社會看法」如何阻礙高年級生就業。這位表現絲毫不遜於其他同事的員工,並非出於經濟壓力才重返職場,但她的女兒放心不下,每晚都到店門口等媽媽下班,農曆年節還特地包了比過去更大的紅包,最終這位資深員工因不樂見家人擔心,主動選擇離職。

吳璧昇49歲那年,也決定辭職創業。但當時讀高中的兒子竟問他,「爸,你這年紀出去創業,會不會太老了?」顯見即使是Z世代年輕人,對年齡的觀念還是很傳統。

撕下標籤:他們不是老人,是壯世代

壯世代教科文協會理事長吳春城,就因為不樂見法律定義的65歲以上「老人」,被貼上弱勢、無法獨立、需要社會福利等標籤,主動發起一場「高齡解放運動」,倡議將「老」正名為「壯世代」,更遑論不到65歲的早退族。

他認為,台灣國民平均餘命已超過80歲,逾500萬的65歲以上人口,還有2、30年精彩人生。這群仍有生產力、消費力與自我實現的人,應該認知到自己的「壯」,「讓有能力持續追求自我實現的人口,淪為只求生理安全等低層次需求的依賴者,不只是個人損失,也是國家社會的損失,」吳春城說。

為擺脫特定退休年齡的桎梏,荷蘭2018年經國會修法,自2025年起,國民平均壽命每增加1歲,法定退休年齡就相應提高8個月,目前的退休年齡為66歲又10個月。

韓國政府則帶頭示範,如何運用中高齡人力。

該國勞動部依據「高齡者優先雇用令」,選定160種適合中高齡者就業的職類,政府機關或政府出資的事業單位,在這些職類之內如果有員額擴編、原職務中高齡者離職等狀況,有義務優先雇用55歲以上族群,並定期製作雇用狀況報告,送交勞動部審查。

如今,韓國「高年級生」勞參率逼近七成,65歲以上更高居OECD之冠。

企業改觀:職務再設計,挖到更多寶

在台灣,也已經有業者在探索、改善職場。中鋼11年前就建立制度,回聘退休員工擔任編制外的有給職顧問。他們不影響新世代升遷,卻能以豐富經驗,從旁協助產業升級與淨零轉型等長期規劃,定期契約採3個月一簽,為彼此保留空間。

藏壽司則雇用中高齡者擔任「品質衛生維護人員」,專門負責環境清潔、調製醬料、煮味噌湯等較無時效壓力的工作,讓正職員工專注在處理食材、快速送餐等高壓工作。

為打造友善氛圍,藏壽司人事部門也同步教育員工,中高齡者或許動作較慢、不熟悉電腦設備,但也有細心、出勤穩定等優點。經過一番磨合後,不同世代員工已能融洽相處。

當少子化仍看不見逆轉跡象,要迎頭趕上先進國家腳步,充分運用這群高年級生力軍,將是唯一能有效緩解缺工危機,維繫產業競爭力的對策。

更多解讀》荷蘭衝高勞參率3關鍵

當台灣的中高齡勞動參與率停滯不前,荷蘭卻以驚人速度成長。

2001年,荷蘭55至64歲「高年級生」勞動參與率在歐洲國家中相對低落,甚至比台灣還要低;但是至2021年已經成長了近36個百分點,相比之下,台灣只成長7個百分點。

荷蘭整體勞參率也一躍成為前段班,在OECD會員與合作的47國當中,排名第六。為提升中高齡的勞參率,政府採取了三大行動:

首先,荷蘭的政策經歷了觀念轉換,從鼓勵中高齡者提早退休,轉向鼓勵就業。

早期荷蘭政府為了解決青年失業問題,推出鼓勵提早退休計劃(VUT),卻造成勞參率在1990年代盪至低點。

隨著研究證實,提早退休計劃無法促進青年就業,而社會也開始面臨人口老化問題,荷蘭政府便著手提高退休門檻,不但停止了優惠的提早退休計劃,並將退休制度從眾人分擔的「確定給付制」(DB),改為個人承擔的「確定提撥制」(DC)。

其次,將退休年齡與平均壽命掛鉤。荷蘭現行退休年齡為66歲10個月,到了2024年便會提升至67歲。從2025年開始,只要平均壽命增加1歲,退休年齡就會跟著延後8個月。

這也意味著延緩退休年齡,不再需要經過繁瑣的立法程序,而是隨著平均壽命的增加而自動調整。除了荷蘭,丹麥、芬蘭與葡萄牙等國,也都採取相似的政策。

最後,荷蘭保障了工作時間與地點的彈性。中高齡勞動者經常遇到的困境,是工作無法減少時數。

荷蘭的「彈性工作法案」(Flexible Work Act)便保障員工改變工作時間、增減工時的權利。在2022年,荷蘭又通過「隨地工作法案」(Working Where You Want Act),給予員工要求在家工作的權利,除非影響公司重大利益,企業才得以書面回應,列出拒絕員工要求的原因。

相比其他國家的彈性工作法案,荷蘭要求雇主舉證拒絕的理由,因此對工作者的保護更強。50歲以上員工通常利用該法來減少工作時數。

(原文標題:55歲就不工作,「早退島」台灣比希臘糟!如何活用高年級生力軍?


推薦閱讀:

點這邊看更多【104人力銀行】中高齡精選職缺

50歲以上的您,仍想持續工作賺取收入嗎?
邀請您參與:104高年級50+全新職場體驗計畫
√免費報名 √知名企業工作機會 √通過者專人媒合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