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3.11.16 | 4244次觀看

「生養小孩」是男女薪資拉大的起點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伴侶關係公平了才能同酬

天下雜誌
2023.11.16
4244次觀看

2023年「同酬日」為 2/27,與去年維持同一天。意味女性必須比男性多工作到隔年的 2 月 27 日,才能領到跟男性工作到 12 月31 日一樣多的薪資,等於多作58 天無薪白工。針對男女薪酬落差現象,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戈丁認為,女性承擔了大部份生養責任,使她們無法做需要隨傳隨到、但高報酬的「貪婪工作」,拉大了差距。只有老公多分擔家務與教養責任,當伴侶關係公平了,男女才有機會同酬。

整理/張詠晴  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

為什麼女性的薪資,依然不如男性,金融與法律等專業領域的薪資落差還特別大?人們推敲的原因與解方已經很多,像是女性被歧視、女性不夠「挺身而進」、薪資制度不夠透明,以及女性需要更多自信,最好還要有職場教練帶。

202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戈丁(Claudia Goldin)憑藉經濟數據與歷史,提出了不同解釋。77歲的戈丁是史上第一位獨摘桂冠的女性經濟學家,但她很習慣當開創者,她也是首位獲哈佛經濟系終身職的女教授。

在芝加哥大學取得經濟學碩、博士,戈丁師承兩位經濟學獎得主,分別是行為經濟學大師貝克(Gary S. Becker)與經濟史學大師福格爾(Robert Fogel)。

自稱學術界的「偵探」,戈丁1980年開啟女性勞動力研究,發現早期的已婚婦女被記為「妻子」身分後,工作內容是「以下空白」。

她親力親為翻開塵封檔案,篩出空白欄位中潛藏的女性勞動參與數據,甚至連編碼也大都自己來,不假手研究助理,「你必須真正了解你的資料。」

戈丁發現,大學或研究所畢業後以及就業後的頭幾年,男女薪資差距微小;但畢業後的十年,事情有了改變,分水嶺是結婚生育。這促使戈丁提出:伴侶關係公平了,薪酬才可能平等。

有趣的是,這樣的結論不只是戈丁半世紀的學術追尋,更是經驗談。因為研究路上,小十多歲的哈佛經濟學者丈夫一路與她合作扶持。


以下整理戈丁接受《彭博Businessweek》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的訪問精華:

職場、職業、專業以至人類生活的許多層面,都已經被性別化了。學術領域也一樣,經濟學和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領域是男性主導的領域。

我那個時代尤其明顯,在芝加哥大學時,只有我和另一位女同學完成碩士學位。聽起來,女性非常孤獨,但並非如此。芝大的老師們非常尊重每一個人,認真看待我的提問、才學及好奇心。

我希望有更多女性投入經濟學領域,不只是大學裡主修經濟學,更投入進一步深造。

我在教學現場的經驗是,許多高中男學生會說,「經濟學就是財務,太好了,我要學。」而許多女學生則會說,「喔,我不想碰財務數字,我對人更感興趣。」在這一點上,我們真的要更努力告訴年輕人,經濟學到底是什麼。

其實經濟學是非常廣泛和重要的學問,對關懷勞動力、不平等、健康、教育、家庭和孩童發展議題的人來說,鑽研經濟學都可以帶來智識的滿足。

男女薪資差異,始於生養小孩

我的著作《職業與家庭:女性爭取平等的世紀長征》(暫譯,Career and Family: Women's Century-Long Journey toward Equity)探討1878年至今,高等教育女性在家庭與工作抉擇的改變,而這類抉擇大大影響女性職業生涯,也是兩性薪資差異的根源。

如果女性必須負擔絕大部份的照顧工作、必須選擇能夠兼顧家庭的「彈性工作」,包含把小孩顧到青少年以及照顧父母,那麼她們自然無法承擔男性的工作。

我將核心關注放在這邊,並不代表職場不存在歧視、薪資透明不再重要、職場裡沒有壞蛋,或是職場已經公平了。

但當我們不斷找原因,或是真有一天剷除了帶有偏見的主管們、所有壞蛋、騷擾和歧視,兩性的薪資依然會存在很大的落差,我們也依然無法真正創造一個更美好的工作環境。證據在於,男女薪資差距的拉大,發生在生養小孩之後。

這個世界就是有照護需求。照顧小孩或其他家庭成員的責任多是由女性承擔。在我小小的麻州劍橋同溫層裡,我很開心看到有更多男士承擔了照顧工作,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女性還是照護主力。女性為了擔起照顧工作,她們就只好承接可以兼顧家庭的工作任務,也就是彈性工作。

如果男性與女性都做彈性工作,問題便會小很多。但問題是,世上還存在著「貪婪工作」。

貪婪工作經常要你深夜或週末回訊息,或是必須放棄假日,隨傳隨到。貪婪工作佔據很大部份的人生,如果你不能貢獻那麼多的時間,大概很快會被取代,或難以獲得升遷。任何背負照顧責任的人都難以勝任貪婪工作,就算你的照顧工作只是晚上在家確保孩子有把飯吃下去。

而貪婪工作的報酬往往高得不成比例,其與彈性工作形成的薪資差,便成為因顧老顧小而選擇彈性高工作的女性,所必須承受的成本。

補貼托嬰、分攤照顧責任

然而,這不該是一場零和遊戲。強行要女性放棄職涯抱負,隨時在家待命,或是男人就是該被公司隨叫隨到,犧牲家庭時光,對夫妻來說都不公平。如果我們能降低人們換取工作彈性所需付出的成本,就解決了問題。

在提供解方上,我們可以首先看看歐洲。以瑞典、丹麥或現在的法國為例,學齡前的育兒費用獲得相當大的補助,有些國家甚至大幅補貼優質的托嬰服務。

要做到這樣的補貼,所費不貲,但必須說,在提升女性平等上,這真的能帶來長足進展,或至少使女性成為職場中地位平等的伙伴。育嬰假與產假政策的配合,也發揮作用,這些政策可以消除部份社會常規。但只有這些也還不夠。

我們還可以透過建立完善的代理人制度,縮小兩性薪資差距。以實行家庭醫師制度的美國為例,小兒科醫師面對的就是非常貪婪的工作。這或許可以建立聯合醫療制度來解決,透過分享病例、醫療資訊,讓其他醫師更容易代班。

最重要的是,職場的公平,真的必須從家庭公平做起。當男性與女性都不需要顧小孩,男女薪酬是非常接近的,但當小孩呱呱墜地,女性的薪酬就出現大幅且持續地下滑,男性卻不受影響。

所以我們必須先追求伴侶間的平等,沒做到這一點,很難促成職場薪資的平等。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女性確實負擔較多的家庭照顧工作,這使得她們只能承擔彈性工作。

疫情紅利,貪婪工作更有彈性

疫情帶來意想不到的曙光。我們發現,在疫情期間,可以透過視訊建立關係,身處不同的空間依然能有眼神接觸,可以線上簽合約,我不用再出差到蘇黎世、東京去完成本來該做的事。

這意味著,貪婪工作變得更靈活、有彈性。而彈性工作也可以變得更有生產力,因為在家工作省去了通勤時間,也更能自己運用時間。

我一直都是樂觀的人,我的最新論文「女性為什麼能贏」(Why Women Won),剛好在我拿下經濟學獎那一天發表,這完全是巧合。當我對女性朋友說,我正在探討女性為什麼能贏,她們都會看向我,露出「到底在說什麼,我們哪裡有贏」的表情。

我告訴她們,我從研究所畢業時,許多女性權益尚未落實,後來卻一路在司法領域取得突破。我見證女性獲得懷孕時期的工作權,獲得生兒育女後的工作權。上述都是非常著名的最高法院判決。在我有生之年,我們見證當主管性騷擾,企業會被提告,還有判例解釋怎樣會構成性騷擾。

所以,是的,女性獲得了勝利。我們當然相信,女性許多權利遭到剝奪,但同時也有很多、很多的權利,將永遠無法從我們的手上奪走。

(原文標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戈丁:男女要同工同酬,丈夫必須多帶小孩


推薦閱讀:

職場媽媽、全職媽媽,都是女力的展現!
《104職場力》女力特輯!

妳很好,真的|104職場力女力特輯
▲ 點選圖片,馬上觀看

精選財經、國際、管理、教育、經濟學人、評論、時尚;互動圖表、影音等多媒體報導,深入解讀世界脈動,掌握前瞻觀念。以溫和、理性的態度,積極、正向的角度,為台灣及全球華人社會,提出一束客觀、冷靜、可信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