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日期 |2021.04.27

觀看數 | 2345次觀看

娘娘駕到!Alizabeth:我不會讓觀眾影響我。做為觀眾,你也要了解媒體如何操作,才不會被操作

來自泰國的Alizabeth 娘娘,因為一支影片〈打拋肉放番茄就是死罪!〉引起網友高度關注。他的言詞向來辛辣又中肯,2020年底出版人生第一本書。娘娘笑說,出書是小時候的夢想,因為這感覺是聰明人才會做的事。而娘娘這次也一改潑辣個性,認真談起他對大眾媒體的觀察。

文/廖婉書 口述/Alizabeth 娘娘(林正輝) 圖/卓杜信 由Cheers授權轉載

《Watching Dallas》是一本研究「閱聽人」的經典書籍。會接觸這本書,是我在寫碩士論文時,要了解泰國BL(Boy’s Love,男同志戀情)劇和跨國文化研究,我透過這本書對閱聽人有更多的認識。

書名的Dallas,是美國一齣肥皂劇的劇名(中文翻「朱門恩怨」),當時在美國開播後,受到熱烈回響。作者Ien Ang就是研究這部劇為什麼能吸引觀眾、如何讓觀眾產生快感。

此書衍生一個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情感、寫實主義。有時我們會覺得肥皂劇很不真實,可是為什麼觀眾還是那麼投入?這是因為觀眾的生命經驗和這部劇之間,建立了連結。即使肥皂劇的劇情、角色很誇張,但只要故事內容能觀眾產生共鳴,就能縮短戲劇和觀眾之間的gap(落差)。

這當中又再延伸出另一個概念:什麼是真實?真實有很多層面,不是只有「唯一的真實」,它可能包括自我、現實、社會洗禮後的不同面向。學術界常常探討這個議題,這本書可以說奠定了我在學術寫作、思考上的基礎。

Dallas的劇情表述了在傳統的強權家族裡,女性地位的低落,而《Watching Dallas》作者,則是一個女性主義者。這幾年來,關於女性平權的發聲機會多了,但我不確定是否大多數女性都如同我看到的那麼獨立自主。即使蔡英文當了總統,全世界也有許多女性領導人,但我相信還是有很多女性仍然過著迎合父權體制、異性戀霸權體制的生活。

我不認為自己是女性主義者,我會說我是「平權主義者」。我觀察,現在男性在女性主義上,被消費得滿嚴重的。一開始女性主義的誕生,是因為女性希望像男性一樣平等,可是現在有許多人會把女性主義當成一種護身符,導致男性在這個脈絡裡,做什麼都不對。諸如「男生是媽寶」、「男生不請客很糟糕」、「男生要有房子」……,這些評論都不符合平權。男生為什麼不可以是媽寶?為什麼一定要有房子?這一樣是對男性的偏見以及對男性貼標籤。

有的女性還會把自己的地位拉高一層、把男性的地位降低一層,當「階層」出現,就不再是平權了。男性地位占優勢是基於社會脈絡的演變,女性要自我提升,追求雙方平等,而不是「我比男生高一等」。因為平權才是尊重對方的本質。

回到這本書,《Watching Dallas》讓我看到作者如何研究觀眾。現在我也在做影片,但我倒不會因此去研究我的觀眾。因為我是做內容的人,對於要呈現什麼樣的影片內容,我不希望觀眾的想法影響到我。

只是,身為一個觀眾,你確實應該了解大眾媒體怎麼操作。一旦知道媒體如何運作,你才會知道怎麼面對,才能提高媒體素養。畢竟,我們都是整個媒介生態裡的一環。

找到你想追求的事

《不被認同才與眾不同》

我是4年前來台灣念研究所後,才認識「自我認同」這個詞。因為念大眾傳播,接觸到社會科學中關於自我建構,甚至性別認同的概念。以前在泰國,比較少談「認同」這件事,我也沒有主動探討過。

記得念研究所時,寫的第一份作業就是「你的自我認同如何建構?」這讓我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過程中發生過什麼事,從而造就現在的自己。

不管你有沒有意識到自我認同,生活經驗、朋友、工作等各種因素,都會不斷累積。以前我的生活態度是追求幸福,但現在更追求自我層面的實踐。尤其做影片後,看到流量數字變化、人際關係改變、應酬增加,我知道現在的工作吸引了很多機會進來,但如果一個人不夠認清自己,會很容易漂泊在這環境中。

足夠認識自我的人,要做自己很簡單,但對於迷茫、只知道追求社會標籤、符合主流價值觀的人,可能就不是這麼容易。尤其當有些人的認同感是建構在別人身上時。我始終認為,最重要的,還是你自己究竟想追求什麼。

現在想做的事還很多,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再出第二本書,出書是小時候的夢想,也覺得是聰明人在做的事(大笑)。如果工作許可(或是流量往下掉的話),我最終的目標就是去念博士!

(原文標題:了解媒體如何操作,才不會被操作


推薦閱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