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360

2023.05.22 | 3741次觀看

直到成為職場八卦主角,我才明白謠言只是各種腦補|觀點

前公司有個姐姐總是熱心助人,基本上有什麼事都可以找她求救,因此對她的打探我是有問必答。直到某天,我莫名變成八卦主角,那是第一次意識到以前我所聽來的謠言,或許都是這位姐姐七拼八湊的。我想解釋,但我知道自己的千言萬語,可能她轉身喝一杯茶就忘了,而我可能還糾結在「自己是否說得不夠清楚」的漩渦裡...

文/達達令

前公司裡有個姐姐,是個很熱心的人,她從進公司的第一天,大致就跟部門的人混熟了。而後的時間裡,她也總是愛幫忙,不管是不是自己工作職責的事,也都會義無反顧的出力一把。

久而久之,熱心姐姐變成了我們眼中的萬金油大姐姐,就是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她開口求救。

一開始我很喜歡這樣的她,她對你噓寒問暖,幫我處理了很多複雜的公司流程事項,直到有一次的小事,我才開始對這件事情有了芥蒂。

有一次我休了幾天的假,回來上班第一天就有同事撲向我,達達令聽說你去買房了啊?

我心裡一驚,然後說你也不看看我的薪水是幾斤幾兩,我現在怎麼買得起這裡的房子?

同事說,可是別人都是這麼說的啊!

別人?哪個別人?

其實我雖然發問,但是我心裡也知道這個別人是誰了。

於是趁著在茶水間的時候,我開始跟熱心姐姐聊天。果然她熱情的問我,你買的是哪裡的房子呀小令?我微笑著問,你怎麼知道我這幾天是去看房子呢?

她回答說,休假前一天,我不是看見你在印表機旁邊影印自己的身分證還有戶口名簿之類的資料嗎?我想說你這也入職幾年了,不需要再向公司繳交這些東西了呀。

那然後呢?我繼續問。

然後這幾天我看你在 SNS 發了幾張圖片,說你簽了一份很重要的合約,這是你人生裡很重要的時刻。

還有別的嗎?

她回答,對了,我看見你發了幾張社區住宅的照片,其中還有一張游泳池的照片,說希望明年這個時候游泳池開放了就好了,這樣每天都能到樓下玩水了。

哦,然後你就覺得我是去買房了嗎?

熱心姐姐說,那是當然啊!

這一刻,是我第一次意識到,以前我所聽來的那些辦公室八卦,或許大部分都早已丟失了原來的事實面貌

其實我也很想反駁她,我剛畢業出來工作不到幾年,這個職位的薪水有多少其實大家都知道,我沒有乾爹沒有有錢男友,我父母都是普通的小人物,按照這個邏輯推算,我怎麼可能買得起房子呢?

其實我還想告訴她的是,她看到我在影印自己的身分證戶口名簿,是因為公司最近有一項新政策,提供我們這些剛畢業又在外租屋的員工每個月租房補貼,因為她自己不在資格的範圍裡,所以她沒有關注到這件事。

我想告訴她的是,我在 SNS 上發了那幾張簽合約的照片,是因為我跟出版社談定了出書的具體事宜,然後也談好了接下來幾本書的規劃。

還有我發的社區照片以及游泳池,就在我大學同學租屋的社區裡,離我自己住的地方很近,同學告訴她可以幫我辦到社區的用卡,這樣就可以隨時免費在社區游泳館裡游泳了。

這些話我來到了嘴邊,然後再慢慢吞進肚子裡。

她跟我沒有任何關係,只不過是這層辦公室裡每天人來人往的同事之一,她不了解我當下的處境與狀態,我也沒有必要告知她這一切。

因為我知道我自己解釋出來的千言萬語,可能她轉身喝一杯茶的功夫就忘記了,可是我自己還糾結在這個「自己是不是說得還不夠清楚」的漩渦裡,這會是多痛苦的一件事!


也是經過這一件小事之後,我開始有意識的減少跟這位熱心姐姐的碰面機會,因為只要兩人碰面,她就開始一層一層的問,你最近做了什麼,接下來要做什麼,你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買房子,什麼時候生孩子,你的父母是做什麼的……喋喋不休,沒有打算要停下來的意思。

如果今天的我遇到了這樣的場景,我會知道最好的方式,就是一開始就不要太過於有問必答或者有求必應。

可是那個時候的我不懂,我覺得基本的寒暄不是壞事,跟同事聊一些八卦瑣事也只是工作之外的一些調劑罷了,我還幼稚的覺得,只要跟每一個人都很友好的交流相處,我就會把公司的人際關係處理得很好。

哎,真是 too young too naive 啊。

因為當我開始成為一個有問必答的人之後,我也開始成為了這位熱心姐姐的傾訴垃圾桶。

她告訴我她早上擠地鐵轉公車三趟才到辦公室,真是累得半死;她告訴我她開車到公司前面的那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堵了半個小時,她辛苦一大早起床還是遲到了很不值得。

她告訴我她本來可以在家裡附近的公司上班的,因為那家公司的老闆是她的同學,可是她覺得不好意思麻煩人家,於是來了現在這麼遠的公司上班,每天晚上回家還要陪孩子寫作業,非常辛苦。

她告訴我她的同學做生意有三四家店面了,賺了很多錢,她自己也想開一家店,可是一想到要打理這些事情就很頭痛,於是想想也就算了。

就是這樣的話題,她可以在茶水間重複十次,每一次開場白就如同第一次說這件事情一樣,但是我都能把後面接下來的橋段巴拉巴拉的背下來了。

有一天熱心姐姐請假了幾天,我們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是接下來這幾天的時間裡,她在 SNS 裡直播她的這個假期。

當然了這個假期不是去休假旅行,而是她的小孩生病了。

於是她在 SNS 裡直播,早上帶孩子去醫院掛號,拿到驗血報告,孩子的體溫是多少,然後打點滴的房間裡有多少人,這些一一拍照發圖,以及搭配一些自己很累很辛苦的一些話語。

幾天後她回來上班了,第一件事就開始跟我們說,哎,你不知道我這幾天多辛苦,簡直比上班還累你知道嗎……

我說,其實我們都知道你的寶寶生病了,我們也知道你很辛苦很不容易,所以即使你不在 SNS 裡說這些事,我們也能理解呢。

熱心姐姐說,那可不行,我得讓老闆知道我不是偷懶。

我說可是你不是已經跟老闆說了你請假是因為要照顧生病寶寶嗎?

她回應,可是我怕別人不知道啊!我害怕別人以為我請假是為了偷懶。

我笑著回答,沒有人會這麼想你的,再說了要是真有其他同事這麼認為,但是你按照公司的正常流程請假,那麼這個假期裡你是忙碌也好休息也好,沒有人可以評判你什麼不是嗎?

我又補充了一句,要是我的話,我覺得自己問心無愧就好。

她很詭異的看著我,覺得我的這一句回答很荒唐。

於是我再也不解釋了。

節錄自:時報出版《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達達令 著 》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