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成長

2023.12.18 | 2154次觀看

陷入超時工作原因有哪些?分析7大主因,讓人容易「過勞崇拜」

過勞工作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些原因甚至就關乎工作的本質,包括:工作其實很好玩、帶來個人成長與認同、標誌身分地位和價值……等7大原因,有時我們說「最近忙瘋了!」可能是表示身分地位和價值的一種方式,還可能有一點點討拍的成分。

文/麥可.海亞特、梅根.海亞特.米勒

經驗和研究都告訴我們,過勞工作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些原因甚至就關乎工作的本質,所以要避免過勞工作的負面連鎖效應,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難。以下原因雖然未臻詳盡,但的確可以讓我們看到自己面臨了什麼樣的挑戰:

1. 工作其實很好玩

《經濟學人》(Economist)資深編輯萊恩.亞凡特(Ryan Avent)說明自己從早上五點半開始的工作排程,並介紹他怎麼在家和公司之間來回,在一天的開始和結束為孩子騰出時間,其他時間則處理工作:寫作、編輯、閱讀。「我努力不懈的工作,幾乎是不知道要停。」他說:「有個笑話我現在才懂,就是工作很好玩。」

對今日大多數人而言,過度工作仍是一種源源不絕的誘惑。為什麼呢?

我們懂,我們熱愛自己的工作。大多數的高層、創業家、我們認識與訓練的專業人士,也都很愛自己的工作。

工作的樂趣不該被打折扣。就算不喜歡工作的某些面向或它帶來的壓力,我們還是可以熱愛和重視解決問題、提早交件、送出報告、寄出產品為我們帶來的美好感受。

「頂尖的專業人士就像這個時代的工藝職人。」亞凡特說:「我們對文字、數字、程式碼等我們自選的素材進行設計、製造、打磨、精進、修整瑕疵並拋光。到了一天的尾聲時,我們可以往後靠向椅背,欣賞自己寫好的文章、談妥的案子、成功運作的手機應用程式,就像以往工匠欣賞自己的作品一樣。」

2. 帶來個人成長與認同

凱因斯等人也低估了個人或團隊解決難題後,得到的心靈滿足和成長。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艾德蒙.費爾普斯 (Edmund Phelps)說:「凱因斯沒有提到創新(有創意的解決問題)為工作帶來興奮感與個人成長的功能。」

如果認為工作主要只是為了物質與生理需求,那我們就是在騙自己。工作也能滿足內心深處的需求,我們不斷工作的同時,也在馬斯洛(Maslow)的需求層次中往上爬。不管你有沒有意識到,大多數人都是透過工作來達成自我實現(self-realization)。費爾普斯指出,「自我實現」這個人類的基本需求,主要都是透過工作來實現,而且這個現象已經存在好一陣子了。

哲學家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就提到「工作」:「是與愛並肩……提供生命意義的主要來源。」我們可以試圖討論這樣的說法是好是壞,但爭論這個問題其實並沒有意義。最好的作法是,要意識到如果沒有留意工作的風險,那它可能會帶來反效果,並造成傷害,就跟很多好的嘗試一樣。

這段過程的拉力十分強大。當工作壓力逐漸攀升,我們回應的方法就是運用才智、發揮能力、磨練心性。我們在工作上花費更多精力(也許因而剝奪了家庭時間或其他方面的精力),並因自己的努力獲得成就感。我們追求成就時精力充沛,成就也讓我們充滿活力。贏的感覺很好,但如果不留心,我們就會因為追求成就而忽略其他需求,引發種種危機。

3. 創造心流體驗

亞凡特還提到成就感與工作過程本身有關,尤其是我們全心沉浸在挑戰中的狀態,也就是心流(flow)。這個詞是由心理學家是米哈里.契克森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提出。契克森米哈伊說明,心流體驗來自清楚又困難的目標,這類目標需要我們發揮最佳思考能力與心力才能完成。處在心流狀態時,我們會全心專注在眼前的任務,忘卻自我,時間也快速流逝,完全沉浸在當下時刻與眼前的任務中。

並不是任何工作、任何時刻都能進入心流。有時候,工作會讓我們覺得自己很爛,這時候我們就會擔憂、焦慮,甚至恐懼。反之,有些工作也可能完全無法讓我們發揮,這時候我們就覺得無聊透頂。無論是哪一種極端,都會讓人漸漸無法投入。契克森米哈伊指出,比起其他時候,受試者在這類工作時會更想要離開工作場域到其他地方,這對男性工作者來說尤其如此。

雖然工作有很多討厭的地方,但工作也讓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體驗心流。

4. 給予明確成就

做喜歡的事情也可能會產生心流,如下廚、玩音樂、運動,但工作以外的生活面向有時候感覺不太能讓人進入心流。產生心流的其中一個條件是回饋,也就是讓你知道做得好不好的績效指標。我們在心流中處理當下得到的回饋,並提升表現。工作不僅擁有清楚的目標,精進我們的技能,還會在過程中提供回饋,讓我們衡量自己的表現。生活的其他面向就不太會這樣,我們永遠都沒辦法確定自己到底做得好不好。

比如說在家裡,有很多狀況就無法衡量。即使一切順利,家事也很難像工作一樣,有這麼清楚明瞭的勝利。這不是說家事沒價值,而是這些事需要的投入程度與工作不同。親密關係、親職教養、居家修繕、打掃、備餐、洗衣服……這些事根本沒有結束的一天,有些根本一點都不好玩。

看到這些麻煩,就可以想見為什麼我們會花更多時間在工作上,因為工作帶來的獎勵清晰明瞭。工作也可以變成一種解脫,漫畫家提姆.克里德(Tim Kreider)把這種情況稱作「忙碌陷阱」(the busy trap),也就是不只沉迷於忙碌中,而且「害怕面對沒有工作時可能需要面對的事情」。尿布、碗盤、掃除、小狗全都聲聲召喚,這不是假裝沒看到就會消失的。有時候,過度工作代表我們更沒有心力處理這些雜事,不知不覺把情況搞得更糟。

5. 標誌身分地位和價值

「最近怎麼樣?」有人問。「忙瘋了。」我們回答。這是表示我們身分地位和價值的一種方式,還可能有一點點討拍的成分。

「壓力讓美國人覺得自己忙碌、重要、被需要,」《國家評論》雜誌(National Review)專欄作家佛羅倫斯.金(Florence King)說:「同時又覺得自己遭到剝奪、忽略與傷害。壓力讓美國人覺得生活豐富有趣不無聊;壓力也帶有一種情緒敏感的假設,有點像是舊世界(Old World,譯注:指歐洲人踏上美洲大陸之前所認知的『世界』,包含歐洲、非洲、亞洲)的人會說,貴族容易緊張或生氣。簡單來說,壓力已成為一種地位的象徵。」

金的這段話是在二○○一年說的。二○一七年,三位研究者的共同研究證實了這個說法。他們把在社群媒體上「假謙虛,真炫耀」工時長的行為和地位高的認知連結在一起。研究者發現:「工時長、沒空休息,讓忙碌的人在人力資源方面得到更高的評價,大家覺得這個人很珍貴、很受歡迎,最後就變成正向的身分地位特徵。」

學者安.伯內特也注意到類似的現象。她分析數千封假期信件,就是大家每年都會寄給親朋好友、報告自己近況的那種信,發現「忙碌」的概念不斷出現。有一封信寫著:「我們就是忙、忙、忙。」另一封信寫說:「我們的行事曆一直都滿得很誇張,但最近更誇張!」伯內特注意到,大家好像很喜歡炫耀自己有多忙、壓力多大、有多煩惱,好像匆忙過活,就跟打出全壘打或考上一流大學一樣值得讚賞。「天哪,大家竟然在比較誰比較忙!」伯內特說:「重點在於炫耀自己的身分地位。」

把事情做好,得到的名聲就有其客觀價值;而保持忙碌的氛圍,則是培養名聲的一種方法。有好的名聲,代表同儕和上司可以看到我們的價值。誰不想讓大家覺得自己很受歡迎、很重要?如果可以讓事業更上一層樓,那不就會更想做嗎?

6. 對自己有超高期待

這個原因就跟其他過度工作的原因一樣,都會自我增強。「忙到不行」是老闆和我們都期待會發生的事。

我(梅根)大概在十五年前搬到一個新的城市,新接了一份高壓的業務工作。不久後,我開始出現與壓力有關的症狀,還有持續不斷的腸胃不適,無時無刻都想吐。但我不但沒有克制工作量,反而還加倍工作。即使身體已經出現狀況,我還是要工作,我一定要展現自己的能力。我覺得自己別無選擇,失敗不是我的選項,我想讓新老闆知道他沒有選錯人。

最後,我演變為壓力造成的嚴重健康問題,在家庭假期期間緊急送到醫院動手術。壓力對身體造成的傷害,讓我病到不得不拋下一切,花了一年密集治療。當時,我忽略了早期的生理症狀,覺得有那麼多工作,我一定要撐下去。

當然,不是只有獨自工作時才會對自己有這樣的期待。當你踏入企業界時,其實是進入了一種商業環境,可能會要求員工犧牲自己的優先事項,以公司的目標為目標。所以,老闆(通常本身就是過勞崇拜的擁護者)會要求員工要對工作有相應的熱情,且要員工二十四小時不斷線。

晚上和週末加班,因而成為聘僱合約的一部分,即使沒有白紙黑字寫出來也一樣。想升遷或保住工作,就得把自己全部奉獻出去。到後來,恐懼也會成為一種超時工作的強大驅動力,不只是害怕被發現不夠資格,還會怕自己無法負擔指派的工作量,尤其用時數或日子來算的時候更是如此。

過勞工作之後,我們可能會成為擁有一夜成功故事的明星員工。我們可能會說服自己,這些努力總有一天會值得的。只要我們可以交出好成績,或至少把表面維持好,就感覺一切都很沒事,但其實眼前所行走的橋早就中斷,我們卻沒有看到即將到來的災難。

7. 跑步機效應

工作就是要完成目標,所以工作也會讓你失去目標。每一個工作任務都會有結果,也等於結束,我們為了工作目標而勞動,而這個目標總有完成的一天。就如天主教本篤會老修士大衛.斯坦德拉(David Steindl-Rast)提出的問題:「一旦你的車修好了,你要怎麼再修你的車?」

如果我們從工作得到這麼多樂趣、滿足和意義感,那工作結束可能會讓我們五味雜陳。對成功人士而言,完成一個目標或計畫可能會讓他們興奮與失望參半。樂趣、滿足和意義的來源,從我們完成任務的那一刻就開始消逝。「計畫成功,就代表計畫本身的終結。」哲學家基蘭.賽蒂亞(Kieran Setiya)說。興奮感消退後,徒留失落在心中。如果我們樂趣、滿足、意義感的主要來源是工作,那沒有在工作的時候,我們甚至會感到空虛或憂鬱,所以我們會做的事可想而知,就是再找一個目標、再起一個計畫。如此一來,我們便踏上了永無止盡的跑步機,跑離失望,跑向成功。一旦抵達成功,又會再次陷入失望的情緒中。

工作自有其道理,才能推動它本身和我們一同前進。如果把我們從工作得到的好處算進去,這其實是一種福氣。但如果我們想從工作上得到它給不了的東西,我們終究會心力交瘁。

再次提醒讀者,上述理由無法概括所有情況,對於過勞工作的崇拜還包含了許多個人、文化和系統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要知道工作本身就有一些特點會誘使我們過度勞動,就跟酒精、食物、運動這種大家有時候會做過頭的好事一樣。如果不留心工作的風險,我們就會輕易陷入超時工作模式,損害生理與心理健康、家庭關係、社交生活等。

贏回自主人生,終結過勞崇拜:擺脫有毒工作思維,重啟生活與事業高峰的改變之書

節錄自:樂金文化《贏回自主人生,終結過勞崇拜:擺脫有毒工作思維,重啟生活與事業高峰的改變之書/麥可.海亞特, 梅根.海亞特.米勒 著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