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輯

日期 |2021.08.19

觀看數 | 2230次觀看

藝文觀點丨我可以理解筆譯工作者的苦衷,但是……

「翻譯工作者」的工作內容是什麼?譯者可以免費小說、漫畫、影片和綜藝節目看到飽嗎?也可以近距離接觸原作者嗎?其實這份工作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辛苦,趕稿壓力、工時大爆炸、影響生活品質,換算工資卻非常低廉……但真正的挑戰還是在於對於翻譯語句和文字編排的斟字酌句需要耗費你大量的心神,「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句話,也許是很多翻譯者的心情寫照。

文/迪麥娛樂  由方格子授權轉載

我第一次接下雜誌翻譯的委託,興奮地在家大吼大叫。

這次翻譯的是時尚雜誌的名人訪談,看過韓文內容覺得不難,便寄出履歷報價碰碰運氣,沒想到竟然得到這個機會。因為報價上的失誤,一篇文章收費比別人家教一小時還便宜,但想說答應就答應了,難得有翻譯外快,又是為感覺很高級的時尚雜誌工作,於是欣然進行作業。

我從小就嚮往當文字工作者,想像自己隱居深山,埋首案頭孜孜不倦地筆耕,桌上放著一壺熱茶,椅旁有愛犬陪伴,好不優雅、好不愜意。這個夢想大概在國中以後就收起來了,我還是很喜歡寫東西,可惜認清自己就是流水帳廢文系的,比起詞藻華美我更重視文字帶來的氛圍和主題性,但說來說去其實我可能連後者也做不到。若有機會能沾到一點文字工作者的邊,簡直是夢想成真。

我不太熟悉時尚和運動領域,花了不少時間查文章中出現的專有名詞,順過一遍覺得差不多後就交稿,以為可以輕鬆等收錢了。沒想到連續兩三天編輯都來信提問,每次問的問題都非常精準點出我沒注意的盲點,往返幾次終於看到編輯重新寫過的訪問完稿內容,用詞精鍊且符合台灣的中文閱讀習慣,令我十分汗顏。除此之外,我很驚訝雜誌對翻譯品質要求之高,也佩服撰稿者的文字造詣,不斷反省自己怎麼做不到這個地步,考慮著平常是否該做些練習。

做為一名多事的讀者

忍不住想起自己閱讀日韓翻譯作品的經驗。

前陣子我才讀完米澤穗信的《遞迴》,慢下來品味字句時發現譯者功力不凡,一看原來是日本推理小說上常常會看到的譯者劉子倩。我很白痴地在臉書上讚揚劉子倩(儘管本人永遠不會知道),稱她為「信看子倩」(因信任而看的劉子倩)。

我在放長假的時候(請參照迪麥的長假專題),強迫自己讀完《風之畫師》的韓文小說和中譯本,原本的用意是從娛樂中學習,卻忍不住感嘆譯者既保留了原作者想表達的意境,中文語句也相當流暢,讓讀者毫無障礙地沉浸在朝鮮繪畫的世界裡。

但我不得不提起我最近讀完的一本新書,我讀得非常沮喪,失望到去出版社粉絲頁留訊息反應翻譯問題。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封面設計和內容,裡面講述韓國引進犯罪側寫技術並且應用在實際案件的歷程,只要是接觸過韓國犯罪電影或連續劇的人,一定會很感興趣。但是當我開始閱讀之後,我猜想譯者是否跟我一樣沒什麼經驗。

書裡不但維持著韓語語順和斷句,忠實地把韓文字句全部翻成中文卻忽視中文讀者閱讀時的理解順序,還有顯而易見的贅字和錯字。即使我沒有看過韓文原文,我幾乎猜得出原文是怎麼寫的。可是我翻到折頁看譯者介紹,她是全職翻譯耶,怎麼會交出這種翻譯品質。我只能猜想可能是出版社給譯者的工作時間太少,後續的校稿亦沒有做確實。

據說這本書已經賣出影視版權,有消息傳出將由韓國知名男演員擔綱主演,想必會再帶動一波買書潮。一想到將有許多無辜讀者購入這本書,我才忍不住去出版社粉絲頁私訊反應,希望他們再版時務必確實順稿和修正錯字。(還是我應該要毛遂自薦接這份工作?畢竟我真的蠻喜歡這本書的內容XD)

做為一名不足的譯者

雜誌翻譯工作的經驗喚起我的記憶。

2016年我從韓國回來後找到一個離家極近、可以準時上下班的爛工作。盤點自己可以利用韓文能力做些什麼,幸運地找到韓國綜藝字幕翻譯的兼職,合作對象是平常看外國影片字幕上會亮出的知名公司,虛榮感大大上升。節目內容與生活時尚、飲食相關,算是平常我有點接觸的領域,我自認文字能力還算不錯,應該可以輕鬆勝任。 我終於可以成為夢想中的文字工作者了~

才怪。

現實是我一下班回家就要立刻開電腦作業。

一開始與合作方在作業上、特定用語的磨合不斷來回,加上節目有不少知識內容,我必須不斷查資料確認理解正確與否、中文是否有相應的專有詞句,導致工作時數大爆炸,接案價格和我工作時數相比簡直便宜到可悲。除了下班時間兼職,假日起床一睜眼就得開始趕工,媽媽喊吃飯也只能捧著飯碗回到電腦前繼續作業,我沒有時間摸摸躺在身邊的愛犬,一切只為了能趕上deadline。

說好的優雅呢?說好的愜意呢?

辛苦是一回事,這其中挫折感也沒少過。我才知道平常不求甚解的習慣對講求精確的文字工作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好不容易趕出稿件,審稿人員再次回信提問,其中不少精闢意見令我發現自己在知識上、對韓文的理解上、甚至中文能力原來還是極度不足。

衝著自己翻譯作品在電視播出的那份虛榮、衝著能沾上文字工作者的邊、衝著好不容易有機會能用韓語賺錢,我不顧工時過長,連續接了兩檔韓國綜藝。工作時間橫跨過年假期,連回鄉下也得認命地架起筆電工作,聽著外面的鞭炮聲、家人的談笑聲,咬牙努力完成工作。

後來我又收到on檔韓綜的翻譯需求,這次要求收到影片的隔天立刻交檔案。雖然對方應允會拆分成數個檔案發包給不同翻譯人員作業,但實在太講求時效性,我自認能力不足,也想多點生活品質便回絕了。然後,就再也沒有然後了……

我還是認為擁有掛著我名字的作品是件很酷的事,這也是支持我在方格子持續寫作的動力。現在斜桿正夯,我還是不放棄尋找韓翻中的筆譯兼職(全職應該會餓死),經過雜誌翻譯事件之後,我也開始思考要怎麼練筆才能把翻譯品質提升。希望某日我可以堂堂正正的說:我是文字工作者,而且是有賺錢的那種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我對文字工作者的頭銜依舊憧憬,但我也體會到這個職業的殘酷現實。

筆譯其實是門專業,卻很多人誤以爲只要會外語就能翻譯。委託案能給的錢就只有這些、有的案子時間上也急迫,有豐富經歷的專業譯者自然也不想也不必接這種案,而像我這種自不量力的人又自願進場接單,交出來的成果不佳可想而知。堅持品質的出版社至少還會努力把關,把作品水準拉抬到及格以上,但現今出版業已經萎縮到難以支持繁複的前置作業,我們只能讀到越來越多文章不通順的作品。從此我們再也不能怪孩子們的語文能力低落,因為他們就是讀這樣的作品長大的。

此外,除非你是能兼顧產量和品質的譯者,要不然筆譯費用換算成時薪真是少得可憐。我當影片字幕翻譯的時薪竟然比當年的法定最低時薪還要低,自此打消當專職譯者的念頭,之後若有機會遇上翻譯外快大多是抱持著學習的心態兼著做罷了。也因為我不是專職譯者,我更不可能花時間去精進我的翻譯技巧。話是這麼說,一定還是會有人願意付出時間和努力提升自己,但難保哪日熱忱被吃不飽的現實消磨光。

同時擁有讀者和沾邊譯者兩個身份的我,心情仍是矛盾的。

就如人家戲言「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如果你不是真心喜歡這份工作、你不願意付出比薪金更多的時間和努力練習、你的抗壓性和自我要求不夠高,最後很可能變成常常鬧笑話的翻譯機。但因為我理解業界現狀,也知道發案和接案要考量收益和付出的狀況,就更難責備譯者或出版社。

可是做為讀者,翻譯又確實影響到閱讀品質,這關係到我想不想再支持該出版社。 沒錢的翻譯案產出爛翻譯,爛翻譯導致不好的閱讀體驗,讀得不開心就不爽再支持該出版社,出版環境繼續惡化。

服務大眾取向的文化產業比其他產業更特別的地方在於其無形但悠遠的影響,產出高品質的文化產品需要某種近似信念的堅持。你若選擇走這條困難的路,註定付出的良心和努力要比其他產業更多。方格子裡面有很多出版業相關的作者,我不確定大家是否同意我這個門外漢的看法,也許我就是知道的太少,腦補的太多。我想分享我觀察到的面向,也歡迎討論。感覺出版翻譯問題只是見微知著,幾乎台灣的文化產業都有類似的困難,我想了想,身為其中的參與者我所能做的如下:

做為譯者,我要堅持品質。
做為讀者,我要反應我的意見。
做為台灣文化產業的消費者,我要好好支持優質文化產品。

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我們,也可以幫助台灣文化產業環境更加健康。

PS:至於那本很雷的書到底是什麼,我已經透露足夠的訊息提供搜尋,我是絕對不會說出名字的!(孬)

【關於方格子】以多元模式創造價值,期望讓每位專注的創作者自在分享、交流。在104發表的文章,都是由方格子創作者各別創作,透過「方格子直送」計畫授權轉載。
方格子網站  方格子臉書粉絲頁


關於【編輯】這份工作的點點滴滴:

追蹤【職場力】,掌握職場最新動態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