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日期 |2022.02.06

觀看數 | 5986次觀看

什麼時候是轉職最好時機?當你在職涯高峰和低谷時|觀點

轉職,有時候只是累了想離開,有時候就跟馬雲講的一樣,錢不夠或者心委屈了,但是不能隨便亂轉,頻繁轉換只是讓履歷不好看。什麼時候是職場轉換的最好時機?其實真正需要轉換的關鍵,不在升與降的中途,而是「高峰換軌,低潮轉場」

文/車庫一姊

職場是人生很重要的舞台,因為大部分人清醒的時間都在工作。我們見到同事的時間,常常比見到家人還多。

而職場就像是航行,有些人運氣好,到了大船一路扶搖,成為船長或者舵手,名利雙收,有些人上錯了船,一時之間無法下船,或者更慘上了賊船。而創業就像是開自己造的船出航,可能發現寶藏,也可能直接沉到海底。

看到離職理由,常常寫轉換跑道,以及生涯規劃等等,有時候只是累了想走,有時候就跟馬雲講的一樣,錢不夠或者心委屈了,但是不能隨便亂轉,頻繁轉換只是讓履歷不好看,顯得你沒有定性。轉換在競爭公司之間,會讓人覺得你是不是產業裡的慣性叛徒?

其實真的需要轉換的關鍵,不在升與降的中途,而是在最高和最低的時候。

『高峰換軌,低潮轉場』是一姊最有體悟的職場轉換時機,回頭來看,不論悲喜,一定是人生舞台最值得紀念的那個moment.

彙總幾個在粉絲專頁貼過、以及最近聽過的小故事。(故事裡我都用『他』不想因為性別讓大家猜測故事的主人是誰)

低潮轉場

(一)
年初曾經跟一個新創公司的年輕朋友吃飯,他的公司要收了,希望我給點意見。
我也曾經跟一個要收公司的創辦人吃飯,通常是比較傷感的場合。但這位講到一半,他突然哭出來,不是那種紅著眼睛落淚,而是嗚嗚聲都出來的真正的哭。

餐廳服務生都有點不知所措。

他壓力太大了,我完全理解那種:失去了錢、夢想破滅、對股東和員工懷有罪惡感,背負著公司,甚至都沒辦法享受什麼休閒活動。

我曾說過創業就是在寒冬跳進游泳池,又冷又累,還很孤獨。

哭完了,他說從來沒這麼丟臉,我跟他說,沒什麼好丟臉,你盡力了。

過了一陣子他傳訊來說,該辦的都辦好了,還算順利。他要去休假一陣子再出發,很感謝上次我聽他講話,他也很驚訝自己會那樣。

哭一次,痛一次,就爬起來一次累積經驗值。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 第一次創業時我都覺得自己缺錢、缺資源,現在覺得雖然什麼都缺,但錢反而是最簡單的部分,人是最難的部分。

其實我很看好他,有能力也有領導力,我覺得他總有一天會迎來巨大的成功,只要他肯繼續嘗試。

(二)

他是新創公司的co-founder. 剛渡過了黑暗的創業期,最近生意有點進展了,但同時他的最大夥伴,也就是實際管理業務,處理客戶和供應商的總監,卻跳槽到競爭對手去了。

他很震驚,他認為這個認識快十年,一起打拼了多年的朋友,在公司最需要的時候,去投靠家大業大、背景雄厚的公司的競爭部門,想到種種以前對這個人的好,比如每次聚餐都他請客、參加對方長輩的葬禮、有時候讓他下班提早去接孩子,或者是公司政策上的退讓,好讓這個人好做事,有發展空間。

想著想著,他生氣了,這是背叛!

他跟我講了這件事情以後,我跟他說,競爭對手大概提高了他目前年薪的0.5-1倍吧?假設他現在60萬,對手多出60萬,你覺得你對他種種的好,等值60萬嗎?

有的人對於房貸、車貸感到壓力,有的人家庭反對創業,常常問為什麼不去穩定的大公司?為了理想而跟錢過不去,這真的是少數,所以你才要更珍惜。

至於競業問題,法務處理吧?談感情來說,對方已經『放掉了』,那麼公事公辦也沒什麼錯。創業的人就想往前進,不需要為了已經離開的人生氣。

(三)
他在這位老闆底下幹了八年,薪水中上,他本身家世不錯,身在科技業,比起傳統產業出身的老闆,他覺得自己的學歷和經驗對公司更有貢獻。

為了出差他到處飛來飛去,結過一次婚,彼此聚少離多,最後離婚了。為了業績他常常應酬,喝酒喝得有陣子身體不太好,還跟風塵女子有過幾段情,自己都覺得私生活很混亂。

直到有次,真的跟老闆理念不合,股東對於某塊事業體的虧損,也對團隊很不滿,他衝動地提出離職。
老闆說:『現在這個世道,你在外頭,要找到這樣的薪水不容易了啦!』

他當場氣到快內傷了:原來老闆一直認為他領太多,不認同他的價值,但他覺得他領得不算多,一直沒有跳槽到別的地方,是因為他認為在這裡努力是值得的。然後他才覺得自己的黃金歲月好像是白費了,現在自己都幾歲了,沒事業沒家庭,一整個好空虛。

過了幾個月,他創業了,我看他精神很好,重新建立運動習慣,也不去應酬了。

希望他們這次低潮之後,可以順利轉場。

高峰換軌

(四)
他的部門營收年年創新高,因此這幾年他的職位也越攀越高,總部很看好他。

從產品經理出身,到高階經理人裡面越管越多人,終於搬到大面玻璃的辦公室裡,早晨有清潔人員進來打掃,特助報告今天的行程,然後電話都是秘書轉接進來的。

但是會議多了,行政爆滿,做事的時間少了,思考的時間更少。

這幾年他的睡眠品質越來越差,但他沒有生病的權利。會議通常是總部訂的時間,因為兩地時差,常常是一大早,或者很晚,忙亂之間,年邁的母親生病了,而且是癌症末期。

他自己覺得不是那種傳統中的孝子,請人來照顧母親不是問題,但誰都不能代替他陪母親的最後一程,於是他跟總部請了長假,總部也很體恤的答應了。

過了一個多月,母親走了,告別式之前,他辭職了。一方面不想因為職位因素,讓大批有生意往來的人還要送花送輓聯,另一方面就是,他想開了。

他跟我說:『我覺得我沒法再創造第二個高峰了,而且這個工作再也不具備挑戰性、再也不有趣,其實我早就應該離開,一直在這個位置上,只是因為我眷戀舒適圈。在病房照顧母親的時候,我覺得我也會有人生最後一段時間,到那時要怎麼看自己?我的人生應該要放在更讓我自己驕傲的地方,這個地方不是那個辦公室,不是人與人的恭維,也不是存摺上的高薪。』

過不久我聽說他轉換跑道,到不同產業了。

(五)
他建立起很棒的事業體,前幾年,營收表現亮眼,股東也很看好。近一年因為疫情,營收稍微下滑。

他跟共同創辦人越來越不合,每次我見到他,他都在抱怨對方。我有一次開玩笑跟他說:『會不會是你覺得不夠努力,所以不可以跟你一起吃香喝辣了呢?』

一聽他就有點情緒了:『公司要成長當然是大家都要努力,但是他的重點不在執行,只會到處social講東講西,做行銷沒有看到成效,說要領導新產品開發,也是風聲大雨點小,到現在我都覺得不認識這個人了』

我心裡想,對方在社群媒體上,也很多抱怨,真不明白看起來很成功的公司,怎麼會有這麼多問題。

過一陣子,我聽說他離職了,有點震驚。他本人倒是很平靜,他說股東蠻多都被共同創辦人說服,對他很多質疑,然後他被槍林彈雨,接著就談切割了,現在他還是公司的股東和董事,但已經不在經營層了。

他現在準備轉換軌道,感覺從高高的地方走下來,倒也沒有想像中的不適應。

(六)
他離開原本高階經理的職位,改到非營利組織工作了。

『是不是彎太大了?簡直是髮夾彎?』

我們在酒吧小酌。他說,轉換軌道後,心境上很不同。

以前都以為自己會升上什麼公開發行公司的高階之類,等真的升上去了,又覺得好像不對勁。

換工作後,雖然假日仍需要溝通事情,有活動的那幾個月比較忙,但平常幾乎是不用加班。他跑去進修一些有的沒的課程,很開心。

很感謝這個新的工作機會,他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比較像個正常人,更能享受家庭生活。

『要不是轉職的話,我現在還在公司賣肝,哪能跟一姊和幾個朋友出來喝一下呢?』

(原文標題:『高峰換軌,低潮轉場』談職場這人生舞台的一部分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