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成長

日期 |2021.02.09

觀看數 | 3193次觀看

產品經理看爆紅Clubhouse:把閒聊當回事+疫情推一把|觀點

Clubhouse發布於2020年初,我認為不是巧合,而是創始團隊看到疫情帶給他們的發展機遇。沒有新冠疫情的日子,出門很容易,所以線上閒聊需求並不強烈。出現疫情的日子,Clubhouse讓大家在線上閒聊,補足了人們生活的缺口。

文/翟晟(Daniel) 原文出處

最近,你應該或多或少都聽過「Clubhouse」這款App吧?

Clubhouse是一款語音社交App,它的定位清晰,主打即時語音社交。使用者不能在Clubhouse發布貼文、私訊聊天,只能參加聊天室與他人進行語音聊天,而且聊天室的內容不能回放。

目前Clubhouse僅提供iOS App,未提供Android版本,而且尚未全面開放給所有人註冊使用。現階段採邀請制,一名用戶一開始只能邀請2名手機通訊錄裡面的朋友。

就這點來說,Clubhouse的使用資格目前有很強的稀缺性。

那麼,都是什麼樣的人在使用Clubhouse呢?

Clubhouse匯聚了許多有名的人,包含藝人明星、YouTuber、網路意見領袖,甚至連Tesla創辦人Elon Musk也開通了Clubhouse的帳戶,因此Clubhouse逐漸演變為名人積攢社交貨幣的場域。

名額的稀缺性,加上名人匯聚,Clubhouse因此吸引到不少用戶跑來湊熱鬧,帶起了一陣語音社交的風潮。

出於對Clubhouse這款產品的好奇,我也實際加入Clubhouse使用者的行列中,親身體驗Clubhouse的魅力。

我作為一名身在其中的觀察者,想介紹一下我眼中的Clubhouse,站在用戶的視角,看看Clubhouse滿足了使用者怎樣的需求。


先從兩個方面說一說目前Clubhouse的成績,這兩方面分別是融資情形和App排行表現。

● 融資情形:B輪融資後躋身獨角獸行列

2021年1月24日,知名風險投資機構Andreessen Horowitz於其網站上宣布B輪領投Clubhouse。

那麼,目前Clubhouse估值達到多少了呢?

根據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報導,以公司向所在地特拉華州繳交的文件推估,Clubhouse在B輪後最高估值可達到14億美金,但這個具體數字未經投資方和被投方確認。

一般認為,Clubhouse的估值於B輪後已達10億美金之列,躋身獨角獸行列。

● App排行表現:擠下各大社交App排名第一

那麼,Clubhouse的App下載量表現如何呢?

雖然我們沒辦法直接得到具體數字,但我們可以透過App排行榜間接推測它的表現。排行名次和App下載量的關係是正相關,也就是說排行名次越前面,App下載量就越大。

那麼,Clubhouse在iOS排行榜的排行名次是多少?

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當下(2021/2/7),Clubhouse在iOS App的不分類總榜排名第一,擠下長年霸榜的Line、YouTube和Facebook。

Clubhouse 在 iOS App排名
Clubhouse在iOS App總榜排名第一(2021/2/7)

從上述數據中,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Clubhouse站在風口上的事實。

於是,在體驗Clubhouse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思考:Clubhouse是怎麼做到的?

先講我思考出的結論:我認為Clubhouse補充了現有社交平台的不足之處,更好地滿足了使用者的需求,因此得到爆發式增長的機會。

講完結論,現在要來分析,和你分享我是怎麼思考出這個結論的。

一共有三點,第一點是從人出發,第二點是補足定位的空缺,第三點是時空背景。

● 從人出發,而不是由演算法驅動

Clubhouse回歸從人出發,驅動使用者之間的互動。

當我在Clubhouse上追蹤了一個人,而他參與到一間聊天室時,系統就會通知我要不要跟著他參與聊天。

這和已經成熟的Facebook截然不同。

一樣都是追蹤行為,發生在Facebook上的話往往是「你按你的追蹤,要顯示什麼內容給你,讓你跟哪些人有機會產生互動還得看演算法」,結果就是你追蹤的人、你按讚的粉絲專頁,只有極低的機率會再次出現在你的Facebook頁面上。

為什麼「從人出發」這點很重要?

因為用戶不是一個一個的數據點,用戶是活生生的人。瞭解人,可以幫助我們得到數據本身不會記錄的資訊。

追蹤這個行為是根植於人性的,在實體生活中,我們聽音樂會追歌手,閱讀會追作者。

為什麼我們要「追」這個「追」那個?

因為我們想持續收到資訊,而且最好是第一時間就通知我。

同樣的行為,放在網路上也一樣。

當我在Clubhouse上追蹤Elon Musk,透露的資訊很簡單,那就是「我想參與Elon Musk的聊天」,請在第一時間通知我。

而Facebook透過演算法推薦東西給我固然很好,但我已經透過追蹤行為表達想要持續收到的東西,系統憑什麼不給我?

Clubhouse賦予了追蹤行為應有的價值,讓使用者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更好地滿足了使用者的需求。

● 主打閒聊,補足定位的空缺

我的第二點思考,起源於這個問題:人與人之間為什麼會要講話?

講話的目的除了正經八百的資訊交換之外,也可以是閒聊,收到的資訊未必多有價值,但閒聊這件事情本身就會使人釋放不少壓力。

觀察看看身邊的人有多愛八卦,你就會知道閒聊對於我們來說多麼不可或缺。

而我們來看看現有社交平台中,有誰為用戶閒聊的需求服務?

一個好的閒聊工具,要使使用者可以無須先加好友就能自由進出聊天室。對聊天主題感興趣就加入,不喜歡聊天內容就離開。

Facebook和Line,由於定位與閒聊沾不上邊,因此沒有針對閒聊的場景進行設計,拿來閒聊並不好用(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著用它們辦個閒聊活動看看)。

Clubhouse抓住這個定位上的空缺,為「閒聊」的場景設計了這款產品:

  • 使用者可以自由進出聊天室,就像我們在生活中閒聊一樣,感興趣就加入,不感興趣就離開。
  • 聊天的內容不能回放,跟我們日常閒聊一樣,不能重播。
  • 進入聊天室後,通常是多數人在聽少數人講話(要發言要先舉手),這點也跟我們平時閒聊一樣,通常是多數人聽少數人講話。

透過清晰的產品定位,加上從場景出發的設計環節,Clubhouse可以很好地滿足使用者的需求,把閒聊這個細分領域做到極致,為Clubhouse後來的爆紅打好基礎。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Clubhouse的成功也向人們再次揭示了產品定位與設計的價值。

● 時空背景,給了Clubhouse發展茁壯的沃土

這裡的時空背景,指的是全球範圍的COVID-19疫情。

當我們因為疫情開始在家辦公,減少和他人的接觸,工作一天下來都只有自己一個人,這會加劇我們的孤立感,因為人本質上是群居動物,是需要陪伴的。

這麼說並不為過,疫情加深了人們對陪伴的需求。

一般在陪伴人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做什麼?

我們通常會和對方閒聊,透過對話消除彼此的孤立感。

當自己在家工作一天結束後,想要和人互動,或者單純聽別人閒聊,你能夠在Clubhouse上滿足需求,透過和別人閒聊消除孤立感,而這是其他社交平台做不到的。

沒有疫情的日子,因為出門很容易,所以在線上閒聊的需求並不強烈。出現疫情的日子,Clubhouse讓大家在線上閒聊,補足了人們生活的缺口。

Clubhouse發布於2020年初,我認為不是巧合,而是創始團隊看到疫情帶給他們的發展機遇。

幸運的是,而他們也確實把握住這個機會。


關於Clubhouse的爆紅,從用戶視角出發,這三點思考還可以再總結為一點:把閒聊當一回事。

把閒聊當一回事,才會做出定位清晰的產品(而不是大雜燴),有針對性地對場景進行完善的設計,專注於滿足使用者的需求。

當Clubhouse把產品開發的環節做好,加上疫情帶來的機遇,最後幸運地碰上名人蜂擁而至,這就成就了Clubhouse的爆發式增長。

那麼,Clubhouse的下一步是什麼呢?

目前Clubhouse完全沒有收費機制,在用戶數瘋狂倍增的情況下,再多的錢也不夠燒,因此我認為Clubhouse很快就會推出付費功能,或者任何能帶來營收的手段。

最後,分享觀察Clubhouse後續發展的三個方向:

  1. 換個內容形式是不是打破社交巨頭壟斷地位的好方法?就像抖音用短視頻另造一片江山,Clubhouse能不能用語音社交打出一片天?
  2. Clubhouse的商業化之路會是怎麼樣的?是付費功能為主,還是像其他社交平台一樣以廣告變現?廣告變現的話,語音聊天要怎麼加廣告才能平衡商業利益和用戶體驗?
  3. 平台上的內容生態會怎麼發展?就像YouTube最終會有幾種特別受觀眾歡迎的題材,我也很好奇最終Clubhouse的內容生態會變得怎麼樣?

(原文標題:Clubhouse爆紅背後的本質:把閒聊當一回事,專注滿足用戶的閒聊需求)


推薦閱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