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經營

2023.05.23 | 8255次觀看

華特迪士尼發誓不跟日本人合作,東京迪士尼如何突圍誕生?日後為何成為總部的「東京惡夢」?

解封後的東京迪士尼樂園湧入大批觀光客,包含許多台灣遊客。你知道嗎?其實美國迪士尼公司曾對日本拒而遠之,因為華特.迪士尼一句令下「再不跟日本人合作!」當年迪士尼總部看著這些日本人帶來的東京迪士尼企畫書,心中充滿不信任,甚至將他們掃地出門。東京迪士尼究竟如何突圍,順利誕生?又為何明明是賺錢金雞母,卻被迪士尼公司視為最大的失敗?

在日本的奈良縣,有一個現已成廢墟的樂園,叫做「奈良 Dreamland(奈良ドリームランド)」。這個樂園,在日本是非常有名的迪士尼「致敬」樂園。

日本人的「致敬」激怒華特.迪士尼?

在三井和三菱赴美提案的 10 多年以前,有位名叫松尾國三的實業家,率先有了將迪士尼引進日本的想法,並且付諸了行動。他去到了美國迪士尼公司,而且還很幸運地見到了華特.迪士尼先生(Walt Disney)。面對這位素未謀面但滿腔熱忱的日本人,儘管印象不差,但基於商業角度,迪士尼公司最後派出了華特先生的哥哥,洛伊.迪士尼(Roy Oliver Disney)委婉地予以拒絕。

松尾國三不肯放棄,又再次帶著建築師來到了美國迪士尼樂園,拿出捲尺、當場就開始測量園內的建築物。華特.迪士尼看著他們如此專注地研究園內的建築設計,不免也被松尾國三的熱情打動,便親自指導了他們一些經營遊樂園的方法,甚至還免費指派了數位迪士尼的建築師飛去日本指導他們。當時迪士尼公司針對商業合作已經做出明確拒絕,而且也並沒有正式簽約。華特.迪士尼會願意提供這些指導,出發點在於傳遞知識。基於善意,幫日本人興建日本自己的主題樂園。

而這個主題樂園,就是日後的「奈良 Dreamland」。「奈良 Dreamland」園區內建築以及遊樂設施的設計,幾乎是完全仿造了迪士尼樂園,就只差沒有出現米奇了。東京迪士尼樂園營運公司的執行長加賀見俊夫在他的著作裡寫道:「完工後,華特.迪士尼看到照片,當場大發雷霆。他認為自己的善意受到利用,怒吼著:『再也不跟日本人合作!日本人都不能信任!』」從此,美國迪士尼公司就對日本拒而遠之。

1971 年三井和三菱去提案的時候,華特先生已經過世好幾年了。但 10 幾年前的「華特.迪士尼震怒事件」帶來的影響實在太大。迪士尼總部看著這些日本人帶來的企畫書,心中有的只是無限猜忌和不信任。所以一開始才會將他們掃地出門。

「富士山迪士尼樂園」的幻滅

數年後,禁不起三井和三菱的三顧茅廬,迪士尼總部終於決定開始靜下心,準備好好地來聆聽、評估這兩家公司的企畫。

三菱說:「選我們的話,我們將會把迪士尼樂園建在富士山的山腳下。三菱集團在那邊已經有一個賽車場、以及多項娛樂設施,附近還有很多待開發土地。到時候,就可以興建出占地超越佛羅里達迪士尼(Walt Disney World Resort)的巨大『富士山迪士尼樂園』!」

面對競爭對手,三井則是把迪士尼總部的董事都請到了日本,用私家直升機帶著他們繞了東京上空一周。三井說:「你們不要被三菱騙了,富士山其實離首都圈非常的遠,交通很不方便。我們選的建設基地是在千葉的舞濱,從東京車站出發,最快 15 分就可以抵達。」負責人將手指向海面,胸有成竹地說:「你們看,雖然現在還只是一片海,但我們已經跟千葉縣政府談好了填海造地,到時候我們的迪士尼樂園,就會叫做東京迪士尼樂園!」這就是東京迪士尼樂園誕生的瞬間了。

迪士尼總部認為三井的企畫案,更勝一籌。填海造地,就可以從零開始。不僅迪士尼樂園本體,包括樂園周邊的飯店,都可以自由且宏觀地進行規畫。這樣一來,就經營的視角來說,自然是比較有利。東京迪士尼的建造計畫,就這麼拍板定案了。

至此,華特.迪士尼那句:「再也不跟日本人工作,再也不相信日本人!」已經沒有任何影響力了。讀者們也許會覺得,這也變得太快了吧。其實,當時迪士尼總部會願意放下身段,背後還有一個非常令人揪心的祕密。那就是,當時的迪士尼,已經瀕臨破產。

東京迪士尼樂園 簽約條件大揭密

70 年代,加州和佛羅里達的迪士尼樂園雖然經營得很不錯,但是迪士尼公司的重要收益來源—電影事業,卻是在逐年走下坡。再加上華特.迪士尼過世之前,留下了一個遺願,那就是:建立一個以未來世界為主題的迪士尼主題公園。這個主題公園就是現在位在佛羅里達州的「Epcot」(Experimental Prototype Community of Tomorrow未來社區的實驗原型,又稱艾波卡特、未來世界)。

1966 年華特.迪士尼過世後,迪士尼公司為了要完成此一遺願,開始不停地投資大筆資金在未來世界的計畫開發上。但是沒有了華特.迪士尼的指揮,開發過程極其不順利。儘管迪士尼已經持續好幾年投下了巨額預算,未來世界的構想距離成型仍有很大一段距離。再加上電影事業沒有起色,迪士尼的資金周轉已經開始出現問題。

狀況於是演變成,日本人信誓旦旦說要做東京迪士尼樂園,那就讓他們做吧。但條件是,迪士尼只要利益,不承擔任何風險。換句話說,就是迪士尼總部認為:說實話,日本人能否成功,我們仍持保留態度,但絕對不能讓東京迪士尼的失敗影響到總部。

最後,契約的內容從「合資興建」被改成了「提供授權」。迪士尼公司負責所有園內遊樂設施及建築物的「開發設計」。決定好的開發設計,由日方來履行施工興建。開發設計和施工興建需要的所有費用都由日方自行負擔。樂園開幕後,東京迪士尼樂園的經營行銷決策,以及最後的銷售額都歸日方所管。但往後,日方須無條件支付入場券銷售總額的 10%,以及餐飲與紀念品銷售總額的 5% 給迪士尼總部。

也就是說,迪士尼公司保有全部的設計主控權。大到東京迪士尼樂園的遊樂設施、建築物、表演節目、小至遊客服務、角色戲服全權由迪士尼公司決定。但是,東京迪士尼樂園的門票要賣多少錢,要不要設入園限制人數,要瞄準那些客群,要訂定怎樣的行銷企畫,工讀生有什麼樣的雇用門檻?所有關於企業管理與經營戰略的部分,迪士尼總部都無權插手。

迪士尼總部為了規避風險,訂定了這樣的契約,後來,從開發到完工,日方總共支付了 1,800 億日圓的建設費用。就這樣,1983 年,迪士尼公司第一座走出美國的主題樂園,在日本誕生了。

圖/大塊文化《聽她講──日本企業的經營祕密:東京頂尖行銷人的產業觀察/她講 著》

悔不當初!迪士尼公司「東京的惡夢」

接下來,就如本節開頭提到的,東京迪士尼樂園獲得了極大的成功,成為了亞洲最大、最受歡迎的主題樂園。儘管如此,不論東京迪士尼樂園多有人氣,多賺錢,迪士尼總部永遠都只能收固定幾%的門票餐飲分紅,甚至沒有辦法插手經營。關於這件事,迪士尼公司的前執行長麥克‧艾斯納(Michael Eisner)在他的著作《高感性事業》(Work in Progress)中也闡述了他的不甘心,「(東京迪士尼樂園中)光是占地約 2 千平方英尺的糖果店,每年營收就創下一億美元。未能擁有東京迪士尼的代價真是高昂。」這也就是為什麼迪士尼公司會認為,東京迪士尼樂園是他們最大的失敗。

在迪士尼總部,東京迪士尼樂園也被稱作「東京的惡夢」。一直到現在,東京迪士尼樂園都還是世界上唯一一間迪士尼總部無法插手的—「非直營」迪士尼樂園。後來,東京迪士尼樂園讓迪士尼總部看到了走出世界的商機,便積極在世界各地拓展迪士尼樂園。只是此後迪士尼的經營,卻沒有想像中順利。

東京迪士尼樂園的「失敗」讓迪士尼公司前執行長麥克‧艾斯納決定,日後若建造新的主題樂園,一定要當最大股東。然而,1992 年巴黎迪士尼樂園盛大開幕後,但卻乏人問津。2011 年,巴黎迪士尼樂園宣布負債超過 18 億歐元,變成了迪士尼「巴黎的惡夢」。2005 年迪士尼樂園在香港正式開幕,但自開幕後到 2019 年,年度財報只有 3 年是黑字,虧損重大,這又變成了迪士尼「香港的惡夢」。

節錄自:大塊文化《聽她講──日本企業的經營祕密:東京頂尖行銷人的產業觀察/她講 著 》


推薦閱讀:

加入粉專,每天收看職場力最新文章